#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排球少年/粮食向日常/乌野一年组】伊藤纯子工作手记

伊藤纯子工作手记


*观看提示  

*一年级已经升入三年级的粮食向乌野一年组日常

*原创角色√ 流水账√ CP倾向并不严重√ OOC有√

*大半年不写文果断手生,惨不忍睹不解释,只为勾搭更多小排球同好0v0


 

我、我叫伊藤纯子,16岁,现读于乌野高中一年四组,成绩尚可,并没有什么特长,一直是规规矩矩的、直到毕业都会被同班同学记不起来的、毫无特色的那种人。但是这一切从今天开始就不一样了,因为我、从现在起、居然、成为了宫城县排球强豪——乌野高中的男子排球部经理——大概。

要知道乌野高中男子排球部再之前的两年间连续三次打入了全国大赛,其中甚至有一次春高拿到了全国总冠军,一时风光无两,甚至有不少外县的学生会慕名申请进入乌野,只为了加入乌野的排球部。

但、但是,完全没有想到乌野排球部选经理会使用这种方法……

 

“我叫伊藤纯子,初中是雪之丘中学,其实我并不太懂排球啦,也没有什么可值得称道的地方,大概村民B或者过路人A之类的履历会有一些吧,我肯定不太适合球队经理,所以……谷地学姐我可以回去了么?”

“恩?村民B?那么就是你啦!再合适不过!”谷地仁花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要担心,我以前也是演村民B啦,一年级的时候被前辈拜托来担任经理也很担心,但是你肯定能胜任的,不懂排球什么的也没关系,你会喜欢上的!”

“诶……?!”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就……大概吧……?

 

 

Part 1  关于嘲讽技能

 

如果出现了王牌MG跟二传吵架,请不要紧张,实在不行可以找队长。

恩,如果请不动……试着哭给他看?

 

乌野高中,第二排球馆,男子排球部训练用地。

像往常一样,排球部在放学后又在进行日常训练,新进部的一年级生在练习接球,二年级生和三年级生在做个性化训练,一切都跟往常一样井然有序。

只是……

 

“我都说了吧,要从这面‘唰’——!的打过去,你那个软绵绵的扣球是怎么回事啊,啊?”

“谁能听懂你那种奇怪的唰和嘭啊!混蛋影山!”

“哈?我明明都说了,下一个是那种‘唰’的球,要打直球过去,你不是也有好好答应下来了么?”

 

一二年级的部员纷纷停下手,远观他们的王牌搭档开始非常幼稚的、完全没人能听懂的争吵。

“喂,前辈他们不要紧么?”一个一年级忍不住问出声。

“啊,日向前辈跟影山前辈他们一直都是这样啦,习惯就好,哈哈。”帮一年级进行接球练习的二年级生很是平常。

“完全看不出来,我以为能打出那么可怕的负节奏快攻的前辈们感情会很好的。”

“不过也没办法,影山前辈看起来就很凶不好相处吧,这么想想日向前辈还真是可怜呢,得忍受好那么可怕的影山前辈。”

“说的也是呢。”一群一年级生心有戚戚,窃窃私语。

“喂!好啦,不要再议论了,该谁了?一会儿让影山前辈看到你们偷懒可不好办喔!”

“喔喔!是我,请多多指教!”

 

同一时间,日向跟影山的争吵已经上升到白热化的程度。

“哈,别说那么容易,这又不像是你那种停住了的球那么好控制,你速度那么快我打很吃力的好么!”

“如果这都做不到,就别说自己是什么王牌之类的,笑死人了。”影山轻哼一声,“去年春高还没看出来么,你的那种快攻还是不够快,不够刁钻,IH的比赛你又想止步十六强?”

“影山你找死嘛!”日向几乎跳了起来,“明明是你那种乱七八糟的托球太容易打飞了吧!”

“我的托球什么时候乱·七·八·糟了!”影山立刻怒目而视,日向甚至感觉乌云跟闪电已经在影山头上笼罩了。

“哈……哈哈……冷静一点,影山……”

 

“为什么会这样啊,该怎么办好啊!”

伊藤纯子,乌野男子排球部新任球队经理,因为原球队经理——谷地仁花要全心准备高考的缘故而仓惶上任,却在独自工作第一天,就遇到了一个世纪难题。而刚刚好,指导教师小武去参加教职工会议了,球队教练因为家中事务没有在场。

“怎么办,怎么办……他们两个吵得很凶的样子,如果打起来了该怎么办,好可怕,完全不敢过去……”伊藤絮絮叨叨,“这种关键的时候为什么谷地学姐不在啊,连老师都不在,该怎么办才好呢……等一下,谷地学姐好像提到过什么……”

 

——「如果翔阳跟影山吵架的话,一定不要紧张,经常的啦。你可以不用管他们,过一段时间自己就好啦。」

——「当然啦,如果真的事态真的很严重的话……也许可以去找月岛试试?哈哈……」

 

啊……月岛前辈!

 

“干嘛?”

月岛把筐子里的最后一个球发给山口,扭头看向扭扭捏捏的新任球队经理,冷淡的表情加上188CM的身高,让只有145CM的伊藤忍不住缩了缩。

“那、那个,月岛前辈……日向前辈跟影山前辈那面……那、那个……吵得有点……”

“哈?那两个笨蛋又吵起来了?那是单细胞动物特有的交流方式而已,不用管他们,他们如果不用那种交流方式就没办法交流了。”

“可、可是……好像,好像有点儿……”

伊藤觉得自己背上的冷汗滴溜溜的往下流,谷地学姐好像没说月岛前辈是个不好相处的人啊,该怎么办,怎么办呢……

 

“月,你要不然还是去看看吧?”山口忠一路从网的另一边走过来,把散落在地上的排球都扔回篮子里,“毕竟……恩,是伊藤吧?比较担心他们也是好心啦。而且教练回来如果看到他们荒废了一个下午,大概……恩,会抓狂吧。”

“啧,真是麻烦。”月岛轻哼一声,却向另一面走去,伊藤紧张的那跟神经终于松了下来。

 

“呼……”

“月看起来不太好相处吧?但是其实月是一个很好的人的,只是表达的方式有点儿太不近人情而已。”山口忠扭头看向伊藤,“你以后习惯就好啦,不用在意,月他,不会打女生啦。还有排球部的大家都很好,不需要害怕的。那我先去练习啦,经理很辛苦,加油吧。”

“诶?恩!”

 

山口前辈,果然好温柔!QAQ

 

而另一面,还在进行单细胞争吵交流的某两位三年级前辈……

“如果你想让我那么打,当然要那样,轻一点,这样的才可以啊!”日向在空中大开大合的比划着一条条弧线,“你现在是这样,然后这样,我怎么可能接住!不要偷懒,你明明能托到这样的球的!”

“但是这样是最快的,以你的身体条件,怎么可能打不到?想IH入围,一定要追求极致!百分之百!百分之一百二十!”

“不要开玩笑了,混蛋!你打那种勉勉强强,可能都打不到的球有什么意义,没有成功率就都是0!”

“你个排球白痴,我选择的当然是可以达到,甚至可以完善的程度,你只要相信我,肯定可以办的到!”

“混蛋影山,你又要独裁了么!”

“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两个。”月岛双手叠放在胸前,微微低头看着两个单细胞生物,“如果那么有时间,不用练习而在这面吵架,还不如回去看看数学课本呢。IH全国大赛在期末考试之后,如果没有办法通过考试的话——”

月岛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个非常嘲讽而挑衅的弧度,隐藏在阴影里的半个脸都透着不怀好意的味道。

“我记得是谁国文考试把寻找关键语句答成了概括全文中心思想,也不知道是谁数学考试把锥形按照球形算了一遍……”月岛微微侧脸,“噗~”了一声,“啊啊,所·有的补习老师应该已经认识你们了吧,真是厉害,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做到呢。”

“混、蛋、月、岛!”一瞬间,日向跟影山同步率暴表,身后浓重的怨气几乎犹如实体。

“顺便一说,谷地是升学班,还有补习班要上,大概没办法帮你们了吧。”月岛阴险一笑,“找我补习我也不介意,但是你们准备好做一整个暑假的合宿区域打扫了么,恩,要达到我的要求。”

 

说完这些,月岛施施然转身去练习自己的项目,只留下日向跟影山默默对视一眼,又同时转过头去。

“再来一球!!!”

 

原、原来谷地学姐所说的,月岛前辈能够解决日向前辈跟影山前辈争吵的好方法……是这样。

月岛前辈真是……拉的一手好仇恨……

可是,这、这样真的……好么?

伊藤默默的看着这群学长们,感觉前路一片黑暗……

 

 

 

Part  2  关于队长

 

两年前,排球部的队长是大地前辈,那一次的春高在大地前辈的带领下,获得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的全国总冠军。之后大地前辈那批三年级生就引退了,接任大地前辈队长一职的——

就是现任队长,当时只有一年级生的,月岛萤啦。

 

“诶,月岛前辈好厉害啊?一年级生就直接接任了队长了?而且……一年内还带出了这么好的成绩!两次全国大赛!”

因为早上太兴奋,以至于来的太早,正好撞上了天天比早到的日向和影山,这才免于被关在体育馆外吹冷风的烦恼,顺便伊藤也就听了听球队历史。

“切,那个家伙哪里厉害了?明明那么高的个子,却没有力气的样子,扣个球都软绵绵的用假动作。虽然那种假动作很帅很好用,但是果然还是高高的跳起来,然后‘啪!——’的一下子扣过去更爽一点儿吧,对吧对吧!”

“诶……?啊……”

“想一想就很可恶呀,如果我有那么高的个子,肯定能打出更完美的,力量超~强的扣杀,轻轻松松就越过那些墙壁,像这样!”日向突然原地起跳,跟飞出去似的,然后重重的撞到了门框上:“好痛——”

“笨蛋,你已经很浪费你现在那些身体素质了,就算有那么高的个子也白搭,你想浪费多少天赋?”影山轻哼一声,“而且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去羡慕别人的身高,我给你的球足以越过所有的拦网,正因为你跟个小学生似的才能有那种敏捷性,成为超强快攻,你到底懂不懂啊!”

“啊啊,好痛好痛,混蛋影山赶快放手啊!”

 

伊藤听着两个人答非所问,偷偷摸了一把汗。

“那,月岛前辈是为什么会在一年级就接任部长的呢?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么?”

“诶,原因啊……因为大地前辈这么决定的?”日向瞪大了眼睛,歪了歪头,显然这个问题也难住了他,“喂,影山,你知道么?”

“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月岛不怎么用功练习,很闲吧。其他人才没有空做那么多杂物,好了日向,该训练了!”

“是!”

一听训练,日向立刻又活了过来。

 

结果,还是没有回答了为什么月岛前辈会成为队长,总感觉有一点儿不甘心,下午训练的时候伊藤忍不住跑到了在练习发球的山口忠那里。

山口忠正在跟二年级的自由人一起练习,山口练习的是各种各样的发球,而对面的自由人则是在练习接发球,从表面上看上去,二年级的自由人真是非常悲惨,不断的在场地里扑过来扑过去,感觉狼狈不堪,如果不是山口忠一直在高喊着“接的不错!”“NICE!”“重心再低一点会更好”的话,大概……对面根本坚持不下来吧。

山口前辈果然是个温柔的好前辈!伊藤在心里默默的留下了感动的眼泪。

 

“咦,伊藤,有什么事么?”

还是山口先发现了在球场边对着他发呆的伊藤(也许是花痴),在发完一个球以后,停下手来。

“啊啊,没有什么事,只是稍微有件事有点儿在意,等山口前辈闲的时候就好……哈哈。”

“没关系,直接说吧,我想桃也不会介意吧。”

对面的自由人也爽朗的笑起来,“没关系的,我正好可以休息一下,而且我也很好奇伊藤小姐会有什么问题呢。”

“啊、啊……是这样的。”伊藤的脸迅速红了起来,说话变得有点儿语无伦次,“今天早上我有听说月岛前辈从一年级开始就担任了队长了。”

“是这样的,没有错啊。”村上桃太郎笑嘻嘻的说道,“我进校的时候就已经是月岛前辈的部长了。”

“所以,是这样,我有点好奇为什么月岛前辈会成为部长。因、因为,那个时候应该还有高年级的前辈不是么?听其他前辈的说法,月岛前辈打球似乎并不是整个队伍最厉害的人的样子……所以我有点在意……”

 

“一定是日向前辈吧。”桃太郎一针见血,“你其实不用在意啦,日向前辈跟月岛前辈都是MB,多多少少有点儿竞争意识,况且月岛前辈那么高,我都多少有点羡慕呢。”

“诶,是这样的么?”

“别乱教啊,桃。”山口笑道,“月他,很厉害的。从初中开始就非常厉害,去年的春高,跟神奈川私立高中有场苦战,他们的主攻手非常厉害,超力量型的,最佳主攻手全国NO.2的角色,如果不是月的单人拦网,我们就要止步十六强了。”

“这么厉害!可是日向不是说……”

“只是月的风格跟日向不太一样而已,日向喜欢很直接的那种正面冲突,月是比较动脑子的那种风格。”山口笑眯眯的解释道,“其实MB更多的指责是在拦网和助攻上面,主攻手才是攻击主力,只是日向比较特殊的才能和他向往成为王牌,才会变成这个样子,月虽然得分比不上日向,但是真的有在切实的打好MB的位子。”

“排球是个多人运动,不光是有得分的主攻手很帅气,其他的人,如果没有二传手的完美托球,没有自由人的救球衔接,没有拦网,就没办法获胜。虽然其他人看上去好像不如主攻手那么帅气,但是并不是说就不重要了。所以说,在排球里没有哪个人更厉害这回事,我们乌野是一个整体啊。”

“好像是这样呢。”伊藤连连点头,觉得山口前辈真是又温柔又体贴,山口前辈的身后仿佛都升腾起了圣光,“可是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月岛会超过前辈,直接成为部长呢?”

“诶,这个问题……?”山口瞬间卡克,然后无奈的笑了一下,“大概,是因为月比较擅长吧?因为从很早以前开始,月就能把所有事都做的很好,打球也好,学习也好,大概是大地前辈看重了月的能力,觉得月能够胜任吧?”

“是这样么……”伊藤若有所思,慢慢的离开了场地,身后飘来了山口跟桃的对话。

 

“很可靠啊,前辈样,让伊藤小姐都满是崇拜的看着你啦。”

“少废话,赶快去练习接球!”

“是~是~气急败坏了呀哎呀呀——啊!前辈你犯规,这种球怎么能接的到!”

 

 

每个周五下午,都有跟町内会的练习比赛,以此来增加实战经验。

当然,这种时候偶尔还会遇到熟面孔,比如说……

“田中前辈!!!”日向一脸喜出望外,光头前辈也哈哈大笑,双手叉腰,“哟,小日向,好久不见,打算来见识见识我的超强攻击了么!”

“西谷前辈也……”

一群曾经的队友聚在一起嘻嘻哈哈,很是热闹,但是一旦到了赛场上就是毫不留情,比分交错上升,一直到25-24,然后25-25、26-25、26-26……一局比赛就打到了天黑,双方队员都疲惫不堪。

“哈、哈……果然很爽!日向的扣球又有进步啊。”

“那是,我有认真训练的!”

“好了,练习结束要去吃点儿东西么!拉面怎么样!前辈请喔!”

“是嘛!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关系特别好的几个队员簇拥的离去,在门口正好撞到了也准备回家的伊藤。

“喔,伊藤,这么晚一个人回家没问题么?”

“啊、没问题的。”伊藤尴尬的笑笑。

“咦,这是新经理么?”西谷一脸好奇,“这么说起来,小仁花是要准备升学考了呀?”

“没错,所以招了新经理进来。”

“是、是的,我是伊藤纯子,请多多指教!”

“喔喔,好可爱的女孩子啊。既然如此的话,一起来吃拉面吧,我请客哟!”田中笑嘻嘻的说道,“照顾这么一群家伙很辛苦吧,要加油啊!”

“诶?……还、还好?”

“田中前辈不要说我们的坏话啦!”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就一起去了拉面馆。一群男生挨挨挤挤的在一起,嘻嘻哈哈的,是非常青春的味道,令人感觉非常的美妙。

在这样的氛围下,不知不觉就可以被这些男生们的热情所感染,大家就跟自己家里的哥哥一样,温柔又可靠,是那种切切实实的一家人的感觉。

所以很多问题不知不觉的,也就这么问出了口。

 

“诶?为什么会让月岛当队长而不是我或者阿夕?”田中指着自己的鼻子,然后跟西谷面面相觑,“恩,为什么呢?”

“谁知道啊,但是大地就这么决定的吧。”西谷无所谓的说道,“反正我也不想当什么队长,而且大地决定的事情,不可以反对呀,要知道大地前辈生气起来可是很可怕的。”

“这么说起来,好像大地前辈的确直接就决定了,也没有问过我。哎呀,好糟糕,这么一想感觉很在意啊,明明要说起来扣球的话,我可是王牌呀哈哈哈!”

“那是因为旭前辈毕业了!不然轮不到你的!”西谷不甘示弱,“不过就算我们再怎么猜也不知道大地前辈怎么想的吧?不如直接打电话问问看好了!”

“给大地前辈打么?好主意啊!”

“好啊好啊!”

“这、有点不太好吧……”伊藤弱弱的反对声就淹没在了一群活力过剩的男生中间,毫无用处。

 

“喂?”

“喂,大地前辈么?”

“田中?有什么事么?”

“啊,大地前辈好!”日向立刻对着电话高喊着,虽然座位都离田中有五六个人的距离,但是声音还是很清晰的传了过去。

“诶?日向么?你们是在一起么?”

“没错,今天町内会跟日向他们打了场练习赛,赛后我们出来吃饭。”

“看来大家都很不错啊,这我就放心了。突然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么?”

“啊,是因为有一点事情大家比较在意。”田中说道,“是这样的,当时大地前辈为什么会选定月岛来接班呢?”

“啊,这个问题啊。因为月岛是唯一一个可以保证不会挂科的首发球员啊?如果部长不及格的话,教头会找社团麻烦的吧?”

 

“……”

田中龙之介,西谷夕,日向翔阳,影山飞雄,乌野笨蛋四人组,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彻底完成了石化到风化的整个过程。

“保……障……及……格……”

“说起来,这肯定不是你们想到的问题吧,是谁好奇这个啊?”

“啊、啊!非常不好意思,是我有点在意。”伊藤慌忙说道,“那、那个,我是伊藤纯子,一、一年级的,是……是……”

“啊,是新的经理是吧?我有听月岛提起过。”大地的声音依旧爽朗,但是爽朗到一半突然卡壳了:“等一下,现在都十点多了吧?你们这群笨蛋拉着一个女孩子在哪儿啊?伊藤的家里人会担心的吧,这么晚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你们,现在就把她平平安安的送回家去听到了么!?”

“啊啊啊啊,非常抱歉!!!!”

在大地的气场之下,笨蛋四人组瞬间给田中的手机行跪拜礼,拉面店的老板娘揭开帘子,一脸不解的看了看奇怪的四个人,又一脸不解的回去了。

 

“哎……”伊藤一脸惨不忍睹的捂住了眼睛。

 

 

Part 3  关于球队经理的胜利

 

跟比赛输赢相比,尊严之战才是关键之战!

而排球的尊严就是美女经理!

 

IH赛,32进16,乌野对音驹,垃圾场的决战。

“哟,翔阳!没想到在毕业前居然还能打一场垃圾场的决战!”

“是啊,列夫!”

乌野和音驹素来交好,两家经常往来练习赛,自然球员们之间也非常熟悉。更不用说日向跟音驹这位日俄混血的主帅列夫之间的友谊可是从一年级延续至今的。

“哈哈,说起来,小仁花已经不能继续参加社团活动了吧,要好好考一个大学呢。听说小仁花打算来东京上大学?”

“没错啊,仁花她在非常努力的学习。”

“哈哈哈,没想到终于可以让我们赢一次了哈哈哈哈!”

“诶……诶?”日向瞪大眼睛,一脸奇怪的歪着脑袋,“什么赢?比赛还没开始,不是么。这次一定会是我们赢的!”

“不是啦,经理,经理啊!”列夫嘿嘿笑着,然后高喊道:“中村,过来这面!”

 

“好、好的!”话音刚落,一个小个子男生就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一个巨大的包裹,“队、队长,有什么事?”

“诶?小学生?!”日向低头看着那个男生,心中油然而出一种优越感——并不是。

“才不是什么小学生,嘿嘿。”列夫把人夹在腋下,嘻嘻笑道,“给你介绍一下,这可是我们音驹的新任球队经理,哈哈,怎么样,我们也有经理了吧!”

“诶,真不错呢。”日向哈哈笑道,“你们终于有经理了啊,山本知道会高兴的吧。”、

“那,那个……日向前辈,月岛前辈说让你不要太耽搁时间了。”

“诶?啊啊,我知道了,那么,就这样,等下球场上见……诶?你怎么了列夫?”

“女女女女女女孩子????”列夫一脸收到伤害的样子,“这是谁啊混蛋!!!!!”

“啊,这个是仁花的继任者啊。”

“您、您好!我是伊藤纯子,请多多指教!”

 

“女……女孩子……美女……经理……”列夫默默的躺倒在地,“混蛋乌野,你们等着,我会在球场上让你们好看的呜呜呜……”

“诶……?”

“好了,伊藤,去集合啦?”

“诶?”

 

音驹与乌野的又一次尊严之战,音驹完败。

“混蛋,要在球场上赢回来啊啊啊啊!”

 

 

Part 4  关于厕所的强敌聚会症状

 

诶,日向,你要去厕所啊?

稍等一下,今天有个对手我稍微有点在意呢。

 

比赛前,日向坐立不安的捂着肚子,整个人连带着座位都在抖动的样子。

“山口前辈,日向前辈没关系吧?”

“不用担心,他一直都是这样,一到比赛前就会紧张。”

“可是完全不像没关系的样子,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抱歉,我……我要去一下洗手间……”

“日向前辈没关系吧?”

“没、没关系……”

“喂,日向,用不用派个人陪你去啊?就你那个小个子跟别人打起来好像有点儿不太妙啊,噗。”

“月岛你什么意思啊!”

“反正你在厕所肯定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对手。”

“混蛋!”

“赶快去,一会儿就要热身了。”

 

日向只能一边絮絮叨叨的碎碎念,一边起身去厕所,同时还有一个人也站了起来。

“哇啊,影山,你干嘛啊?”

“一起去。”影山剪短的回答道。

“真是,要去就去,还要一起什么的,好奇怪。”

“因为今天对手的二传手有点在意,”影山申请不动,只那眼睛瞥了日向一眼,“大概跟着你去就能碰到了。”

“混蛋影山!太可恶了啊啊啊!”

“啊,顺便一说,一定要记得进厕所啊,别挑衅的忘记了。可不能把宝贵的换人用在给你上厕所上吧,日向!”

“连教练也……你们给我等着!”

 

日向愤愤然一路绝尘而去,身后还有一个影山紧随其后。

“不要拉伤”小武远远的送去最后一丝叮嘱。

恩,今天的比赛,也依旧这么青(dou)春(bi)啊♪

 

 

—也许是TBC也许是END啦w—

评论 ( 5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