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错觉 Part.6

No.19

 

时间一晃而过,又进入了四月份。

复活节之后,五年级的学生开始进行就业咨询,格兰芬多的学生是由麦格教授做指导的,弗雷德的名字在我前面,他先进去了,我在外面等了等,还是按捺不住,也跟着挤了进去。

麦格教授正问道弗雷德以后想干什么,看到我进来瞪大了眼睛,而弗雷德却仿佛早就料到一样,嗤嗤的笑了起来。

“嘿,教授,反正我跟弗雷德不可能分开,我们一起进行就业咨询也可以吧?”

麦格教授还没有回答,弗雷德已经非常积极的给我让出半张椅子,于是我们挤在一张椅子上,就坐在麦格教授正对面。

 

“好吧,既然你们是这么想的。”麦格教授最后只能妥协,然后她拿起来了眼前的纸,例行公事似的问道,“那么,你们以后有什么想要从事的方向么?”

“唔,有什么工作是需要两个人一起的?”我抢在弗雷德之前问道,“就是必须要两个人一起完成,就是需要两个人,不管怎么样也不可能只留下一个的那种。”

“嘿,乔治。”弗雷德无奈的说道。

“哦,闭嘴,弗雷德。”

麦格教授显然更无奈,“我想没有你想要的这种工作,除非你们两个去留能够自己说的算,否则在正式工作的时候,被分开是难免的。”

“自己决定去留,这听起来不错啊,弗雷德?”我嘻嘻哈哈的笑道。

“的确不错。”弗雷德也附和着,“麦格教授,有什么适合我们的么?”

我们一定是最难搞的学生了,麦格教授看起来显然很挫败。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只能说很难,你们想成为能够决定去留的人需要很久的时间,除非你们是自己的老板。”

“老板!”我抓住了关键词,而弗雷德似乎也是同时抓到了这个词。

“没错,老板。”弗雷德跟我对视,“也许我们可以做自己的老板。”

“成为合伙人——”

“一家玩笑店!”

“就是他了!”我和弗雷德相互击掌,为这个绝妙的人生计划庆祝,而麦格教授似乎不那么赞同。

“你们真的是这么想的么,弗雷德、乔治?”麦格教授敲敲桌子,“我不得不说,一家商店是很难开起来的,你们需要启动资金,产品,这是很困难的一件事,特别是有佐科这么成功的竞争对手,我希望你们好好想清楚。”

“放心吧,麦格教授。”我和弗雷德哈哈大笑,“您就等着我们把佐科收购吧!”

 

职业咨询之后,我们的重心彻底放在了玩笑商品上,连O.W.L.S考试都扔到了一边。做这个决定并非我和弗雷德的一时冲动,我们的玩笑产品其实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虽然稳定性还有待商榷,但是我们却有非常棒的一系列的新产品。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更多的资金,不光是平时帮别人做点儿零碎事儿赚的零花钱,而是真正的大笔资金。

就像麦格教授说的那样,我们需要开店的经费、研究经费、量产产品的材料费用等等。

真的是太缺钱了,而我们只剩下了两年!

而且这并不算完,在世界杯上,卢多·巴格曼这个骗子又让我们雪上加霜。他把爱尔兰小精灵的金币付给我们,当做我们赢得赌注的奖励,几个小时以后那些金币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是我们现阶段的所有资产!我们相当于要从头开始了,这让我们非常恼火,并且焦急。

没错,是焦急。我们甚至用增龄剂这种幼稚的东西企图闯过邓布利多的年龄线,冷静想想,这么简单的方法邓布利多教授怎么会没有防备呢?

整整半年我们就沉浸在向卢多·巴格曼讨债之中,直到圣诞节的到来。

 

 

No.20

 

今年的霍格沃兹因为三强争霸赛的缘故,特设了圣诞舞会这一项。

我和弗雷德回到公共休息室就看到罗恩和哈利坐在一起抓耳挠腮,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两个在苦恼圣诞舞伴的事儿。霍格沃兹勇士哈利·波特的舞伴是谁,说实话我们已经偷偷的开赌局了,就是投哈利最后找不下舞伴的……也不在少数。

不,或者说,赌这一项的人是最多的,特别是在秋·张已经答应了塞德里克以后。

“嘿,你们找到舞伴了么?”

我和弗雷德坐过去,罗恩苦着脸看着我们,这个答案很显然。

“你们得赶快了,不然好姑娘就要被挑完了。”我说道,其实不是好姑娘急,而是我们急。要知道如果哈利真的没带舞伴,我们可要赔惨啦。

“不要说我们了,你呢?”罗恩不甘示弱。

这可的确是个问题,我防着弗雷德去找个女孩儿,所以我跟弗雷德到现在都还没有女伴。不过这样的话,罗恩可就可以理直气壮了——不太妙啊。

“我?这容易的很。”我对罗恩露出了一个微笑,起身走到安吉丽娜眼前:“嗨,安吉丽娜,愿意跟我一起去圣诞舞会么?”

安吉丽娜上下打量着我,然后点头。

“好啊。”

 

我跟安吉丽娜一起去了圣诞舞会,我不知道弗雷德是什么态度,我在邀请了安吉丽娜以后一直很紧张,期待弗雷德有点儿反应又很害怕的感觉。但是一切都风平浪静,直到我在圣诞晚会的当晚,在门厅里看到了弗雷德。

他跟那个傻乎乎的赫奇帕奇,安妮站在一起!

怒火几乎要冲破我的胸腔了,我只记得我勉强跟安吉丽娜跳了一场舞,当看到弗雷德跟安妮离开礼堂之后,就按捺不住的跟了出去。

他们出了礼堂,顺着门厅到了院子里。为了圣诞舞会,这里装饰了一大丛玫瑰花,就方便了那些小情侣在里面做点儿不适合被人看到的事情。所以当我看到弗雷德和安妮钻进那一大丛玫瑰花里以后,我整个心都沉入了谷底。

我不再管弗雷德会不会发现,他们看到我以后会有多么尴尬,几步跟了上去,直接站到了他们的藏身之地里。

此时两个人正黏在一起,嘴唇都要粘上了。我黑着脸把安妮扔到了一边,那个傻丫头吓坏了,卡子都掉了一个。但我可顾不上管她,我拽着弗雷德的领带,把人从地上拉起来,一言不发就拽着弗雷德走。

 

“嘿,乔治,干什么。”当我把弗雷德扔进一个密道以后,弗雷德才笑眯眯的看着我,“你都有安吉丽娜了,总不该再干涉我交不交女朋友的问题了吧?干什么还这么激动?”

我气得握紧了拳头,真相打他一拳,但是却不得不忍住。

“我邀请安吉丽娜又不是因为她是我女朋友!”

“嗨,乔治,没追到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儿,你可以找我帮忙,但是你追不到也不让我好过就不太对了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对他吼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弗雷德的笑容是那么碍眼,我终于按捺不住,拽着弗雷德的领结,把他拽到了我身边,不顾他的惊讶,狠狠的咬住他的嘴唇。

我早就想这么干了,干净的、温和的味道,没有那些恶心的油腻腻的东西,但是却有力、充满活力。有什么力量仿佛通过唇齿传递过来了一样,让我舍不得松开他。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没有错。

直到我几乎喘不上气来的时候,我才松开了弗雷德。我抚摸着那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喘着粗气对他说道:“这就是我想要说的意思。”

我准备好接受他的鄙夷,或者接受他的说教,但我万万没想到弗雷德的回应居然是——对着我笑了。


评论 ( 5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