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伴生 Chapter 2

第二章

 

好累……

乔治呻吟着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才发现这不是他的屋子,而是罗恩曾经的屋子。墙壁上贴满了魁地奇球员的海报,他觉得脑子如同锈住了一样,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只觉得全身都跟拆过了似的。

之前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会睡在罗恩的卧室?

乔治走到门前试图开门,却发现门被从外面锁了起来。乔治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向来随身不离的魔杖居然不在自己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

乔治愣愣地又躺回了床上,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呻吟着,他实在太累了,想问题都十分迟钝,每一个思绪都让他头疼欲裂,以至于自己是被谁锁在这里的这么一个简单问题他都想不明白。

「嘿,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人围在我的病榻前,还把我扔在小罗尼的屋子里?」

万分熟悉的声音仿佛在耳畔响起,乔治怔忪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苦笑,很好,他已经到了产生幻听的地步了么?那么下一步该轮到什么了?

但是那个声音却并不像以往的幻觉一样一闪而逝,反而锲而不舍地嘟囔着。

「嘿我说,这是怎么回事?我不能动了?喂!乔治?妈妈!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在么?喂!有人么!」

乔治一愣,翻身而起。

“弗雷德?”

那个跟弗雷德一模一样的声音反而安静了下来。乔治垮下了身子,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开心,果然……还是幻觉么?也许他这种情况要不了多久就会被送去圣芒戈了吧。不过这种情况被送去圣芒戈也没什么不好吧?

「乔治?你在这个房间里?等下,这是怎么回事?」

“弗、弗雷德?”乔治这一下被吓得不清,差点儿跌到地上,连舌尖儿都被咬了一下,钝钝的疼痛,但是这些疼痛都比不上那发自内心的喜悦,乔治几乎蹦了起来,环顾左右寻找着弗雷德,“弗雷德?你在哪里?”

他没想到弗雷德真的会回来,不过没关系,就算是作为一个幽灵回来也好,虽然妈妈可能会伤透心,但是没关系,等他死的时候他也可以回来,一直作为幽灵跟弗雷德在一起。想到这里,他不由想起了皮皮鬼,嘴角的弧度不由上挑得更高,也许到时候他们可以去霍格沃兹,虽然麦格教授那么严肃,但是已经有了一个皮皮鬼了不是么。

「等下,这有点儿不太对」弗雷德的声音充满困惑,「我动不了,甚至感觉不到我的身体,但是刚刚视角怎么变了?还有,乔治你在哪里?」

“弗雷德?”乔治错愕地站在房间正中间,刚刚来回环顾也的确没看到过任何幽灵的踪迹,特别是这仿佛就在耳畔的熟悉的话语,一个模糊而又可怕的想法慢慢在乔治脑海里成型,乔治伸起一只手放在眼前,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弗雷德,你能看到什么?”

「一只手?应该是我——不,这是你的手!」弗雷德的语气也出现了惊愕,「难道我是——」

“在我的身体里。”乔治接了下去,心思却慢慢沉了下去。在他的身体里?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听到过,让乔治有点儿不知所措。一方面理智不断思考为什么弗雷德会在自己身体里——因为什么?会有什么影响?而另一方面情感却在忍不住狂喜,梅林!他还在这里!一时间脑袋如同堵塞住一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嘿,我觉得我需要一个解释,伙计。我怎么会在你身体里,发生了什么?」弗雷德困惑着问,「我只记得在霍格沃兹,然后墙突然塌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小哈利打败大魔头了么?」

“其实现在离那个时候已经过去六个月了。”乔治顿了顿,干涩地说道,“而且弗雷德,你在那个时候已经死了。”

 

 

 

「也就是说我现在跟你共用一个身体?」弗雷德听完整个前因后果,倒对自己死了又在双胞胎兄弟身体里醒来这件事没什么感觉,反而还觉得新奇,「不得不说还挺酷的。」

“也不能说是共用吧?”乔治似乎比弗雷德有更多担忧,“你似乎没办法使用我的身体。”

「这有什么关系。」弗雷德满不在乎,「你难道还会不明白我想干什么吗,乔治。还记得年轻无知的咱们么,在费尔奇办公室?」

“是啊,你只是看了我一眼我就知道了,给费尔奇送了一枚粪弹。”乔治笑出声来,眨眨眼,就好像双胞胎兄弟还在身边一样,“然后你就把活点地图给偷出来了。”

「没错,这跟以前没什么不同,就是没办法互相打掩护了。」弗雷德俏皮地说着,「也许我们需要研究一个掩护替身?」

“这主意不赖,搞不好魔法部会给我们一大笔订单。”乔治哈哈大笑起来,“还记得么,那500个防恶咒的斗篷。”

兄弟两个默契地大笑起来。

“嘿,我有点儿饿了。”乔治嘟囔着抱怨道,“也不知道谁把我锁到这里的,居然把我的魔杖也拿走了,最好不要是小罗尼。”

「小罗尼长大了,都敢做这种事情了么?不能长大了就不尊敬哥哥啊,把那根蜘蛛假魔杖当生日礼物送给小罗尼好了。」弗雷德笑道,「不过如果真的是小罗尼可真不长进,没有魔法可为难不了韦斯莱双胞胎啊。」

“没错。”乔治微微一笑,一边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一根细铁丝,在门上鼓捣了一会儿,门应声而开,一边还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问道,“我记得我们教过他开锁吧?”

「当然。」

乔治脚步轻快地向楼下走去,几个月来他头一次如此轻松,好像有无数的力量笼罩在身上,如果可能的话他觉得现在都可以跟一条龙决斗。走到二楼,断断续续的说话声从楼下传来。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是金妮的声音,“我们不能放任不管,只会越来越糟糕的!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乔治在屋子里弄了那么多镜子!”

“但是我们也不能对他说什么啊?”这是罗恩的声音,“我是说——你看,安吉丽娜不过是提了一下弗雷德而已,我们能怎么办啊?”

“他暴走了!你非要等他哪天拿着魔杖给自己一下么罗恩?”金妮愤怒地问道。

“那能怎么样!总不能把他送到圣芒戈关起来或者永远不让他碰到魔杖吧!”罗恩的声音也拔高起来,“想想妈妈吧,妈妈已经快哭得晕过去了,嘿,你是想把妈妈逼疯么金妮!而且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乔治,我们不能那么对他。”

“闭嘴吧,罗纳德,坐下。”赫敏严厉地呵斥道,然后对金妮说,“大家都是为了乔治好,没必要这样吵起来,现在也没糟糕成那样,也许还有其他办法。”

罗恩发出一声响亮的哼声:“那你说有什么好办法?”

“我觉得……也许我们可以试着让乔治去看看心理医生。”

“心理……什么?”

“哦,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办法,但是——”赫敏有点慌乱,“我是说,那是麻瓜的一种治疗师,专门帮助人做心理咨询,麻瓜一有精神压力过大太过伤心什么的,就愿意去跟这些人聊一聊。哦,别这么看着我,罗恩,我知道魔药很神奇,但是这显然是魔法帮不上忙的啊?你总不能对着乔治的脑袋念个一忘皆空让他把弗雷德给忘记吧?那估计乔治会丧失所有的记忆,跟洛哈特一样躺到圣芒戈去。”

「哇喔,伙计,我不在的时候你干了什么?怎么我们的小弟弟小妹妹们居然在商讨着把你送去圣芒戈?小罗恩终于受不了你总拿他小时候的事情取笑他恼羞成怒了么?」

“那明明是你干的事情吧。”

乔治翻了个白眼,脚步轻快地走下了楼梯,脚步声让几个人听到了,坐在餐桌旁边的几个人扭过头来,罗恩正想说什么,看到乔治走下楼梯一脸见鬼的表情,嘴巴大张到一半合不住,连金妮也慌了一瞬间。乔治倒觉得好笑,随手捡了一片面包,乐呵呵地跟几个小家伙打招呼:“嗨,早上好,你们在讨论洛哈特?”乔治一边说一边一屁股坐在了哈利旁边,“洛哈特怎么了?”

罗恩刚合起来的嘴巴又张大了,连哈利也一脸惊悚地注视着他。

“乔乔乔乔治?”

“我们亲爱的小罗尼,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改名叫乔乔乔乔治了啊?”这个空当,乔治已经几口咽下了面包,“对了,亲爱的小罗恩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我怎么会睡在你的房间,还有谁能告诉我我的魔杖去哪里了?”

乔治笑眯眯地从餐桌边四个人的脸上依次扫过,罗恩、金妮和哈利都一副惊悚的模样,特别是小罗恩,表情最是夸张滑稽,乔治甚至能听到精神空间里弗雷德在放声大笑,最终目光投向了还是一脸冷静严肃的赫敏脸上,“还有为什么把我关在罗恩的房间?恶作剧?让我想想——恩,你们是想让我写一本与食尸鬼同睡的书?哦,这可不是个好主意,相信我,我可没有迷倒格兰芬多移动图书馆的本事。”

乔治眨眨眼,露出了一个大家万分熟悉的属于吉德罗·洛哈特的笑容,这下连赫敏都不自在了,罗恩更是涨红了脸。

「不,哈哈哈,你肯定忘记给自己的牙齿来个闪亮魔咒,不然连妈妈都会迷上你的。」弗雷德哈哈大笑,让乔治的笑容弧度又上升了几度,「不过妈妈肯定不会迷上你,因为我们太可爱太富有创造力,肯定已经给妈妈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象了。」

“不,我们当然不是这个意思。”赫敏连珠炮似的说道,“我们只是为了防止我们不在的时候你不会有什么过激行为,而且——等下,没有魔杖你怎么下来的?”

“哦,亲爱的赫敏,难道罗恩没有告诉过你么,不是吧,连哈利都忘记了?”乔治弯弯嘴角,“嘿,哈利,跟赫敏说说你二年级的时候我和弗雷德怎么去接你的?”

“我当时也在。”罗恩小声抗议道。

“你会撬锁!”哈利显然比罗恩靠谱得多,立刻找到了重点,罗恩这才面如酱色,在赫敏不满的瞪视中小声嘟囔着:“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一直没再见过他们干这个谁还记得啊。”

「看来我们的小弟弟一定忘记我们教他的可贵的生存经验了,我就说魔法会害死人啊。」弗雷德用咏叹调说道,可惜面前四个人一个都听不到,「嘿,乔治你能不吃面包了么?你让我睡了六个月一醒来就吃这种无聊的东西?」

“当然了,我们可已经能在校外使用魔法很多年了,但是当不能用魔法的时候很有用不是么?”乔治有点儿诧异于弗雷德居然能感受到“滋味”,正好几个面包下肚,肚中也不再空无一物了,于是站起身来,隔过哈利走到金妮身边,“那么,现在能把魔杖给我了么?”

金妮只能一脸头痛地掏出了属于乔治的那根魔杖,罗恩还在那儿瞠目结舌,显然不明白为什么乔治会知道自己的魔杖在哪里,金妮连一个白眼都懒得奉送。乔治也不管罗恩的惊讶,把魔杖收好,又眨眨眼,“谢啦,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出门一趟,晚饭前回来。”

“等下!你要去哪儿?”但是金妮的喊声完全赶不过乔治的幻影移形,只见乔治笑着挥挥手,消失在餐厅里。只留下四个格兰芬多面面相觑,摸不清楚现在的情形。

 

 

 

乔治直接幻影移形到了破斧酒吧。

「嘿,你打算让我吃老汤姆的手艺么?」弗雷德立刻不满地抗议。

“不然你想吃什么?”乔治懒洋洋地问道,“难道想我带着你去帕笛芙夫人茶馆喝咖啡么?”

「为什么不?那家手艺真的不错。」

“到处都是甜蜜小情侣?算了吧。”乔治哼了一声,“我看不是他家手艺好,是因为安吉丽娜已经把你迷倒了吧。”

「伙计,我跟安吉丽娜可没什么,好吧好吧,我的确曾经跟安吉丽娜去过那儿,但是那又怎么样?都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吧?」弗雷德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而且我说,当时难道不是你更喜欢安吉丽娜一点儿么?」

“喔,那我还得跟你算一算横刀夺爱的账?看来我们今天去猪头酒吧好了。”

「嗨!嗨!我开玩笑的。阿不福思的饭真不能吃!」

两个人说说笑笑,来到了吧台前。

“嗨,汤姆。”

汤姆看清来人显然也很吃惊:“喔,看看是谁!真是稀客,我是说——你可有几个月没来了啊?”

“是啊。”乔治摸摸鼻子,“嘿,汤姆,给我来点儿东西,我饿坏了。”

“没问题没问题,只要你别再把什么东西落在我这里。”

乔治哈哈大笑起来,弗雷德也在哈哈大笑,当时笑话店刚刚成立以后他们为了研制新产品几乎废寝忘食,店里就是他们的卧室,破斧酒吧就是他们的食堂,而少了那群傻乎乎的一年级新生当试验品,弗雷德和乔治也很是苦恼了一段时间,后来弗雷德满肚子坏水地想到了一个主意,在破斧酒吧吃完饭以后常常“不小心”地把一些试验品落在这里,老汤姆气得甚至拒绝向他们提供食物。

“哦,汤姆,你知道的,那都是弗雷德的主意。而且我今天可是空手而来,真没拿什么试验品。”乔治一边说一边摊开手,也不管弗雷德大声抗议他“卖队友”的行迹。汤姆上下狐疑着打量着乔治,最后才对着空位子点点头:“坐那里,我一会儿给你把东西送过去。”

乔治点点头,向那面走去。

“嘿,乔治。”

乔治狐疑着扭头看向汤姆,老汤姆难得挤出一个笑容,虽然几颗牙都缺失了,让他这个样子有点儿狰狞,但不妨碍他表达他的善意,“看到你这样子真好,你不在对角巷的日子大家都寂寞多了。”

乔治愣了愣,才微笑着点头:“谢了。”

 

吃过饭,乔治走在对角巷的街道上。并非假期,对角巷显得安静不少,几个月不曾光顾,但是对角巷的变化却不太大,只是光轮系列又出了新款,大概这次光轮是想从火弩号手里把他们的名誉抢回来,丽痕书店挂着大幅海报,哈利在上面傻乎乎地笑,乔治甚至在几幅照片上看到了自己的小弟弟罗恩,长手长脚,不知所措,脸涨得通红。

「傻家伙。」弗雷德嘟囔着,却带着笑意。

他们路过了冷饮店,不知道弗雷德抽什么风,非要买最大的那个冰激凌,乔治只能一脸黑线地把冰激凌买下来,在一群学龄前儿童惊讶的视线中,慢条斯理地舔舐冰激凌,同时还要忍受脑海里某位大爷的魔音穿耳。

「这玩意儿怎么这么甜?他们放了多少糖进去?」

两个人在对角巷瞎转了一下午,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心,两个人唯独没去他们两个人的心血——韦斯莱把戏店。等到太阳已经开始西沉,乔治才建议道:“回去吧?不然妈妈该发狂了。”

「好。」弗雷德闷笑着,「正好我也想妈妈的手艺了。」

“啪!”的一声,红色头发的青年消失在了对角巷尽头。


评论 ( 3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