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伴生 Chapter 3

第三章

 

这真是怪异极了。

韦斯莱们对乔治的转变一时摸不着头脑,乔治一时就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就好像乔治突然发了个疯暴走了一次以后,就不记得弗雷德了似的。可是也并非是把弗雷德忘记了,不光不是忘记了,乔治还经常提起弗雷德,用语还常常使用我们。

这让之前丝毫不敢提及弗雷德的韦斯莱一家觉得怪异极了,有点儿拿捏不住乔治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是物极必反了?

但是乔治似乎真的“恢复”了,虽然恶作剧的本事少了不少,但至少不像之前那么孤独,就像现在,偶尔还会加入韦斯莱们的饭后闲聊。

“今天下午那个女人,快赶上丽塔·斯基特了。”金妮厌恶地皱着眉头,今天下午哈利接受了一次《预言家日报》——或者该说是魔法部安排的采访,“简直丧心病狂,《预言家日报》就不能聘用一两个正常的记者么?”

哈利也显得有些尴尬。

“出什么事了?”比尔端着甜点从厨房里出来,芙蓉微笑着捏去一块蛋糕跟比尔相视而笑,比尔和她交换了一个浅短的吻才扭头问自己的小妹妹,“她做了什么?”

金妮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嘟声,帕西坐在金妮的另一面,皱眉说道:“哈利接受采访是必要的,战争刚结束,现在魔法界百废待兴,魔法部需要给民众树立信心,就算是写的夸张一点儿也应该理解的。”

“是啊是啊,如果她不是整个人都快爬到哈利身上——”说到这里的时候金妮翻了个白眼,哈利显然窘迫得满脸通红,“——而且还把你的亲妹妹说成了一个满脸雀斑发育不良用了某种不恰当的手段蛊惑了救世主的丫头片子就更好了。”

“她不能那么说,哦,当然现在没办法。”赫敏显然是比帕西更要命的一个工作狂,在这种时候都有一沓子文件在手里,“法律执行司正在准备一条法令,关于新闻言论的责任制度,没有人能够再毫无根据的通过这种媒介来诽谤任何人。当然如果这条法案通过的话,你完全可以要求她赔偿你。”

“谢谢你,赫敏。不过如果什么时候法律执行司能够颁布那些臭婊子不能勾引已经有未婚妻的男人,我想会更有用。”

“金妮,注意你的言行。”端着水果出来的韦斯莱夫人训斥着,引来金妮一个不在乎的白眼,“你是一个女孩子,我不记得我教过你这么粗鲁的说话方式。”

“我倒是觉得这个法律很有必要。”芙蓉看向比尔,柔柔一笑,拥有媚娃血统的芙蓉这副危险模样让比尔旁边的查理都忍不住挪了挪地方——一个愤怒的媚娃有多恐怖,他可不想知道。而比尔只能无奈地露出一个包容的笑容,拍拍妻子的肩膀。

赫敏却不为这些隐秘的小动作所动,一边翻文件一边皱起了眉头,不耐烦地解释道:“事实上那是不可能的,首先不论勾引这个词该如何界定,法律也不可能给出这一行为的明确罪行,毕竟你无法证明她知道那个人的确已经有主了。”

“哦,赫敏,我觉得你一定不知道拉文德昨天去罗恩的办公室找罗恩了,不然你不会这么说的。”金妮扫了罗恩一眼,不顾罗恩连连摆手,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容,“要知道我昨天去找罗恩的时候,罗恩办公室只有罗恩和拉文德·布朗两个人。”

“什么?”赫敏终于从文件里拔了出来,挑眉看向罗恩,罗恩的手还正伸在空中,仿佛试图隔空阻止金妮的爆料,触碰到赫敏视线的一刹那立刻收了回去,脸烧成一片。赫敏挑挑眉,本身不太信的也信了七八分,“真有这回事儿?”

“她找我有点儿事儿,当时老斯特正好出去办公了。”罗恩尴尬地解释着,赫敏把文件往桌上一扔,罗恩立刻颤了一下,就如同被韦斯莱夫人训斥了一样。

「嘿,我说我们的小罗恩原来被赫敏吃得死死的啊?啧啧……这才刚结婚就已经是这样了啊?」

乔治弯弯嘴角,在心里回答道:「爸爸不也是这样的么?」——这是他最近新发现的方法,可以使劲想来让身体里的弗雷德“听”到自己想说的东西,两个人私下吐槽开心不已。不过眼看再这么下去,罗恩今天肯定要被赫敏赶出家门了,特别是笨蛋小罗恩完全嘴笨得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种情况什么破法律可不保险,不如试试看韦斯莱特制情敌驱散药剂,只需要一点,可以让你的情敌长满粉刺,再无战斗力,捍卫名人恋人的利器。”乔治搭上小妹妹的椅背,“怎么样,看在是我们的小金妮需要,算你8折成本价?”

一瞬间屋子静了一下,大家都有点儿惊异地看着乔治。也许是因为太久没听到这种推销手段,也许是还不太习惯这种元气满满的状态,大家都有点儿反应不过来,弗雷德则在精神世界毫不客气地嘲笑:「乔治,太丢人了,怎么我不在了你连广告都做不了了?」

「闭嘴,就算是你在的时候也经常是我在做这个的。」

「但是显然少了我你就不行了,看来还是我的魅力大,这是人格魅力,真的没办法。」弗雷德语重心长地说道。

还没等乔治狠狠地下定一个星期都不吃弗雷德喜欢的食物的决心的时候,金妮先回过神来:“我是你的妹妹诶!我才不信这是你们的成本价!”

“抱歉,1加隆2西可是低价,童孺无欺,韦斯莱把戏店的东西向来公正。”乔治眨眨眼,“而且只需要1加隆2西可就可以得到驱散情敌利器,可多次使用,实在不行还可以教训你偷腥的情人,一物多用,难道不够划算么?”

“少来,你可别忘了现在是谁在帮你打理店铺的!”金妮做了个鬼脸,大家都哈哈地笑了起来。

“乔治,你又开始做新的产品了么?”哈利一边笑着喘气一边问道,“我不记得你的店里有这东西啊?”

“是以前跟弗雷德一起做的,效果已经调整的差不多了。”乔治说道,也不管说弗雷德的时候众人小心翼翼的表情,“也许过段时间就会上架,提前预售,真的不动心么金妮?还有赫敏?我们可不介意你往罗恩脸上用粉刺写个已有主什么的。”

罗恩脸迅速涨红了。

“乔治!”

乔治只是哈哈大笑着把罗恩最喜欢的水果拿走塞进了嘴里。

 

 

笑闹够了,人纷纷地散了。比尔和芙蓉要买新桌布,查理接到了通知急着赶回去,帕西回到楼上去处理那些怎么也弄不完的文件,桌边的人越来越少,乔治却不想独自回到屋子里。弗雷德喜欢热闹,现在弗雷德只能跟他一个人交流,通过他的眼睛去看通过他的耳朵去听,不知道为什么,乔治总觉得只有自己跟弗雷德拌嘴,弗雷德大概还是很孤独的。

有时候他会担忧弗雷德,这种无法掌控自己的感觉一定很糟,乔治这么想。

“对了,哈利你今天跟那个女人说的那事是真的么?”金妮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我都没听你说过,跟伏地魔决战那会儿——你真的曾经死过?”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没必要让你再担惊受怕。”哈利揉揉金妮及肩的红色头发,神情淡然。

赫敏和罗恩却对视了一眼。

“哈利,你把这件事跟那个记者说了么?”赫敏不赞同地皱起眉头。

“是啊,那的确是我最危险的时候,而且那个时候那么多人看到我被食死徒抬过来,这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吧?很多人都知道,我曾经——至少当时伏地魔认为我曾经已经死了。”

“但是那不是因为——马尔福夫人的叛变?”金妮挑眉。

哈利把金妮搂得更紧:“当然那肯定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但是之所以伏地魔相信,还是因为他对我施展了索命咒,虽然那个索命咒失败了,但是我的确差一点儿死了,或者说我其实已经几乎死了一次——我见到了邓布利多和死后的世界。”

就算对于巫师来说,死亡依然是神秘而神圣的,金妮惊讶地扬起了眉毛:“死后的世界?那是什么样的?”

“我后来想起来大概就是死后的世界了,还记得么,差点儿没头的尼克说过,他们幽灵都是没有勇气半路回来的灵魂?”赫敏和罗恩也没听哈利细细讲过这件事,不由也认真听起来,“我当时在那里看到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不过是个非常干净的站台,好像才盖起来,但是没有一个人,只有一个丑陋的婴儿,那是伏地魔,就像我四年级看到的他复活前的那个模样,邓布利多说他因为被分割了灵魂,所以过不去也回不来了。当然那里还有邓布利多,他说那里是所有灵魂的归途。邓布利多告诉我坐上火车就会去往那一个世界,但是我也可以回去,最后我选择了回来,然后我就醒来了。我想如果不是邓布利多的安排,大概我回来也会变成一个幽灵吧?不过那样邓布利多就不会让我回去了。”

“为什么会是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乔治忍不住发问。

“邓布利多说,那个地方是根据我的想法而形成的,大概我觉得对于我来说巫师世界的开始就是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开始的吧……”哈利叹息着。

“可是这说不通,为什么邓布利多会在那儿?我是说如果那只是一个通往真正死亡的中转站,邓布利多为什么会在那里呢?而且既然那里只有哈利一个人,大概能说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中转站吧?邓布利多是怎么找到哈利并且能进入哈利的那个中转站的?这说不通。也许那只是你的幻觉,哈利。”赫敏的第一反应反而是质疑,她并非忽略了伏地魔,只是想起了当时附着在哈利脑袋上的魂器,不过另外三个人也没提出这个疑问。

“我不知道。”哈利揉了揉额头,“但是我觉得那都是真的,不像是幻觉。也许是他魔力超群?毕竟邓布利多那么厉害,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他有多少本事啊。”

赫敏轻轻摇头:“你做梦的时候也觉得很真实,这说明不了什么。”

赫敏的反驳显然让哈利不太开心,不过后面的话乔治就没再听下去,他脑袋里一直在反反复复地重复着哈利说的话。

——死后的世界。

 

 

「弗雷德,你是不是没有去过死后的世界?」

「什么?你是说哈利说的那样?没有。」弗雷德冷静地回答着,「你不是知道么?对于我来说不过是前一秒还在战场上,墙倒了下来,下一秒就以这种情况醒来了,怎么了?」

「不,我只是在想你这样不正常,为什么你没有去过那个地方?」

「嘿,你在开玩笑么?难道你不想我活着么?」

「当然不是,你活着让我简直感觉是梅林的恩赐,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你没有去那里,反而是在我身体里?你到底是怎么存在在我身体里的?我想不通。」

「乔治,你有点儿怪怪的,你到底想说什么?」弗雷德的声音充满了困惑。

「我只是担心,你现在这种情况真的是正常、符合要求存在的么?你会不会哪天消失掉?」

「你在开什么玩笑?」弗雷德惊呼着,「我说,这怎么可能?」

「你没听刚刚哈利说的么?伏地魔因为被分割了灵魂所以只能呆在那里,分割灵魂是违反规则的存在,所以受到了那种报复,但是我想知道的是你是不是也会变成那样?”乔治越想反而越冷静下来了,头脑无比清晰,“你这种情况没有人遇到过。」

 

「是啊是啊,没人遇到过,所以能怎么办?就算你担心也没有办法不是么?与其担心这些不如想点儿有趣的事情,比如把骷髅头帽子?(这句话不完整TAT)」弗雷德没好气地说道,「乔治,你什么时候变得像妈妈一样无趣了?」

乔治沉默着,他还有一个担忧没说出来,刚刚赫敏的一句话也点醒了他。自从弗雷德在他身体里苏醒了以后,他的确很开心,但是——他怎么能确定弗雷德不是他的幻觉呢?

弗雷德什么都干不了,只能跟他在意识里说说话,甚至只能通过他的眼睛他的耳朵来看东西听东西,弗雷德真的是真的么?在他身体里的到底是弗雷德还是……仅仅只是一场幻影呢?

他不敢细想,却不得不想,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心中翻滚着。

「乔治,你到底想怎么样?」虽然乔治一直沉默,并没有说话,但是弗雷德还是隐隐感到乔治心中诡异的情绪起伏,有点儿不安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想复活你。”并没有经过大脑的指派,好像这个念头早就存在心底,只是他一直不知道一样,在这一瞬间终于喷洒而出,一旦这几个字说出口,乔治好像终于找到方向一样,眼前一下开朗起来,“没错,我想复活你!”

是啊,只要复活了,一切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他不用再担心这是不是一个幻觉了,而且他们也可以恢复往常的生活了,多么简单的道理啊!

但是显然弗雷德并不这么想。

「你疯了!且不说你能不能做到,复活魔法都是复杂的黑魔法,都是违背规则的,你没有听到哈利怎么说么?我有可能真的变成像伏地魔一样过不去也回不来的存在!」

“没关系,如果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也不可能独善其身,我跟你一起呆在那里。”

弗雷德简直惊呆了:「乔治,你在说什么傻话?这种事情我绝对不同意!」

“可惜由不得你。”乔治扭头对镜子露出一个无机质的笑容,“你忘了么,我现在是这个身体的支配者啊。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一定会做的。”






=================

po主唠叨两句话=-=

有没有人跟我说说话啊啊啊!!!!QAQ

感觉好久都没交到什么新朋友了,也没人来安利好玩儿的新东西,开发脑洞感觉好不开心啊QWQ想了想都好久没写过东西了,整个人都无趣起来了,好烦躁QAQ

有没有人来戳戳这个拖延症晚期,给安利点好玩的东西让po主打起精神来呢QAQQQQQQQQQ  好烦烦烦烦烦

评论 ( 14 )
热度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