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伴生 Chapter 4

第四章

 

两个人自那次谈话不欢而散之后,弗雷德显然被乔治气坏了,虽然这算不上两个人从小到大第一次发生矛盾,但是这种弗雷德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还是第一次。气急败坏的弗雷德干脆躲在意识深处不肯再说一句话,而乔治却不以为意疯疯癫癫地找出他们两个平时讨论把戏店新产品的黑板在上面涂涂画画。

想要复活,面临的问题其实无非是两个,第一、怎么帮弗雷德弄个身体;第二、怎么让弗雷德的灵魂安然无恙地进入那个身体。但是这两个问题几乎都算得上魔法的禁忌,不光乔治不知道,魔法界的大部分人大概都不会知道。想了想,乔治列出几条:

首先是伏地魔的复活方法,听说伏地魔某种意义上是重获了肉体的“复活”,的确是制造了一个身体,而且是制造了一个跟以前无二的身体。这似乎比较适合弗雷德这种情况,很值得去尝试一下。

其次可以参考参考哈利是怎么从死亡那边平安无事回来的,既然哈利坚持他曾经已经踏上了死亡的征途,那么他的经验也许会跟如何把灵魂放进身体这个问题有关系,也许弄懂了这个问题会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可以借鉴。

再就是炼金术里的几样东西似乎也涉及到复活或者长生,对创造身体也有独到的见解,虽然不容易搞到,但值得一试。

几条列下来,乔治还是在哈利这个名字上重重地画了一个圈,好像不管怎样,哈利知道的东西都更多一些,真是不知道该说庆幸还是麻烦。

「喂,你不会认真要这么搞吧?」一直生闷气不肯说话的弗雷德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了,「你知不知道这都是极危险的黑魔法?特别是你想让我试试看黑魔王的方法?嘿伙计,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恨我?」

「我不觉得是坏主意。」乔治随意想着,顺便在黑魔王那条上重重画了两条横线,「说实话这是我的优先计划,既然有成功的例子而且你的情况从某方面来说还跟黑魔头挺像的,这个搞不好是最安全成功率最高的方案了。」

「你想让我成为下一个黑魔王?妈妈会疯的。」弗雷德嘟囔着。

「得了吧,黑魔王可不是复活以后才成为黑魔王的。」乔治不为所动,还在努力从脑子里挖掘曾经零星从三人组那里听到过的关于黑魔王复活的信息,在第一条后面写下几个关键词:哈利,小矮星彼得,灵魂。然后又在灵魂上面画了一个问号。

「黑魔头的灵魂怎么了?」好奇心占了上风的弗雷德问道。

「记得么,弗雷德?哈利他们最后一年好像在找什么,我听比尔也提过,说什么有特别的任务。我记得哈利说过如果不能毁掉什么,黑魔头就不会真正的死去,可以不断地复活。这么说起来,不能真正的死去又是怎么回事?你记得三年级的时候可怜的奇洛被黑魔头附身了么?没有哪个幽灵能做到这一点的,而且也没有哪个幽灵能复活,但是黑魔头那个时候又不是真正的活着。我想知道那个时候他的灵魂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也许这就是他可以无限复活的原因。」

如果弗雷德有实体的话,这个时候肯定脸已经黑了。

「乔治,你什么时候变成跟老蝙蝠一个爱好了?你想不顾我的意愿把我弄成黑魔头那样?不是幽灵又不像活着?我跟你说——绝不!」

「我没想让你那样,我只是觉得可以借鉴一下,如果我们能搞到原理,我们就可以想办法把它安全利用了。」乔治的眼里冷静中透着疯狂,死死盯在魔法黑板上,「还记得   草么?三级禁品,剧毒,但是我们找到了安全方法,做出来了逃课盒。我是不会让你变成黑魔头那样的,我只是想让你好好的活过来。」

弗雷德早被气疯了,这次真正在意识深处沉默了,乔治却不以为意,开始像他们还在霍格沃兹策划韦斯莱把戏店的时候一样,一条条地制定计划。

 

 

乔治忙了一整晚,直到实在睁不开眼睛的时候才困倦地睡过去,甚至在梦中都满满的是一条条推测和计划。

等到乔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半个上午都过去了。自从乔治“在家养病”开始,全家人都不太在乎他的作息,乔治几乎很少有跟家人共同进餐的时候。没有人会管他到底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吃饭,只要他可以把给他留下的东西都吃光就可以了。甚至连韦斯莱夫人都不再为这种“小事”而吵他。

当然乔治也不太在乎这种忽视。

“早安,弗雷德。”乔治嘟囔着,“天气真棒不是么?”

的确,今天的陋居铺满了阳光,算是难得的好天气,让人忍不住想出去打一场魁地奇。

但是这些天一直跟他灵魂绑定在一起的弗雷德却罕见的没有回应他。

“弗雷德?”乔治狐疑着又唤了一次。

依旧没有人回应他,这下乔治真的慌了。

“弗雷德?你还在么!”乔治从床上跳了起来,“别跟我开玩笑伙计,你还在么?如果你在就赶快回答我!这一点儿都不好笑好么?”

熟悉的声音依旧没有在脑海里响起,乔治抽出魔杖对着自己,却不知道该念什么魔咒才能对现在这种情况有用,手悬在半空中几分钟最后颓然地放了下去:“见鬼!弗雷德见鬼的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你还在的是不是!”乔治的拳头狠狠地捣进了离自己最近的墙面,撕裂一样的疼痛从指骨蔓延开来,肯定有几节骨头碎裂了,但是这种疼痛却依旧没有让乔治冷静下来,“给我滚出来弗雷德!你他妈出现几天又突然离开我算什么!”右手里的魔杖不受控制地发出一串串火花,好像主人的愤怒一样,喷射而出。

这并非平时所用的传递信息的红色绿色火花,而是真正具有温度的火焰,喷出的火焰沾到窗帘上,窗帘立刻燃烧起来,火势扩散得不可思议,几乎一眨眼整个窗帘就被火焰包裹起来。

「停下!梅林啊,乔治你在干什么!赶快停下来!你会烧到你自己的!」

熟悉的声音终于在意识深处响起,但是乔治还是不为所动,呆呆地看着自己所引燃的窗帘,不知道在想什么,连火舌快舔到自己脸上都无动于衷。

「见鬼,乔治你想干什么?你想把咱们两个一起烧死在这里么?赶快把火灭掉,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弗雷德?你还在?”乔治微微把魔杖抬起一个角度,正对着火海,虽然面前气温灼热,乔治拿魔杖的手却很平稳。

「我一直都在,你这个蠢货!赶快把火灭掉,不然要不了几分钟咱俩就可以一起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看着乔治终于动了动魔杖施了一个清泉如洗,弗雷德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在乔治的意识里大骂,「乔治你到底出什么问题了?你已经21岁了!居然还像一个没上霍格沃兹的笨蛋一样控制不了自己的魔力!」

这次乔治反而没说话,弗雷德骂着骂着也说不下去了。沉默了几秒,弗雷德试探地问道,「乔治,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没什么毛病。”乔治淡淡地说道,挥动魔杖让整个屋子恢复原状,“你是故意的?因为我想复活你所以你故意不跟我说话好让我以为你又死了?”

「别说得像是我无理取闹好么?我没想让你以为我又死了,只是你不肯听我说话,我想让你能认真听我说说好么,乔治?」弗雷德烦躁地说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是双胞胎兄弟不是么?一直配合默契,是最好的搭档,为什么你不愿意听听我的想法、我的意愿?就因为现在你有身体我没有所以我都不能投反对票了?我说,这不公平,哥们儿。」

“我没有不听你的意见,你说的每句话我都有认真的听,但是你的这个意见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复活你是必须的!”

「我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你现在就好像喂一个瘫痪的人吃他不想吃的东西一样,这是我的事儿吧?难道我还不能对我的事儿做决定?」

“真抱歉,你现在没有主导权,所以你的确做不了这个决定。”乔治微微一笑。

「乔治,现在你已经觉得连我都跟你没什么关系了么?」弗雷德阴沉着问道,「你现在跟黑魔头有什么区别?想着研究最可怕的黑魔法,罔顾别人的想法仅仅为了一己私欲?你还想把你的亲兄弟当成试验品变成黑魔王?甚至全家人都在害怕你?这半年到底怎么回事?你——还是乔治么?」

“我跟黑魔头有什么区别?见鬼的有什么区别!”乔治怒吼道,把自己扔到镜子面前,整个人几乎都要贴在那可笑的麻瓜镜子上去了,“这是什么,你知道么!”

「麻瓜镜子,在我离开以后你那可怕而古怪的装饰风格,也许你一直有这个怪癖也说不定,只是我在的时候不好把屋子弄成这个鬼样子。」弗雷德冷笑一声,「就算你痴迷麻瓜用品也说明不了什么。」

“痴迷麻瓜用品!”乔治哈了一声,“喜欢麻瓜玩意儿的一直是你,你和爸爸。让我来告诉你这是什么吧!”乔治狠狠戳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力道大得几乎快把镜子戳破了,“这是你!”

“——什么?”

乔治拿起魔杖敲了敲镜子,施咒快速而熟练,镜子里的人影发生了变化,缺失的那个左耳朵就好像被浇了生长液一样长了起来,不出一分钟,里面站立了一个红发青年,满脸雀斑,面无表情地看过来,那是乔治·韦斯莱——不,或者说因为那只被弥补上的缺失了的耳朵,镜中的人更像是弗雷德·韦斯莱。

“你说对了,我的确是为了我自己!你知道在你死去的那半年里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么?你有想过为什么现在韦斯莱把戏店是金妮在代为管理!因为我走不出来!”乔治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呲目欲裂,就好像在面对着弗雷德——事实上,弗雷德也的确可以透过他的眼睛,通过这面如实反映一切的麻瓜镜子看到他。

“我走不出那个阴影,于是干脆就通过这种办法假装你还在!现在你好不容易回来了,但是我根本掌控不了!我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不知道会不会哪一天醒来你就跟刚刚一样突然消失,什么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办?我是为了我自己,但我不会伤害别人,你说我跟伏地魔到底有没有区别!”

乔治的头顶住了镜面,闭上了眼睛不让那些几乎夺眶而出的泪水掉落下来。

「对不起乔治,但是我在这里,虽然不知道能陪你多久。你不能那么做,因为我是你的兄弟,所以我不得不阻止你——你不知道你做那些事情会失去些什么。」

 

“能失去什么,那些可能会失去的东西对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你知道么。”乔治哽咽着。

「我知道,也许你不在乎,但是我在乎,对我来说那很重要。」

 

弗雷德淡淡地回答着。

 

 

两个人在某种意义上算是又一次谈崩了,但是至少比上次好,弗雷德也不太敢尝试一次乔治爆发的样子了,唯一的反抗选择被剥夺,弗雷德要多憋屈有多憋屈——而乔治,反而更享受这种情况。

带着这种近乎愉悦的心情,乔治带着满心不情愿的弗雷德又一次前往对角巷。

当然,这次乔治的目的当然不只是对角巷——他的目的是翻倒巷,不过他首先需要一点儿伪装再进入翻倒巷,毕竟今时不比往日,韦斯莱家现在有半数成员都就职于魔法部,甚至个别职位不低,作为家庭成员,又是战后这样一种全民反黑魔法的氛围中,如果乔治被人在翻倒巷发现,绝对是相当麻烦的一件事。

为此他需要斗篷、染发剂、增龄剂以及一些其他的小玩意儿——当然不是复方汤剂,这种违禁品在对角巷且不说能不能搞到,但是绝对不安全,简直就像明白地告诉魔法部——我要干坏事儿,快来吧!

「我有时候真后悔当年为什么要好奇心那么重。」弗雷德看着乔治这么轻车熟路地在对角巷的不同地方购买这些普通的、绝对不会引起主意的成品甚至是半成品,心情复杂——这些东西有一多半曾经都是他的主意,为了让两个人顺利地溜进翻倒巷去搞到一些不容易搞到的材料,「如果不是我当年那么聪明,想来现在你进翻倒巷也要费点事。」

“我有时候也后悔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好奇和英勇,如果不是我们要求战斗,很多事情是轮不到我们的,我也不会失去你。”乔治只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戴上了自己的罩帽,“好了,让我们开始我们的翻倒巷之旅吧。”

 

 

翻倒巷对于韦斯莱双胞胎并非什么危险之地,自从开始筹划把戏店事项,这个地方早就成了两个人的游乐场之一。在这里只要有适当的方式就可以获得不少难搞的东西,还有些寻常东西,只要有门路也可以用一个更便宜的价格拿到。

当然,这一次乔治的目的只是一些书——危险的,在某些时候放在家里会带来麻烦的书,这些书有的时候记录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足够危险,同时也足够有用。

赶在魔药效果消失之前,乔治离开了翻倒巷重新安全回到了对角巷。今天的运气不错,乔治收集到了设想中的几本书,虽然没什么额外的收获,但是毕竟炼金术已经在魔法界衰落的今天,能有这样的收获已经算得上幸运。

「嘿,弗雷德,不要闷闷不乐了。」心情变好的乔治终于舍得安慰安慰灵魂深处的同胞兄弟,「我带你去看看金妮吧,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回把戏店了。」

「是么。」也许是吃惊的次数已经足够多了,对于双胞胎兄弟几乎放弃了他们毕生梦想的举动弗雷德并没有表现出来过多的吃惊,有点儿尖锐地指出一个事实,「那也就没有什么可看了吧,如果在我离开以后你没有搞出来任何有意思的玩意儿。」

乔治沉默了。

“抱歉。”过了一会儿乔治才干巴巴地呢喃着,“的确没有什么好东西可给你看,算了……”

本来迈向把戏店的脚步一顿,扭头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弗雷德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了点儿什么,慌张地解释道:「嘿,不用这样吧?我也没——」

“乔治?真的是你?”一个惊喜的声音打断了弗雷德的辩解,乔治疑惑地看过去,安吉丽娜正站在街角,好像有点儿不太相信在这里会碰到他,“嘿乔治,上次我很抱歉,我不该在你面前那么说,作为赔罪要来破斧酒吧喝一杯么?”

「安吉丽娜?咱们离开霍格沃兹以后你什么时候又跟她搭上线的?」弗雷德有点儿惊讶地问道。

“安吉丽娜?”乔治也同样惊讶,顿了几秒才想起来安吉丽娜为什么致歉,“你怎么会在这里?”

“哦,我今天负责检查对角巷的几家店铺,但是你看——我是说现在我已经工作完了,正准备回去,没想到会碰到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喝一杯?”

“我——我可能该回去了——”乔治犹豫着说道。

“别这样,乔治,难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安吉丽娜眨眨眼,“我认识的乔治·韦斯莱可不是这种守规矩的乖宝宝不是么?”

乔治还想再拒绝,但是意识里的弗雷德却投了反对票:「乔治,这可是个好机会,你也该跟人多交流交流了吧?」

「你想让我跟安吉丽娜一起去喝一杯?」乔治在意识里询问道。

「当然,安吉丽娜是个好姑娘不是么?」

艰难的沉默了几秒,乔治终于点了头。

“好吧,我想我现在的确没什么要紧事,既然连魔法部官员小姐都肯赏脸的话。”




-----------------------------------------

刚刚过去了特别糟糕的一个月,整个人精神状况好差= =

突然发现居然一个月没更新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在等_(:з」∠)_

抱歉,失踪人口回归了23333333333如果有人在等的话发现这只突然又失踪的话www请务必来催更wwwwww

评论 ( 9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