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伴生 Chapter 5

第五章

 

破斧酒吧依旧鱼龙混杂,乔治和安吉丽娜在这里绝对不引人注目,也只有老汤姆在送酒的时候附送上了一个暧昧的笑容,而安吉丽娜则回了老汤姆一个灿烂的笑容。

乔治假装没有看到,对这些不做回应。

“上次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为我的轻率道歉。”安吉丽娜眨眨眼,举起酒杯,“你不会计较这个吧?”

“当然。”乔治回答的有点儿不情不愿,但还是喝了一口酒。安吉丽娜好像没有看出来乔治的心不在焉,反而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五年级以后这个姑娘就已经是格兰芬多女孩里最耀眼的之一,她有所有格兰芬多女孩儿拥有的热情魅力,而毕业以后的经历显然又为她的魅力锦上添花,她的笑容少了点儿小女孩儿的天真烂漫,但是多了一股引人探究的成熟的吸引力——安吉丽娜已经在短短几年之中出落成一个几乎让人无法拒绝的姑娘。

“那天后来,我也跟哈利他们聊了会儿,毕竟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虽然有点儿冒昧,但是我也听说了一些你的事——你不介意吧?”

“当然。”乔治无所谓地耸肩,现在弗雷德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他自然也不会再为了这种无意义的问题而愤怒,而乔治的这个反应显然让安吉丽娜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唔,说实话,你的家人很担心你,乔治,我也很担心你。”安吉丽娜把手搭在了乔治身上,“你应该多出来走一走,多接触点儿人,总呆在家里不是什么好事儿,或者你也可以回到把戏店,开一个超过佐科的把戏店不是你的梦想么?”

乔治挑起一边眉毛。

“或者你原意下周来参加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小聚吗?奥利弗最近刚调回英国了——你知道的,他毕业以后给光轮公司工作,终于可以实现躺在扫帚上的美梦了。我前天在魔法部看到了他,他说要一起喝一杯,哈利也会来,怎么样你要来么?”

乔治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的脸,那上卷的睫毛和卷曲的短发,却只觉得厌恶和心烦。他站起来一把推开了安吉丽娜——“也许会去吧,不过到时候哈利应该会通知我。不过现在,我想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安吉丽娜,谢谢你的酒。”

冷淡地点点头,随着砰的一声,乔治消失在了破斧酒吧。

 

 

「嘿,乔治,你也太不礼貌了吧?」随着两个人的又一次出现,意识里的弗雷德立刻发出大声的抗议,「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在交际上有这么大的问题,伙计?」

「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她别有用心,弗雷德。」乔治撇了撇嘴。

「就算是那样又怎么样,安吉丽娜可是个好姑娘。嘿别这样乔治,难怪你总泡不上姑娘,这可真不怪我,明明是你自己把她们都赶走的。」

「好姑娘?是因为你喜欢吧,你不能因为你喜欢她就强迫我跟她上床,更何况在我明知道她别有用心的情况下。」

「别有用心?你这种说法太奇怪了,乔治。你总不能把愿意跟你搭话的妞儿们都当成别有用心吧?」弗雷德啼笑皆非,「而且,公平点儿,当年明明是你更喜欢她。」

「但是是你跟她去的圣诞舞会,而且如果我没有弄错,她的约会对象是你,弗雷德。」

「你是因为我跟她约过会所以就觉得她接近你是别有用心么?别这样乔治,虽然我得承认我当年就是明知道你喜欢那个妞儿所以才故意去约她的,但是认真说,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金妮之前还跟一打男生接过吻呢,现在不一样和哈利在一起了么?」弗雷德在意识里喋喋不休,「等一下,你这是要去哪里?」

乔治幻影移形的落脚点是一处公园,或者说森林也不为过。目之所及之处都是繁茂的树木,只有脚下勉强能看出来是一条小路,但是走的人显然不多,小路几乎被落叶覆盖住了。弗雷德本来觉得乔治只是随便找了一个地方,没想到乔治却带着他几乎没有犹豫地向前走去。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乔治简短地回答着,并不放过之前的话题,「等你复活了,你就是想跟安吉丽娜结婚也无所谓,这是你的选择,但是你休想让我跟她上床。别天真了,说安吉丽娜没有图谋什么鬼都不会相信,你知道现在家里人在魔法部的位置么?帕西离国际交流魔法部部长只有一步之遥,等他再熬几年几乎是囊中之物,哈利在傲罗指挥中心,是副队长,但是以他的声望队长也不过是几年后的事情,如果运气好的话哈利的仕途绝对会比任何一个人都更好更快,说实话就算哈利某一天成为魔法部部长我都不会惊讶。」

乔治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走过小路,「然后再说说看赫敏,赫敏现在是法律执行司司长特别助理,她的工作能力在魔法部是有目共睹的,听帕西说部长办公室有意将她调去工作。爸爸也升职了,进入了紧急魔法事件处理小组担任组长,就连小罗尼都成了禁止滥用魔法事务处的头儿。而且这只是一个开始,弗雷德你能想象十年后会是什么样么?」

「哇喔?这简直——哦,我该说什么呢?」

「而且更重要的,比尔和芙蓉已经结婚并且马上就要有孩子了,查理常年在国外可以不作考虑,帕西和他的女朋友也有结婚计划了,罗恩赫敏这个月刚刚结婚,托斯基特的福,哈利和金妮也几乎是众所周知,虽然这让金妮没进成魔法部,但是就算两个人明天宣布结婚大概魔法界也不会有任何人感到惊讶。」

「所以你明白我的处境了么,弗雷德?我是不会跟哪个姑娘随便约会的。也许一个不小心,我就不得不跟哪个妞儿共度余生了。」乔治短促地笑了一声,「好了,我们差不多到了,别那么闷闷不乐了伙计,我想你会想看看这个的。」

转过一丛矮灌木,前方赫然出现了一丛墓地。

「这里是……」弗雷德微微一愣。

乔治没有再回答,脚步轻快地从这丛坟墓里绕了过去,几乎没有停顿地停在了一座坟墓之前,慢慢地蹲了下来,温柔地抚摸着坟墓上的花体字。

——弗雷德·韦斯莱长眠于此。

「嘿,这是——这是我的墓?」沉默了几秒钟弗雷德才开口,「该怎么说呢——我猜这世界上可没几个人能看到自己的坟墓,嘿,看看这个坟墓,这是帕西的主意么?」

“觉得太严肃了是么。”乔治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我也觉得不太满意,其实我最不满意的是这里。”随着乔治的话,他的指尖在弗雷德的名字上拂过,“真不习惯只看到你的名字,后面没有跟着我的。”

「哈哈,是啊。」弗雷德哈哈大笑,「然后再把墓碑做成马桶圈的样子,让我永远怀念一下我在霍格沃兹的光荣事迹也好。」

“骗子,你到最后也没炸下来过一个马桶圈。”乔治也忍不住跟着哈哈大笑起来,“送给哈利的那个还是我炸掉的。”

「是啊是啊,不过是用的我的东西,而且最后还被庞弗雷夫人给扔了。」

两个人慢慢安静了下来,乔治靠着墓碑坐了下来。

「我是说真的,我们不吵架好么?安吉丽娜是个好姑娘,当年在霍格沃兹你也蛮喜欢她的,你说的那些原因并不是那么必要,而且就算是有些原因又怎么样呢?告诉我实话吧,乔治,咱们两个之间还能有什么秘密?」

乔治沉默着看向天空,太阳已经西斜了,在西面的天空下铺展开一幅金红的画卷,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

“为什么你会想让我跟安吉丽娜在一起?在学校的时候你就对她青眼有加,她是你唯一一个约会过的对象,你真的那么喜欢她?不,不应该是这个原因,我说过我会复活你,既然如此你完全可以在未来去娶安吉丽娜,而且你真那么喜欢她又怎么可能会把她往我这里推,你可不是那么乐于礼让的人啊弗雷德。就像你说的,我们之间还能有什么秘密呢,为什么不先来告诉我原因?”

「我只是……」

弗雷德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道红光直直地射向乔治,从战斗中摸爬滚打过来的乔治翻身躲过了那个魔咒,并且依靠旁边的墓碑掩护住自己的身体。

「怎么回事!」弗雷德焦急地问道,显然被突然出现的魔咒吓了一跳。

「别担心,大概是逃亡中的食死徒。」乔治倒是更淡定一点,「食死徒并没有全部被捕获,还有不少食死徒逍遥法外,而且他们中大部分都是些亡命之徒,最恨的就是我们这种战争英雄。」乔治短促地笑了一声,杖尖小心地伸出墓碑,在一个黑影快速地在墓碑中移动的时候,一个昏迷咒扔了过去。

可惜那个巫师躲了过去,并且炸开了乔治面前的墓碑,乔治敏捷地又换了一个掩体。

两个巫师在这片宁静的墓地来回扔着咒语,一座又一座的墓碑变成了废墟,但是乔治显然有更多的顾虑,对方很快发现乔治所有的魔咒都会避开弗雷德的坟墓,于是对方很快有恃无恐地躲避在了弗雷德的坟墓后面,乔治慢慢落了下风。

「你在干什么,乔治!那只是一个墓碑,炸掉它!」弗雷德只能在乔治意识深处干着急,在激战中乔治的左手已经被魔咒划伤了,正在流着血,而乔治还是不肯对他的墓碑念哪怕一个咒语,这让弗雷德感到心情复杂,「我在这里,你到底在顾忌什么?而且就算我并不在这里,你觉得我会愚蠢地怪罪你搞坏一个帕西风格的坟墓么!」

「闭嘴!」乔治在意识里大吼着,喘着气又躲过一道红光,但是这一次已经没有掩体保护他了。

“神锋无影!”第三个声音插入了进来,一道光后,对面跟乔治激战的成年巫师悄无声息地倒了下去,但是乔治并没有放松警惕,反而将魔杖握得更紧。

“谁!谁在那里!”

“不要紧张,韦斯莱,我没有恶意。”拖长的滑腻腻的腔调,金色头发的少年慢慢从树丛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毫不在意对准他的魔杖,冷淡地抿着唇,“如果你的脑子还在的话,就应该知道如果我真的怀有恶意,刚刚只需要躲在那里等着他杀死你就够了,甚至不会有人怀疑我。”

“小马尔福。”乔治冷哼了一声,两家的矛盾源自祖辈,还有学院和阵营立场的差距,乔治对这个小少爷可是一丝好感都没有,“如果你没有恶意,为什么躲在那里,还有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要说你是刚到。”

“这是公墓,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可以来的,韦斯莱。”德拉科厌恶地皱着眉头,“我比你到的要早,要说打扰应该是你打扰了我,我可不想浪费时间听你在这里发疯的自言自语。”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如同蛇一样盯着乔治,那种探究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算了,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没脑子的韦斯莱,在你们眼里大概只相信自己想的,那么就来逮捕我吧,以勾结食死徒的名义。”

德拉科一边说着,一边真的伸出了双手,乔治不明所以,愣了一下,脑子还在反复思考着马尔福为何会有此一举,弗雷德的警告声已经尖锐地在脑子里炸开来。

「闪开,乔治!」

乔治只来得及看到站在他正对面的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惊讶地看向他的身后,但是身体已经来不及躲避。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乔治突然感到右手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了似的——也不是消失了,只是一种奇异的,好像感觉还是能接受得到,但是总是隔了一层纱而且仿佛也无法控制了似的,然后乔治感到不受控制的胳膊向后指去,然后嘴巴不受控制地喊出来了一个咒语:“铠甲护身!”

背后的黑巫师施展的是钻心刮骨——还好不是索命咒,不然这样的咒语根本无法防御,乔治必死无疑。不过钻心咒身为三大不可饶恕咒,威力依旧不是铠甲咒可以抵挡的,削弱了一半威力的咒语直直地打在了身上,乔治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不过并不是因为钻心咒钻心刺骨的疼痛,而是刚刚右手臂感到的熟悉的挥舞动作。

怎么可能认错,那是属于弗雷德惯用的挥舞动作,那是——弗雷德!

但是在下一秒,乔治彻底慌了,他感觉自己失去了所有的身体感觉,那些钻心的疼痛都离他而去——除了眼睛所能看到的世界,一切的感觉都消失了。几乎立刻他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弗雷德夺取了整个身体的感知权,让所有的咒语效用都加注在了他的身上。

「弗雷德,你在做什么!」乔治又惊又怕,却只能在意识深处叫喊,在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弗雷德平时的无能为力,「把控制权还给我!这是钻心咒,你只是灵魂体,三大不可饶恕咒是作用于灵魂的,对你太危险了!」

“闭嘴,战斗能力不行就乖乖地闭嘴看着。”弗雷德不耐烦地说完,已经不顾钻心咒的后遗症,翻身而起,加入了德拉科跟那个蒙面巫师的战斗之中。

弗雷德跟乔治战斗风格有很大的不同,弗雷德并不排斥在战斗中使用黑魔法,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根本就不担心用黑魔法的马尔福在——虽然小马尔福的黑魔法造诣不深,但是两个人还是没多久就解决掉了这个黑巫师。

“你……”德拉科疑惑地看着乔治,或者该说弗雷德,但最后还是礼貌地没有再说什么,反而把视线转向了地上两具尸体,“这两个人该怎么办?”

“你应该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或者这两个人是什么人?”弗雷德饶有兴趣地看着德拉科。

“……是的。”德拉科抿了抿嘴,最终还是透露了一点儿信息,“食死徒很不满马尔福最后的背叛,所以这些人想干掉我。”德拉科一边说一边露出一个高傲的笑容,“一群蠢货,马尔福怎么可能被这样的杂鱼干掉,马尔福甚至不该受到这些杂鱼们的威胁。”

虽然德拉科没有任何具体的说辞,但是弗雷德已经明白了,他是为了保护家里的其他人,专门冒险把这几个黑巫师引出来并且除掉。甚至为了不被发现,选了这么偏远的公墓,就算使用黑魔法也不会被魔法部察觉。

“为什么不告诉魔法部?”

“魔法部?你们凤凰社不是觉得马尔福跟食死徒就该同流合污,我们两败俱伤不是更好么?”德拉科嘲讽地笑了,弗雷德反而更觉得新奇,仔细观察了德拉科几秒,弗雷德没理叫嚣着的乔治,做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如此,那么尸体就交给你处理了。今天我没有来过这里,当然也不知道马尔福先生做过什么,出现在哪里。”

微微一点头,弗雷德发动了幻影移形,离开了公墓。寒冷而寂静的公墓只剩下了德拉科、两具尸体和一片坟墓的废墟。德拉科首先做的并非是处理那两个被黑魔法杀死的尸体,他反而走向了公墓的另一面。

这是一片属于最终决战的公墓,他们把所有人的尸体都埋葬在了这里,德拉科几乎没费什么精力就找到了一块已经裂成三块的墓碑,虽然已经裂开了,但是上面的花体字依旧可以辨认。

——文森特·克拉布之墓。

只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一座墓碑,德拉科·马尔福却在墓前神色复杂地站了良久,冷峻的脸上爬满了不屑和忧伤,微皱眉头,没有说一句话。

至少有一点,弗雷德和乔治都猜错了,马尔福为什么不可能是来探望某个人呢?



=======================

大家好,我是个失踪人口╮(╯▽╰)╭

评论 ( 6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