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伴生 Chapter 6

第六章

 

弗雷德幻影移形的目的地是陋居后院的小山坡上,几乎在落地的一瞬间弗雷德就一个踉跄,跌倒在草地上。下一秒乔治感觉自己对身体的主动权完全回来了。来不及想今天发生的种种,甚至来不及对弗雷德终于不用只困在意识深处跟他一个人说话而感到庆幸,乔治下意识慌乱地叫了起来。

“弗雷德?该死的,你怎么了,给我说话!”

而那个重新回归的、意识深处的声音听起来无比虚弱。

「别担心,乔治,这是一些后遗症,我可能需要睡一觉。」

“睡一觉是怎么回事!该死,你到底感觉怎么样?我能做什么?”但是意识深处再无回应,乔治气愤得几乎想放一把厉火,只是这一次他理智还在,他还清楚地记得弗雷德还活在他的身体里,现在弗雷德的灵魂也许受了重伤——黑魔法伤害,那么现在他能做的是尽可能不动用任何魔力,然后尽快去接受治疗。

虽然他也不清楚,那些对黑魔法有一定疗效滋养作用的魔药究竟是作用于身体还是灵魂,但是现在他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最坏的结果,跌跌撞撞地向陋居方向跑去。

 

 

这个时间正是下班的时间,乔治跑到后门附近刚巧看到哈利和赫敏幻影移形出来的身形,紧接着还有罗恩,金妮正打开后面迎接着自己的恋人,这也让金妮第一个看到在不远处跌跌撞撞的乔治。

“梅林!乔治,你怎么了?”

金妮发出一声惊呼,推开哈利和罗恩冲了过去,紧接着是赫敏的尖叫和罗恩、哈利冲过来的身影。

“碰到了食死徒,我需要一些魔药。”乔治喘息着,简短地交代着,“钻心咒的后遗症,没什么事儿。”

一听到食死徒这个名词,年轻的救世主立刻就如同被点着儿的炸药一样,跳了起来,并且迅速拔出魔杖:“食死徒?在哪里?他们不可能进来,陋居周围有保护魔法!”

“不是这里,我被他们偷袭了,然后他们逃走,我幻影移形回来了,但是坐标出了一点儿偏差,我出现在了后面的山坡上。”

“哦,梅林!”赫敏怪叫了一声,“哈利,收起你的魔杖,现在来搭把手。能让乔治幻影移形的坐标偏离这么多他肯定伤得不清,哦,太糟糕了,我不是很擅长治疗魔法。我们得先把他弄进去,收起你的魔杖,罗纳德!不要用魔咒,你会弄伤他的!我们得找找有没有缓解钻心咒的魔药,如果情况糟糕的话也许我们得把他送去圣芒戈。”

“赫敏说得对,先把他弄进去,我去通知爸爸。”金妮又冲冲忙忙地跑了进去,哈利和罗恩面面相觑,只能架起乔治,把乔治送进屋子。

 

 

乔治最终还是没有被送去圣芒戈,几瓶魔药灌下去乔治的身体已经好了不少,但是他更担心的是弗雷德。黑魔法的伤害是长久而持续的,一些黑魔法造成的伤口,比如乔治失去的这只耳朵,是永远也无法恢复的,哪怕再高明的魔药也解决不了。而三大不可饶恕咒是针对灵魂的,那个时候弗雷德强制夺取了身体的控制权,相当于自己承受了一次钻心咒,大概永远也不会有人可以告诉他,在那一句咒语中弗雷德的灵魂到底受到了怎样的伤害。

毕竟对于巫师而言,也很难把灵魂和肉体划分开,所有关于钻心咒的伤害或者治疗方案只能是针对一个人,而不会是一个魂——或者说一个身体和两个灵魂。

所以哪怕身体无限疲倦,乔治也坚持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黑乎乎的天花板,不愿意合哪怕一下眼睛。

在黑暗中,他静静等待着,默默数着自己的心跳,只为了不会在身体里的另一个身体说话的时候错过。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晚,乔治有记忆以来最漫长的一个,在这一片黑暗中,乔治合着自己的心跳胡思乱想了很多。

如果弗雷德就因为一个愚蠢的钻心咒离自己而去该怎么办?

如果弗雷德变成了跟隆巴顿夫妇一样的状态永远沉睡该怎么办?他甚至无处诉说让治疗师治疗身体里的那个灵魂,大概治疗师只会觉得他疯了吧。

他还想到了霍格沃兹的那一天,他满载而归,欢欣鼓舞地还想跟弗雷德说说这场战争有多么酷,回到大厅看到的却是满地的尸体,而躺在其中的就有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后来乔治曾经不止一次强迫自己回忆弗雷德的遗言到底是什么,但是他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他甚至记不得弗雷德最后一句对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也记不清他回答了什么,只记得弗雷德笑得很开心。

而这一次呢?

如果弗雷德又一次消失的话,弗雷德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不要担心?还是我需要休息一下?

他又回答了什么?

那么多的遗憾。他是个蠢货,失去一次的遗憾还不够,又一次面临失去的时候他才惊觉他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遗憾。总觉得以后的时间还有很多很多,所以那么多那么多想要说的话想要做的事情想要表达的感情都被悄悄地遮盖起来,总觉得还有机会——但是他怎么忘了弗雷德能够重新苏醒本身就是梅林的恩赐,他哪儿还有那么多奢侈的时光去浪费?

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慢慢渗进鬓角发丝之间,乔治只能瞪大眼睛等待着奇迹的再一次降临,等待着身体中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

“弗雷德……”

 

 

启明星过后,就是黎明。

乔治坐在窗边,远远地注视着东方泛出的白色,再过一会儿金红色就会铺满整个东方的天际,然后整轮太阳就会升起来,普照整个大地,新的一天就这么到来。

清晨的风带着丝丝凉意,也带来了青草和树叶的气息,乔治呼吸着空气里的味道,整个人慢慢放松了下来。一整晚的焦虑忧思,在这一瞬间归于平静。弗雷德说,他需要调养一会儿,那么他只能耐心等待,并且相信弗雷德会回来,坚定的眼神看向天边已经透出的一线赤红。

“还记得四年级的时候就是这样,在这个时候开着爸爸的车把哈利给接回来了,结果小罗恩跟小哈利那么没脑子,居然开着车飞去霍格沃兹了。”乔治勾勾嘴角,根本不在乎身体里的那个人可能根本听不到他现在说的话,“小罗恩就是个粗心鬼,他怎么就不想想我们之所以没被发现过是因为从来都是研究好路线了,而且还是挑着最不容易被人发现的时间。不过可能小罗恩永远都不知道那个隐形按钮还是你的主意,连爸爸都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呢。”乔治低低地笑了起来。

“我说过你是天才么?妈妈都以为咱们是在上了五年级以后才开始搞那些不务正业的小东西的,其实你的天赋从上学前就表现出来了,只是妈妈从来注意不到这些而已。妈妈能看到的只有你闯的祸而已,比如那个在小罗尼怀里变成大蜘蛛的玩具,她都没想想一个没有魔杖的学龄前儿童怎么做到这个的。”说到这件事,乔治简直要笑出来眼泪了。

“因为你这个小天赋,咱们俩大概是最不受妈妈喜欢的了,不过我也真想不通,怎么会跟你搅在一起,帮你一起恶作剧,弄得妈妈都不喜欢我了。”乔治做了个鬼脸,“我说真的,我小时候的淘气程度,撑死也就是查理的那个水平吧,罪魁祸首明明都是你,我不过就是助纣为虐而已,结果最后挨揍的时候从来都是咱们两个一样多,真是不公平。”

“但我觉得我们两个还是很幸运的,比尔和查理最大,爸爸妈妈在他们身上心思花的最多,等到了帕西期待就更高了,不然帕西也不会成了只会读书当学生头儿的老古板了,再看看小罗尼,真是可怜兮兮。要我说比尔和查理没去魔法部真是让妈妈失望透了,要不然帕西也不会一副六亲不认地要在魔法部的态度了,就连罗恩不也一样么。真是还好我们有彼此,不然可能我也会变成帕西那样无趣的人,被困在无趣的魔法部吧?”

“就是因为你我才有勇气,去寻找自己的生活。并不是不在乎妈妈他们的期望,但是大概对于我来说,你是比家人更重要的人吧,我们相互扶持,所以才有了韦斯莱把戏店,才有了很多很多,我的愿望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只有我们两个,就这么欢笑一辈子,分享彼此的一生,每一分每一秒的回忆都粘合在一起,就跟别人从来分不开我们两个人一样,这不是很好么?比任何人活的都要好不是么?”

“大概是因为这样,我才格外不能接受你的离开吧。有个小秘密其实我一直没对你说,当年是我给安吉丽娜下的药,因为我真看不顺眼只有你们两个去霍格莫德过周末。你们紧接着就分手了,我才觉得是不是我做的有点儿过分了,不过我从来没有后悔。”

“可是我刚刚突然觉得有点儿后悔了,也许我所想的跟你还是不一样,就像这两天我们居然也会发生争吵。我做了一个决定,醒过来吧,弗雷德,如果你那么喜欢安吉丽娜,就跟她结婚吧。说实话,我不介意把我的身体借给你一辈子。感谢梅林,他总是有额外的恩赐,在必要的时候,他又给了我们交换身体使用权的方法。”

「你觉得我会接手你的身体么,我可不想当一个神圣的家伙。」低沉的笑声突然在脑海里响起,乔治却并不惊讶,反而摸了摸失去耳朵以后留下的那个空洞,「我真没想过,乔治,我一觉醒来引来的居然是你的痛诉衷肠。」

“我也没想过会对你说这些话,弗雷德。”乔治微微一笑,“你昨天吓到我了。”

「我很抱歉。」弗雷德的话里却并没有多少抱歉的成分,「但是谁让你的战斗能力还是那么一塌糊涂呢?不过没想到昨天受伤却会有这种意外的收获,这可真是我没想到的。」

“什么?”

「我头一次知道原来安吉丽娜长出来的粉刺居然是你的杰作,不过我早该猜到了,情敌驱逐剂的核心技术后来就是你提出来的。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对安吉丽娜完全没有意思。」

“什么意思?你一直把我当成你的情敌么?这也太搞笑了吧,弗雷德。”乔治摇摇头,“嘿,你该不会曾经偷偷给我下过什么吧?”

「怎么可能,在我心里可从来没把你当成情敌,我真正当成情敌的可是安吉丽娜。」

“什……么?”

「不相信么?」弗里德哈哈大笑起来,「嘿,乔治,你好好想想,我可是对安吉丽娜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你记得什么时候安吉丽娜成为一个问题的么?六年级圣诞舞会的时候啊。不知道你记不记得,那一天睡觉的时候李神神叨叨了一整天要去邀请那个赫奇帕奇四年级的妞儿,但是他在那之前根本没跟那姑娘说过一句话,我们嘲笑了他一整天。然后快睡觉的时候,李问你要跟谁一起去跳舞——你还记得你的答案么?」

“安吉丽娜吧?她长的还不赖。”乔治喃喃着把那一天的回答又复述了一遍。

「没错,然后那个星期我就邀请了安吉丽娜,还记得么?」弗雷德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一些怀念,「因为我当时突然意识到,哦,我的小乔治也要谈恋爱了,突然就有点儿不爽。」

“嘿,别那么恶心。”乔治厌恶地皱起了眉头,“可是我是随口说的,我以为你是因为喜欢安吉丽娜才去找她参加舞会的,而且后来你还跟她约会!”

「只有两个月,就算没有你的恶作剧我本来也打算要跟她分手了。」弗雷德带点儿埋怨地说道,「你后来圣诞舞会一个姑娘都没邀请让我吓坏了,我以为你是真的喜欢安吉丽娜,不然我也不会跟她去霍格莫德。」

“这是什么道理。”乔治哭笑不得,“我只是以为你喜欢上安吉丽娜,不太舒服而已。”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去找一个我喜欢——哪怕是喜欢过的姑娘的,我一直就是一个坏蛋。」弗雷德得意地笑着,「所以我故意跟她约会了好几次,梅林,如果我早知道你是因为我那段时间才闷闷不乐——」

“嘿,这么说起来,好几次你都是故意的?”乔治这才后知后觉,“店里你前后泡过的那几个女店员,还有那次比尔结婚邀请的那几个媚娃表亲!”

「谁让她们看起来都对你有兴趣,我是不会允许有一个什么人从我身边把你弄走的。」

“弗雷德!”乔治觉得啼笑皆非,“这个玩笑不好笑,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最近又会想让我跟安吉丽娜去约会?”

「因为我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人了,我觉得我该放过你,不能独占欲那么强,你该去跟你喜欢的姑娘找点儿乐子了。不过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些事情,现在我改主意了。」乔治觉得弗雷德又掌握了他手臂的自主权,那只手开始灵活地活动着,去解睡衣上的扣子。

「既然我们相爱着,我想我可能不能放你自由了,乔治。」弗雷德的声音带着一丝阴狠,「我现在可在你身体里,你如果什么时候想去跟哪个姑娘找乐子,我就占用你的身体给她扔一打恶咒,怎么样?」

但是这样的弗雷德并没有吓到乔治,反而乔治整个人彻底地放松下来,放松地靠在窗台边的墙上,微微笑道:“有什么不可以呢?”



======


本来想9.1庆贺开学拖到今天才更新的我也是棒棒哒[笑cry]

请大家大声的告诉我!这个时候上肉是不是有点儿危险!

评论 ( 5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