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黑子的篮球|黄黑】生日礼物(甜文短篇)

作者有话说:二黄的生贺╮(╯▽╰)╭二黄二黄,好可爱的二黄,每次看到二黄被欺负的眼泪汪汪就好开心啊\(≧▽≦)/

不过……二黄生日就不欺负二黄了╭(╯^╰)╮超级甜的短篇一只,二黄要开开心心喔XD




                                生日礼物

                                            BY.於亦_

 

这是发生在初中时代的事情……

 “辛苦了!”

 “谢谢指教!”

 社团活动结束后,大家纷纷告别。黑子哲也也不例外,跟往常时候一样换好制服以后,细心的把柜子里的东西全部整理好,才拿起书包准备回家。

 但是今天有一点儿不太一样,一扭头就看到黄濑站在他这一排柜子的走道上,像是在专门拦他。但是又不太像,因为黄濑低着头,一脸纠结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濑君?”

 “啊……啊!小黑子,你已经好了啊!”被黑子一叫,黄濑立刻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开开心心的扑过来。

 “黄濑君有什么事情么?”

 “诶?为什么这么说?”

 “刚刚看黄濑君好像在苦恼什么的样子。”黑子抬头,湛蓝色的眼睛盯着比自己高了近一头的黄濑,眼睛里的关切认认真真的传递了出来:“真的没有事情嘛?”

 “诶!小黑子刚刚是在关心我嘛!好开心!”黄濑一如既往的找不到重点,又一次泪眼汪汪的开心的扑了过来。黑子只能无奈的叹气,任由某只金黄色的大型犬挂在自己身上,甚至还伸手过去摸摸身边这个人的发顶做安慰。

 “所以到底有什么事情?”

 “啊,这个!”黄濑立刻紧张起来,忐忑不安的咬着手指:“恩,要怎么说呢?这个星期日小黑子可以来我家吃饭么?”

 “这个周日,六月十八日么?”

 “对啊对啊。”黄濑蒙点头:“我会给小黑子准备香草奶昔的,怎么样?还可以给小黑子准备好吃的蛋糕,恩……还有还有……”

 “好啊,没问题。”

 “诶?”还在滔滔不绝的黄濑愣住了,低头看着蓝色头发的少年总是蒙着迷雾的水蓝色眸子里散发出了轻快的笑意,黑子微微勾起嘴角,重复了一遍:“没问题,黄濑君,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以后,黑子飘然而去。只剩下某个外表帅气实际忠犬人气属性的金毛黄濑君呆愣两秒后,瞬间切换成了花痴属性,一个人在部屋里欢呼:“耶!小黑子居然同意了耶!太好了,好幸福!”

 帝光中学篮球社三军某队员默默路过部屋,脑子里不由吐槽:一军的队员们果然不是我们这种普通人能理解的………………

 

 

  

就因为以上原因,星期日黄濑家变得格外的热闹——

 “小黑子喜欢喝香草奶昔,我一定要让小黑子一下子爱上我做的特别口味的奶昔!……糟糕,好像味道变得有点奇怪,不行不行,重新来!……”←糖放多了。

 “好的,用布丁弄一个心代表我对小黑子的心意……啊!完蛋了完蛋了!……”←把布丁放到蛋糕上做装饰,奶油化掉了。

 “小黑子带上生日帽肯定超可爱,嘿嘿,再往帽子上画一个小黑子……啊!”←颜料被打翻了。

 ……

 黄濑家真的是非常的热闹。

 所以,当十一点半黑子敲响黄濑家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台风过境的样子。就连平时光鲜亮丽走到哪里都完美诠释闪光体这个词的黄濑同学,围裙上、脸上也是被面粉、颜料等等奇奇怪怪的东西弄的狼狈不堪。

 “黄濑君?”

 “小黑子!”狼狈不堪的黄濑凉太同学立刻变成了可怜兮兮的大型犬,扑到了明明比他娇小数倍的队友身上。

 “黄濑君,请等一下。你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唔,因为想给小黑子准备PARTY,结果好像搞砸了。”

 “这些面粉?”

 “因为想给小黑子做蛋糕,但是蛋糕被布丁弄的不能看了。”

 “那这些颜料?”

 “因为想给小黑子做超级可爱的生日帽,结果颜料碰掉了,帽子也坏掉了。”

 “这些黏黏的东西?”

 “是蜂蜜,因为想给小黑子做不同口味的香草奶昔,但是好像失败了。”

 黑子说一句,黄濑的头就低一分,直到最后都可怜兮兮的缩成一团了。明明是189公分的大个头,却仿佛比只有168公分的黑子还要小。黑子微微低头看着那个金黄色的发顶,右手抬起来,微微犹豫了一下,才伸了过去摸了摸。

 “小黑子?”黄濑迷茫的抬头看着黑子。

 “明明是自己过生日,为什么要为我准备这么多?生日不应该是寿星最大么,还要亲自做这种事情……”

 “不是这样的。”本来可怜兮兮表情的黄濑突然严肃了起来,看起来瞬间变得强势起来:“是我把小黑子叫来的,小黑子能答应来给我过生日我就超开心了,这绝对是最好的生日礼物了!而且小黑子也说了寿星最大吧,因为我想给小黑子做这些所以才做的,小黑子是最重要的人,亲手做才会有诚意的!”

 蓝发少年抬头看着不同以往说着严肃话的坚定少年,微微出神。

 是这样么,因为是最重要的,这种被单纯的一心一意认真对待的感觉。

 黑子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还没等黄濑对这个拔云见日般的笑容表示惊喜,黑子接着说道:“黄濑君真容易满足呢,这么说的话,黄濑君不打算要生日礼物了么?”

 “诶诶!小黑子居然给我准备了生日礼物?好幸福!是什么是什么?”刚刚还严肃的超有气场的少年形象瞬间又荡然无存,如同宠物狗一样绕着饲主黑子团团转。

“呐。”黑子从口袋里摸出了已经被右手握了一路的礼物,黄濑惊喜的撕掉了包装,里面是一个水晶钥匙扣,一面是黄濑自己的照片另一面却是眼前这个蓝色头发少年的照片。记忆里的对话瞬间被翻找出来。



「小黑子小黑子,杂志社来采访的时候你居然又消失了,照相也不来!每次都是这样。」

「恩,我不是很习惯接受采访呢。」

「可是好想看到小黑子的照片跟我在一起呢,好遗憾啊。要不然小黑子给我一张照片吧。」

「抱歉,黄濑君,我不是很喜欢照相。」

「是这样么……」

「恩。所以没有办法了,很抱歉。」

“小黑子……”黄濑泪眼汪汪的抬头看向依旧带着微笑的少年,幸福的冒泡。

怎么办,不管怎么样都喜欢的要命呢。不管是因为小黑子就是这么温柔,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肯为了自己而忍受不喜欢事情的东西的小黑子真是太让人幸福了。好想,好想告诉全世界小黑子是最好的!不,还是只有自己知道也好。

“好幸福!小黑子居然会给我这个东西!小黑子你太好了!我最喜欢你了!”

“黄濑君,生日快乐。”蓝发少年抬头看着那张灿烂的笑容,微微而笑。


谢谢你这么单纯的在我身边。

我也,很喜欢你呢。


 

……也许……你会喜欢这个版本的结局……

(假设二黄在这之前已经追到了小黑子(咦!)

 “黄濑君,请等一下。你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唔,因为想给小黑子准备PARTY,结果好像搞砸了。”

 “这些面粉?”

 “因为想给小黑子做蛋糕,但是蛋糕被布丁弄的不能看了。”

 “那这些颜料?”

 “因为想给小黑子做超级可爱的生日帽,结果颜料碰掉了,帽子也坏掉了。”

 “这些黏黏的东西?”

 “是蜂蜜,因为想给小黑子做不同口味的香草奶昔,但是好像失败了。”

 黑子说一句,黄濑的头就低一分,直到最后都可怜兮兮的缩成一团了。明明是189公分的大个头,却仿佛比只有168公分的黑子还要小。黑子微微低头看着那个金黄色的发顶,右手抬起来,微微犹豫了一下,才伸了过去摸了摸。

 “黄濑君,为什么要这么沮丧呢……”

 “怎么可能不沮丧,明明想的好好地,要给小黑子做一个超级完美的PARTY!结果都被我搞砸了,什么都做不好。打球的时候不能像小青峰那样跟小黑子配合的那么好,平时的时候也帮不到小黑子忙,就算想为小黑子做点什么都会搞砸。想想看除了会不断的缠着小黑子什么都不会的我,也让小黑子很烦恼吧?小黑子那么棒,总感觉离小黑子越来越远了……”

 领口突然被拽住,一种冰冰的柔柔的触感贴在唇上,带着淡淡的香草香气。黄濑愣愣的看着眼前蓝色的迷雾,大脑都失去了对身体的操控能力。

 “请不要说这样的话,黄濑君。其实黄濑君能这么为我做我已经很开心了,黄濑君很优秀,请不要再说这样自暴自弃的话了。”

 说完这句话,黑子抬头看着帅气的恋人。然后在五秒以后,见证了黄濑君那张帅气逼人的脸发生了可以称之为「奥义·变脸」的奇特化学反应,然后顶着仿佛被煮熟似的一张大红脸的黄濑君以在球场上都没有过的速度捂着鼻子冲进了卫生间,狠狠的关上了门。

 “不好意思,我失陪一下!”

 

半个小时后……

 “黄濑君,你还出来么?蛋糕已经烤好了。”黑子站在卫生间门口敲了敲门,脸上有难以抑制的笑意。

 卫生间里,黄濑抱头坐在坐便上,满脑子天人交战:“啊啊啊!怎么办!到底要用什么表情来见小黑子!小黑子那是犯规,太犯规了!可是可是,小黑子果然是……太可爱了!\(≧▽≦)/”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