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BL/长篇/POT/FEF】琉璃年华Ⅰ·Chapter13~Chpater 14

-Chapter13-

 

 

不动峰惨败给了立海大?

 

跟不动峰有过一场苦战的青学学生们震惊的消化着这句话,这个时候乾冷静的声音也冒了出来。

 

“我本来想吃完再给大家看的,不过大概现在大家也没胃口再继续吃了吧。”乾推了推眼镜:“河村,可以借用一下电视机么?我这里有一盒不动峰对立海大的录像带。”

 

“啊……哦!没问题。”

 

果然是看完以后就没有胃口吃饭的录像。没想到不动峰也会有这样的惨败,特别是……立海大的那个叫切原赤也的人。

 

所有人的眉间都染上了一丝沉重,这就是全国级的水平,这种压力头一次切切实实的被附加在身上,再也没有了玩闹的心情,甚至连怎么走出寿司店都不太清楚。心中积聚了一层抑郁之气,堵在胸口,让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不二前辈,要不要来打一场?”某个小孩儿仰着头,挑衅的笑着。这种挑衅的笑容——那种只需要一个表情就可以把人的所有斗志点燃的挑衅——几乎久违,这个孩子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的希望能和他来一场真真正正的比赛。

 

“好啊。”轻轻抚摸身后的网球袋,不二的嘴角难得抿平,冰蓝色的眼睛里闪过流光。

 

====================================

 

街头网球场,虽然已经荒废了,连边线也不甚清晰,但是并不妨碍两个已经把网球融入血骨的少年。

 

“Which?”

 

“越前先发球吧,毕竟上次比赛占了越前不少便宜呢。”

 

“随便。”

 

少年耸肩,转身向底线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在口袋里摩挲着,套出两个网球,在地上依次拍打,然后又把其中一颗塞进口袋。

 

这是认真起来的少年,会有一种不同以往的风采,不再会因为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做出丰富的表情,甚至稍微的逗弄就会炸毛。比平时少了几分可爱,反而多了几分成熟男子的沉稳内敛,一种超越年龄的力量仿佛可以从那个身体里挣脱而出。而从那个瘦小的身影里仿佛依稀可以看到几年后的模样。

 

“前辈,我开始了。”

 

这是在向对手宣告“我可是不会放水的”,不知不觉中间,两个人已经熟悉到哪怕隔了这么远无法看到彼此表情,不二也依然能从一举一动每个语气中读出每一句潜台词。

 

“恩,尽管来吧。”

 

战局瞬间点燃。

 

外旋发球,抽击球 B,抽击球A,燕回闪,棕熊回击……

 

没有试探,两个人早就对彼此熟悉不已,不管是优点还是缺点,一上来就是全力以赴的较量。抓住每一个机会打出自己的绝招,制造每一个可能的机会点并且竭尽全力的封杀对方的绝招。更何况两个人都是技术精湛的好手,一颗球往往可以打很久,以各种刁钻的角度打入对方的场地。

 

比分也咬的相当紧,第一局比赛几乎就用了半个多小时。1:0,1:1,2:1……

 

酣畅淋漓。

 

“呼……真痛快。”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泯灭在地平线上的时候,越前喘着粗气呈大字躺在了网球场的地面上。已经荒废的没有夜灯的街头网球场已经彻底的暗了下来,比赛又是进行了一半没有结束,但是这次却不同上次憋了一口气在胸口的郁闷,反而让人说不出来的舒坦。

 

不二也流了不少汗,却还勉强站着,维持着微笑:“这算是扯平了吧,没想到这次是越前领先。”

 

“呿,前辈还差得远呢。”

 

“差得远么?越前先打赢我再说吧。”不二说话间也随意的坐在了场地上,西面天空的尽头还有一丝血红色的彩霞,而头顶的天空中,已然可以看到星星了。越前看着那些星星,手指分开,胳膊高举着,仿佛想要触摸那些闪亮的繁星似的。

“呐,不二前辈。立海大原来是这么有趣的一个对手。部长说的果然没错,全国比赛中强手如云,这就是全国级的实力啊。”那双金色的眼睛里闪耀着灼灼的光彩,在夜色渐渐笼罩的网球场里,仿佛两颗闪亮的星星:“不过就算打的再好,手段也不算怎么光彩。呿。”少年笑了一下,突然握紧拳头:“呐,前辈,我们会打败他们吧?输给打这种网球的人我可会不甘心的。”

少年猛然坐了起来,有点儿孩子气的向不二求证。

不二微微一愣,这种没有办法肯定的东西让人很难回答,特别他们的对手是已经全国大赛两连胜的拥有全国级水平的立海大附中。但是不二还是忍不住顺了这个孩子的意思。

“当然,我们肯定会赢得。不过越前得更努力才可以。”

“呿,前辈还不是一样。”越前小声抱怨一句,又忍不住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们肯定会赢的,在部长回来以前……不,就算是部长回来我们也会赢下去的,一直赢到全国NO.1!”

看着这个孩子兴味盎然的脸,不二也忍不住热血一把:“是啊,全国NO.1。”

天彻底的黑了下来,能看到的东西越来越模糊。突然原本还在那里无限畅想未来的少年啊的大叫一声,跳了起来:“糟糕糟糕。”

“怎么了?”

“看完录像光想着立海大了,完全忘记帮河村前辈收拾东西了。”越前同学直呼糟糕,“河村学长和叔叔肯定很头疼吧。”

“那个啊,放心吧,阿隆是不会介意的。如果越前真的想做什么的话,记得明天去找阿隆说一句他做的寿司很不错,阿隆会很开心的。”

“要这样做么……”比起对于礼节的根深蒂固,在别人面前不善交际表达善意似乎是越前的另一大特点,这种跑去找前辈感激感谢的样子,着实让越前犯难。而与越前亲密相处了月余的不二更是清楚无比。

“其实我代替越前告诉阿隆也是一样的……”

“呿!去就去,有什么了不得的。”当然,比起上述两点特征,要强到不得了其实才是某少年最主要的特征。

“那就解决了。”不二突然恶意的笑道:“比起那个,越前有没有考虑过回去要怎么交代这身制服?”

因为网球场已经废弃了,周围也没有适合的换衣服的地方,两个人倒也没有忌讳,穿着学校里的衬衣就打起了比赛,但是大量的剧烈运动早已经把衬衣弄得褶皱不堪,并且充满了汗渍,越前刚刚又毫不忌讳的往地上一躺,白色的衬衣已经几乎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了。

“啊……糟糕了。”越前皱起了一张脸,复又鄙视某前辈:“不过说起来,不二前辈不也一样么?”

“嗯,这个啊。越前不用担心,平时衣服都是我自己在洗,回去换洗一下就可以了。”

“前辈太狡猾了!”

——于是那天晚上,越前宅中传出了某个猥琐大人大声的嘲笑声:“哈哈哈哈哈哈——青少年,你是去玩泥巴了么?你这是回味童年?哈哈哈——哎哟,青少年,想拿网球打到我你还差得远啊,就算从背后也一样。”

评论 ( 3 )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