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BL/长篇/POT/FEF】琉璃年华Ⅰ·Chapter11~Chpater 12

-Chapter 11-

 

 

 

“不二前辈,其实我跟部长打过一场比赛。”

 

“恩,然后呢?”

 

“不二前辈不觉得吃惊么?”越前问道:“我跟部长校内排位赛从来没有排到一起过,我们是私自跑出去约的比赛。”

 

“恩,怎么说呢。”不二微笑着解释道:“其实大概能猜到吧,手冢是那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人。要知道平时手冢都不怎么说话呢,如果他想要表达什么东西,或者说是在网球上想要传达什么意思,比一场说不定是很方便的一种方式呢。特别是……看的出来手冢对你很重视。”

 

“不二前辈对部长还真是了解啊。”越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怔楞的盯着屋子的某一点出神似的叙述着:“其实那次我是惨败,头一次遇到这么强的敌人,除了臭老头。感觉完全没有办法打败似的。然后部长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奇怪的话?”

 

“恩。”越前点点头,突然扭过头来,一双大大金色的眼睛看向不二:“‘成为青学的支柱吧。’,部长他是这么说的。”

 

“支柱……么?”

 

“恩。”越前闷闷不乐的在沙发里把自己窝成了一团,不服气的嘟囔着:“奇奇怪怪的人,说的话也是奇奇怪怪的。”

 

“原来是这样,越前是因为这样才突然变得在意网球部的吧?”

 

“诶?”

 

“要知道越前啊,最开始总给人一种无所谓的样子,好像不管是来青学也好,还是进网球部也好,哪怕是当上正选也好像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似乎是条件所迫不得不这么做。怎么说呢,那样的越前感觉好像随时都可以离开似的,手冢大概就是想要给越前一些责任才这么说的吧?像现在这样真正融入网球部的越前难道不是很好么?现在这样才很开心对吧?”

 

“诶?”越前的脸不由的有点儿红了,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发:“还、还差的远呢!”顿了两秒越前才反应过来,气恼的瞪着不二:“不二前辈,不要随随便便的转移话题!我明明说的不是这件事……不是!”

 

越前被不二弄得混乱不已,翻来覆去的都弄不清楚话题是从哪儿拐走的,最后只能气恼的瞪不二,整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不二看的小孩儿这副模样,忍不住笑弯了腰,还要一边努力的忍住笑意一边安慰小孩子:“抱歉抱歉,我不打岔了。越前来说说最近到底在烦恼什么呢?”

 

“也不是烦恼。”越前皱着眉头:“只是觉得大赛果然是强手如云,如果部长不能出场的话,面对那个讨厌的猴子山大王大概只能输的更惨吧。部长果然很强,只有部长才是能成为青学支柱的人吧。”

 

不二微微一愣。

 

从某方面手冢是青学的意志,这一点毋庸置疑。手冢的伤势最近是横在所有网球部的人心底里的一道坎,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会因为手冢的缺席担忧不已。但是,他一度以为这个孩子应该是最不在乎的。

 

并不是说不在乎手冢受伤,应该说不会为未来而担忧。对这个孩子来说应该是精神亢奋的迎接下一个让人刺激的对手,而不是在这里神色中充满着阴霾和迷茫,站在原地彷徨无措。

 

手冢,你真的选了一个很不错的接班人呢。这孩子从这个时候开始,就迫不及待的担上了支柱那份重担。

 

不二半蹲在越前身前,轻轻的把这个小孩儿不适合皱起的眉头抚平,对着眼睛里满是无措的小孩儿露出最完美的微笑:“原来如此,越前感觉到肩膀上的担子了呢。支柱呢,可真是一个有压力的词啊,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还不适合越前呢。”

 

“前辈?”

 

“恩,怎么说才好呢,不太擅长安慰人呢。”不二的食指微微点着下巴,样子看上去却是游刃有余:“越前其实很厉害的,很少有一年级能做到越前现在能做到的一切。所以不用担心,越前总有一天会变得很强,强过所有人,不需要急于求成。现在就算手冢不能上场,支柱这种负担也不应该放在越前身上的,不然我们这些前辈岂不是太没用了么?”

 

“而且啊,小孩子就应该有小孩子的样子,就好开开心心的玩个够。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去接手冢的班,总有一天会后悔死的。知道为什么手冢会有那么一幅三十岁老男人的脸么?其实曾经手冢也是个平平常常的一年级啊。真没想到越前那么迫不及待的要变成那样啊,让我想想越前绷着一张三十岁老男人的脸……”

 

不二本来是开玩笑逗越前小朋友开心,结果越说自己越乐不可支,反而蹲在地上乐不可支的大笑起来。本来还迷茫的小孩儿这次脸彻底黑了。

 

“不二前辈,看来你果然是不会安慰人啊。”越前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仔细看还能发现越前同学已经握紧了拳头,就差往不二周助“那张可恶的脸”上来一拳了。

 

“抱歉抱歉,因为实在是太有趣了。”不二坐在地上,完全没有形象可言:“我只是想说越前担心的太早了,你还有很长时间可以去慢慢的成长呢,越前觉得呢?”

 

越前有点不甘的看着不二,不二的心不可知的又柔软了下来。

 

“不过呢,鉴于要培养青学的未来的支柱,特别是如果手冢无法出赛的话单打上面越前的压力会很大呢。恩……那么这段时间我来陪越前特训吧。”

 

“真的么,前辈!”越前长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不二。不二只能无奈的摆手。

 

“这么难以相信么?还是越前觉得我不够做陪练?真让人伤心呢。”

 

“哪里,明明是前辈总说话不算数,明明说好打练习比赛却老放人鸽子,突然说这样的话很难让人相信吧。”越前撇了一下嘴,不满的数落着不二以前的罪行,可是眉眼间平常的洒脱仿佛又回来了似的。不二一边觉得松了口气,一边拿出逗弄小动物的口吻笑眯眯的逗弄着自家后辈。

 

“是,是,越前说什么都好,就算是我放了越前很多次鸽子吧。但是这次是认真的哦,每天部活之后的单独特训,没问题吧?”

 

“我当然没问题了,只要前辈不要逃跑就好。”越前感兴趣的勾起嘴角,金色瞳孔中的斗志又开始灼灼的燃烧起来,不二看着那双眼睛里熟悉的感觉,心里那块石头终于彻彻底底的放了下去。

 

也许姐姐说的没错呢,自己对待越前的确多了几分对待家人的容忍和牵挂。大概是……越前这个孩子多少有点儿像裕太吧?一样让自己放不下心牵肠挂肚却别扭的要死的小孩子。

 

“对了,说起来前辈怎么会突然愿意和我做特训?”

 

“恩,因为龙崎老师也说,偶尔需要挑一下重担嘛。而且我也要为关东大赛多多准备呢,才第一场比赛就这样的实力,真是不得了。捎带上龙马也很方便不是么?”

 

“不二前辈!”越前瞪向不二,不二却突然话锋一转,低头温柔的看向越前。

 

“当然,还是因为我也很喜欢越前啊,不由自主的就想照顾一下呢。”

 

越前果然是个不善于对付别人善意的别扭孩子,听到这话不出所料的尴尬了,微微偏头,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句:“呿,还未够水准。”

 

也不知道是在说谁。

 



-Chapter 12-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手冢手臂的伤势居然真的已经严重到了不得不去德国治疗的地步。失去手冢的青学,大家都不由的担起了一份更多的责任。不二也遵守了跟越前的约定,两个人越来越频繁的在训练之后约定一起去其他的网球场训练。当然做这种特训的人并不止他们两个,几乎所有人都抓紧了自己的训练日程。而可喜的是,越前也在以一种让人吃惊的速度成长着,明明原本只是一个网球打得不错的可爱后辈,现在也越来越有一种沉稳的大将之风了。本来因为缺少手冢而底气不足的青学也因为越前的成长,略微安下心来。

所以他们也就有惊无险的走过了一场场比赛,打败了城成湘南,打败了六角中学,终于有了向决赛问鼎的资格。

在这之中,对越前的成长最清楚的莫过于不二。两个人频繁的训练已经从最一开始的对打,越来越向专项靠近,变得有条理起来。不二惊喜的发现,这个小孩儿就如同一块儿天然纯粹的璞玉,未经打磨就已经散发出了耀眼的光彩,让每一个手工匠人都没有办法拒绝。所以不二擅自在训练中更有方向的安排一些东西,对于一直专注于技术精致,对各种球的控制精湛的不二来说,大概没有比他更好的陪练了。而越前也不负重望的再各种刁钻角度,奇怪情况的特训之下,把本身的单脚碎步的灵敏度,几个绝招的回球角度练习的更加精纯。

决赛对手是立海大,大概是因为这次晋级总是有惊无险,对于这个全国级别的强队大家并没有太大的压力,反而还激动异常。于是曾经周末活动的奖品“河村寿司店招待卷”又一次派上了用场。网球部的活宝们不管当事人越前的想法,呼朋唤友的一块儿跑去寿司店放松。而招待卷的持有者越前却只能一脸不耐烦带着这么一大帮子人去叩扰。

这段时间的解除已经把某个小孩儿的性子摸得一清二楚的不二不由觉得好笑。这个嚣张的孩子其实并不像平时表现的那样那么叛逆,相反还是一个脸皮薄又恪守礼貌的“乖孩子”。忍不住过去揉揉某后辈的脑子,安慰小朋友:“没必要苦恼,如果真的不合适带这么多人的话,河村会说的。既然河村都没有说的话,肯定是没有关系的。其实大家平时经常会到阿隆家的寿司店聚会的,这次也不过是借了奖券的名头而已。”

“本来就是当时闹着玩免费得来的奖品,没出什么力还不花钱的糟蹋那么多东西。特别是桃城前辈,太能吃了!”越前皱了眉头。不二环顾,果然少了手冢和龙崎老师,网球部的大家玩的更开了,不光店里被弄得乱七八糟,就连料理台那面也因为几个人好奇的想要跟河村学习做寿司,被弄得一塌糊涂。的确是很糟糕的样子,但是皱着眉头满脸写着“我不高兴”的越前也太夸张了呢。

不二恶意的扯了扯越前的脸颊,软软的感觉,少年的皮肤好得很,完全没有因为平时的风吹日晒变得干燥粗糙,于是不二不假思索的又扯了扯。

“痛!不二前辈你干什么!”越前一边瞪圆了眼睛瞪着不二,一边没好气的把某人的手扯下来。

“当然是让越前笑一笑啦,作为主角这么一脸不高兴,会扫大家的兴致的。而且阿隆作为主人看到越前这么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会以为哪里接待不周呢。”不二狡猾的笑着:“到时候可是会让阿隆很苦恼的啊,就礼貌而言,也至少要笑笑吧。”话音刚落,果然看到这小孩儿的脸都扭曲了,不二聪明的赶快顺毛:“而且聚会的时候就要开开心心的玩才可以哦,如果越前担心那些事情的话,可以之后留下来帮忙。越前说呢?”

越前抬头张着他那双大大的金色动态视力眼,一直盯着不二看。不二早就习惯了这种注目礼,那双眼睛注视下也依然淡然处之:“恩,我也可以留下来帮忙。或者越前还需要人送回家?”

这句话也是有典故的,有一次不二从父母那里拿到了一张新盖的室内网球场招待体验卷,于是就理所当然的带着越前去那里看看,顺便打球。因为离得有点儿远,回家的时候不二特别嘱咐了越前两遍坐电车该走的站台和换车顺序,没想到最后越前还是不小心跑到了其他的地方……

所以这个时候,不出所料的越前把头转向了桌子上的寿司,哼了一声嘟囔着:“切,前辈还未够水准呢。”

说话间纸门又一次被推开,不动峰的网球部部长橘的妹妹杏正站在门口,穿着日常的制服,虽然还愁云满布。不二刚疑惑是谁把不动峰的人叫来的,里面桃城已经使劲的把食物咽了下去,并且大声打起招呼来:“哟!这里这里,终于到了!”

菊丸在旁边嘻嘻笑着凑过去,大概是又打趣桃城去了。果然几秒之后桃城跳了起来,大声叫着:“菊丸前辈,没那回事啦!”

“诶……居然是她啊。”坐在不二旁边的越前说道:“说起来,不二前辈你不是还和她有一次聊着很好么?”

这小孩儿果然是故意的。不二只能无奈的苦笑,小孩子的报复总是搞一些突然袭击,而且偶尔还是这么的让人无法招架。果然那面菊丸也听到了,一副恍然大悟的夸张样子,用谁都能听到的声音嘟囔着:“诶?难道是三角恋……”

“越前,这种事情可不可以乱说啊。”

“真的么?”墨绿色头发的小孩儿恶劣的勾起了小微笑,就如同一个小恶魔一样,眼睛里还闪耀着报复的兴奋感。

“真的不是,不要乱说。”明明已经发现越前是故意的,不二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非解释不可,难得的用认认真真的语气解释着,没想到完全被菊丸破坏掉了:“诶?不二居然这么说!难道还真的有!”

“菊丸前辈你不要这样啊!杏还在这里,不要乱讲!”

“桃城,说谎是不对的。来,老实交代……”

又是一阵人仰马翻,青学的众人乱成一团。只有杏还站在店中央,正好在不二和越前的桌子旁边,微微垂着头。不二记得见过几次这个女孩子,虽然接触都不是很深,却大概能看出来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可爱女生,像现在这样愁云满布却是罕见。而且这满腹心思的样子居然还愿意来参加青学的聚会……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杏?”不二忍不住关心一下,毕竟是一个外校女生,总要多加照顾。

“诶!不二还说不是,居然这么关心!桃城,女朋友都快被抢走了,赶快上啊!”菊丸兴奋的挥舞着双手。

“菊丸前辈,都说不是我女朋友了!”

“那你为什么会突然叫个女孩子过来嘛,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啦。我知道我知道,桃城也到了这个时候了。”

“什么叫这种时候!而且也不是我叫她的……”

“是我提出要来的。”杏突然开口了,语气压抑,整个店里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面面相觑的看着这个女孩儿:“不动峰刚刚打过的比赛,就是你们下一场的对手。虽然不一定有用,但是还是想以一个看过比赛的人的经历来说说看。”

因为听到跟立海大有关,寿司店里更寂静了。

“我们惨败给了立海大,不光是输了,输的太惨了……”女孩儿的哽咽声在寂静的寿司店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