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BL/长篇/POT/FEF】琉璃年华Ⅰ·Chapter9~Chpater10

-Chapter 9-



这场练习一直打到临近中午,因为网球场就在不二家附近,不二就顺便邀请越前去家里吃饭。

回去的路上,不二敏锐的能感觉到裕太的情绪似乎很低落,明明之前跟越前比赛还很兴奋的样子,哪怕是输了,也没有太过分的表现,这是……怎么了?

不二也不知道该怎么问,自从裕太搬去寄宿学校之后,两个人的关系越发的奇怪,裕太也越发的别扭,就算是不二,不,应该说就只有不二会一不小心就触及裕太的雷区。两个人中间的交流只能用一个词——举步维艰来形容。

而且……

不二又看看越前,觉得更头疼了。虽然越前看起来跟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从这种跟那天冰帝附加赛如出一辙的比赛似的节奏中,不二还是能嗅到一点儿小孩子心境不平的迹象。

有那么一瞬,不二十分微妙的体会到了家有叛逆期别扭小孩子的妈妈桑的辛酸。

开玩笑啦,就算是体会也会是体会爸爸桑。

回到家里吃过饭,裕太找了点儿借口说下午有事儿,把原定的下午再去打球的计划推掉了。越前这位小朋友吃饱了东西,就开始直打哈欠。看着越前困得眼泪都快出来的滑稽样子,不二觉得又好笑又无奈,只好把人带到自己的屋子让越前先好好地睡个午觉。

安顿着越前躺下,不二又来到厨房。今天中午妈妈不在,午饭是由美子姐姐做的,现在由美子姐姐正在洗碗,不二卷起袖子加入进来,笑着说:“姐姐,我来帮忙吧。”

“果然还是周助比较贴心。”不二由美子笑着:“对了,你不需要去陪你的小学弟么?”

“越前么?吃过午饭就困得睁不开眼睛,我让他先睡一会儿。”

“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而且很可爱啊。”由美子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在学校也是很讨人喜欢的孩子吧。”

有礼貌?不二想起刚刚一进门那小孩手足无措的样子,明明平时嚣张的要命,一张嘴巴就能让人气的跳脚,但是没想到见到长辈居然那么恪守礼节。吃饭的时候被由美子姐姐热情的招呼居然还会脸红起来,真是有趣的紧。

“越前平时可没有这么可爱,就算是对着前辈也一点都不客气呢。不过越前网球打得很不错,在球场上是一个非常好的对手。”不二中肯的评价着,最后用一个大大的微笑作为了结束语:“是个很有趣的后辈。”

由美子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不语,不二微微一愣,有点儿疑惑的看着姐姐:“怎么了,姐姐?为什么突然这样看着我。”

“恩,大概越前君真的很有意思吧。”由美子扭头继续洗碗,嘴角却洋溢着温和的笑容:“这还是头一次周助带朋友回家吧,而且也很少看到周助对谁这么无微不至。以前周助除了家人,很少有这么亲近的朋友,姐姐我其实一直担心的要命呢。现在真的很好呢,周助终于也有这么要好的朋友了,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以后也一定要经常往家里带哟。”

“诶?”不二惊讶的长大了眼睛,“不、不是。姐姐你到底误会到哪里了,越前只是一个让人觉得有点意思的后辈而已。”不二无奈的苦笑:“而且我之前的交际圈也没有那么糟糕吧,姐姐。不要说得我好像孤僻症一样。” 

“周助的人缘当然一直很好,但是怎么说呢,大概很少有那种让周助当家人那样温柔以待的亲近的朋友吧。一直以来,周助只有对裕太才是全心全意的照顾,其实多少跟别的朋友有一层疏离吧?小时候都经常听几个男孩子一起跑去露营远足什么的,周助也很少参加,就算去也一定要带上裕太。你们兄弟两个的感情一直都让家里很安心,也不知道为什么裕太就会跟周助闹翻,姐姐我其实很担心周助的。”

不二手顿了一下,然后嘴角不由的洋溢起温润的笑容,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由美子:“谢谢你,姐姐。不用担心我,我应该没有那么糟糕吧?而且裕太现在虽然嘴上还是有点儿别扭,但是其实已经好多了。”

“是么?就当姐姐我多操心了吧,姐姐相信周助肯定能把一切处理好的。”


===========================

帮姐姐做好家务,不二又回到了屋子里。墨绿色头发的少年睡的正好,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左手微微的抬起放在额头上,遮住了从窗外射(河蟹)进来的一缕阳光。平时被帽子遮盖住的墨绿色短发带着湿气似的一缕一缕黏在额前,总是张扬的眸子此时安然的合上了,看起来少了点儿攻击性,反而让人觉得乖巧可爱。

想起姐姐刚刚说的话,不二不由觉得有点儿好笑。

其实由美子姐姐的感觉大部分还是正确的,不二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多疑,虽然从小就学会了用淡淡的笑容做了伪装,看起来温和可亲,但是心底里的底线却画的棱角分明。在不二的世界里,清楚的做着划分,朋友永远要排在家人之后。对待家人可以无条件的包容,对朋友总是要在适可而止的距离,首先要保证的就是家人不能因为朋友受到伤害。

或者可以说的更明确点,裕太不能因为任何原因受到伤害。

这潜移默化养成的习惯已经浑然天成,几乎没有人会说不二是个冷漠的家伙。比起手冢那张看上去严肃的如同成年人的脸,谁都会觉得不二更好说话。只有相处的久了,才能感觉到不二设的那层若有若无的隔层,比起手冢隐藏在严肃外表下殚精竭虑的用心,复杂了太多。

这大概也就是为什么,哪怕是英二都不会叫他周助吧?

但是姐姐却说自己对越前不太一样,是这样的么?自己对这个嚣张跋扈的小孩有那么特别么?

其实这个孩子也并不是那么的嚣张跋扈。不二在这一瞬间想起来了很多过去无意间瞥见的片段,从对裕太表面上看上去嚣张过分其实是细心提点的话语,到一个人偷偷在天台上默默关注着从正选名单掉出去的桃城,到红着脸对着由美子姐姐双手合十的道“谢谢款待”。

其实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这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呢。有着很善良的内心,虽然不太会同别人亲近,但对所有的跟他亲近的人都默默怀着感谢,在细微处沉默的贡献自己的力量。也许是因为之前的生活环境单纯,也许是年龄还小或者秉性如此,总之这个孩子其实要比大多数人坦诚可爱的多,那是一种纯然的来自天性里的美好。

大概也就是这个原因,所以自己才会不反感这个孩子的亲近,相反还忍不住想要逗逗这个小孩儿,了解这个小孩儿吧?美好的东西总是让人所向往的,并且守护的。

不二微笑的俯着身注视着越前睡着了以后显得纯然无害的脸,良久之后才站起身来把窗帘拉住了一半,堪堪遮住了照在越前脸上的阳光。小小少年仿佛感觉到了那个让人不舒服的东西消失了似的,如同猫儿一样满足的哼了一声,翻了个身蹭蹭枕头。纯然的仿佛稚童。

不二差点笑出了声,忍不住揉了揉越前额前的有点儿潮(河蟹)湿的额发。之后站起来走到书架前,随手把小王子拿了下来,拉开椅子坐在桌前读了起来。 



-Chapter10-

 

 

 

 

越前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他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还对眼前的景色有点儿迷茫,一转眼就看到了坐在桌前正兴味盎然翻着书的不二。

 

“不二前辈?”

 

“啊,越前你醒了啊。”不二微笑的扭头,看着还有点儿迷糊的小孩儿:“怎么样,睡得还好么?”

 

“啊……恩。”越前揉揉眼睛,然后跳下床:“前辈一中午就在这里看书么?”

 

“恩,正好好久没有这样静下心来好好看看书了。”

 

“厄,那个。”越前迷糊的脑子开始运转起来,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不由的有点儿红了脸:“那个……”

 

“什么?”不二把书反扣过来,疑惑的对上越前带着一层水雾的眼睛:“越前想要干什么?”

 

“厄,那个,我想问我是不是打扰了前辈午休……”越前有点儿不好意思的问道。不二一愣,揉了揉越前的头发。

 

“想什么呢,这可是我家,如果困的话我能找到地方睡觉的。而且其实我平时也不睡午觉。”不二看到这小孩儿的脸因为窘迫开始慢慢地向涨红发展,忍俊不禁,却又不好意思大笑出声,只能咳嗽一声转移话题:“越前需要洗脸吧?我带你去卫生间。”

 

一边说着,一边赶快领着还来不及炸毛的某个小朋友往浴室走去。

 

等到越前再回来的时候,终于是清醒多了。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被弄的平整,脸上睡觉时弄上的印子也消掉了。他好奇的走过来坐在不二身旁,从他那个角度只能看到那边书的封底:“不二前辈,你在看什么书啊?”

 

不二一边把书的封面展示给越前看,一边解释道:“是《小王子》。”

 

“前辈喜欢看这种童话故事?”越前瞪大了眼睛。

 

“恩,大概吧?”不二歪着头想了想:“其实我不觉得这是童话故事,他只是用了一个童话的视角而已,说的内容却很深刻,总能给人新的发现和惊喜。很有趣哟。”

 

“真的是这样么?”越前怀疑的看着不二,又看看那本《小王子》,很显然主人很喜欢这本书,从边角上能看到很严重的磨损的痕迹——虽然这本书保存的已经很精心了:“不过是薄薄的一本讲着奇怪的故事的书而已。”

 

“看来越前不怎么喜欢文学的东西呢。”

 

“那些奇奇怪怪的说法……”越前嘟囔着。

 

“呵呵,大部分男孩子都不怎么喜欢文学作品呢,越前也不算特例。只是有时候可以尝试的看看,字里行间用奇妙的文字所表达出来的复杂的,可以无穷探索的内容,其实很有意思的。”

 

越前小朋友果然皱起了眉头:“我……试试看吧。”

 

“也不用勉强。”不二也不强求。

 

“唔……”越前眨了眨眼睛,左右看了看,好像才发现这个屋子似的:“从前辈的屋子根本看不出来前辈打网球那么厉害啊。”的确,不二的屋子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说,看起来过于整齐了,而且屋子里可以看到的最多的东西就是书和CD,再有什么特别的大概就是满架子的仙人掌和床前一面墙壁上贴满了的各种各样的照片吧。

 

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文静的孩子的屋子,可能文学社之类的地方才会看到的那种人。

 

“是么,大概是我的爱好太广泛了吧。”不二对越前的评价也不以为意,“而且打网球也不需要在家里贴满网球运动员的海报吧。”

 

“恩……的确。”越前点头,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紧接着又盯着不二那整整一个架子的各种CD ,窝在沙发里出起了神。不二读了两页书才觉得不太对头 ,扭头一看,发现越前两眼没有焦距的窝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来上午不是错觉,这孩子果然有了心事。

 

做心理辅导?不二叹气,身为天才的不二周助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以往会找不二做心理咨询的,大概就只有那个喜怒哀乐统统挂在脸上的菊丸英二了。而且菊丸英二根本不需要你做心理辅导,你只要听他把他的牢骚通通发完,他就会迅速恢复,恢复速度直逼他的体能恢复速度。

 

至于另一个不二尝试过做心理辅导的对象……那就更悲剧了,不二裕太到现在还对他冷眼以对呢。

 

可是遇到了,总不能把人放着不管吧,特别是作为主战斗力的越前要是出了问题,大概会很麻烦呢。就算是不二心里没底,也得勇敢大胆的上了。

 

“越前在想什么?”不二坐在床边,探着身子摸了摸越前的脑袋:“一脸严肃的样子,能跟我说说么?”

 

“厄……不二前辈,我只是在想部长。”

 

“手冢?”

 

“恩,部长他的胳膊……他已经很多天没有来训练了吧。”越前有点失落的说道:“他的胳膊是不是很严重?”

 

“是有这个可能。”不二斟酌着措辞:“手冢的手臂前前后后受了很多次伤,去年就因为这个没有去成青年选拔。这次又一次受伤,可能又需要做一段时间的治疗。越前很担心手冢?”

 

“恩,大概吧。”

 

“担心手冢治不好?”不二有点儿摸不准越前的意思,只能自己猜着看:“其实没关系的,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好,怎么可能治不好呢?不过说实话,只要手冢不是总那么逞强,他的胳膊说不定早就好了,但是别担心,手冢总会好起来的。”

 

“我也不完全是担心这个,但是部长他大概之后有几场比赛没有办法参加了吧。”

 

不二简直要吼两声了,这个小孩儿跟自家弟弟的别扭程度简直有一拼,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让人完全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明明平时很好懂的样子,这个时候又变得让人怎么也猜不到了。

 

“越前怕青学因为少了手冢输掉比赛?”不二继续猜测着,一边换着方式安慰着越前:“中学生网球比赛都是团体赛,只有一个厉害的选手是改变不了局面的。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大家都实力不行的话,就算手冢再强也没有用。所以不用担心,大家都很强的,就算手冢有几场没有办法参加,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输掉的。况且我们不是还有超级新人的越前君么。”最后一句话,不二用上了欢快的语调开着玩笑,没想到越前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向坚毅的眸子也罕见的染上了迷茫。

 

“不二前辈,我……”

 

不二更加疑惑了,觉得这小孩儿的困惑奇怪极了。

 

“越前,你到底怎么了?这可不像你,平时你不是好像遇到所有的困难都没关系,能笑着说‘还未够水准’么?这两天你可是大失水准啊。出什么事了,可以告诉我么?虽然我不一定能帮上忙,但是有时候有些东西说出来就会好很多。”

 

越前抿了抿嘴,最终深吸了一口气。

 

“不二前辈,其实我跟部长打过一场比赛。”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