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BL/长篇/POT/FEF】琉璃年华Ⅰ·Chapter7~Chpater 8

-Chapter 7-

 

 

 

前三场,1胜1败1平,冰帝果然是劲敌。

 

阿隆拼上了手臂,也只赢得了一场平局,也就是说身为单打二号的不二周助身上的担子变得格外的重了起来。如果他可以赢得比赛,青学在气势上会占有一定的优势,而如果他丢掉这场比赛的话……青学会陷入彻底的被动。

 

冰帝的迹部是一个强敌,他必须为青学争取更多的优势。更何况,现在的成绩是大家付出了那么多……

 

“小不点,你快起来啊!”

 

“越前你坐在这里不觉得太早了么,快起来!”

 

英二和桃城拉扯着坐在场边教练椅上的越前,越前却死死的抓着椅子边缘,像个闹别扭的小孩儿一样大声叫着:“不要不要不要!”

 

看来因为有这么一个强敌在眼前却不能出赛,这个小孩儿或多或少还是有点儿不服气呢。

 

刚刚略微有点沉重的心情也雀跃了起来,不二注视着那双神采奕奕的金色大眼睛,眼角的笑意不由的加深:“越前做板凳教练的话,我没有意见。”

 

“诶?不二,这样真的好么?让小不点来做板凳教练?”英二有点儿担心的看过来,不二笑的依然云淡风轻。

 

“恩,没有关系的。”

 

“好吧,那就这么定了。”龙崎教练一锤定音,“手冢,接下来拜托你了,我现带河村和桦地去医院了。”

 

“是,龙崎教练。”

 

与比赛无关的人开始回到看台上,菊丸和桃城还有点儿悻悻的样子,不断抱怨着越前的自以为是。不二把视线转向越前,那个孩子正瞪着一双大眼睛盯着他,发现不二的视线投(河蟹)注在了他的身上,很自然的露出一个笑容:“呐,不二前辈,这种时候总可以大方的让我看看你的实力了吧,可务必要给我展示一下什么叫新-鲜-感。”

 

“恩,希望不会让越前失望啊。”

 

这个挑剔的小孩子,虽然不得不承认你的天赋,但总不能这么快就被看扁了吧?作为前辈,总是得多点手段才能镇得住这种不安分的小后辈呢。先让你见识什么呢……啊,就用这个小玩意儿吧,小孩子好像都喜欢魔术呢。

 

消失发球。

 

削球发球的变种,利用强旋转设计出来的小玩意儿。说起来没有什么可特别让人惊讶的,但是视觉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因为那个球,会在打进对方球场的时候,突然消失掉。

 

在场边的越前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真是可爱,看来连越前的动态视力都没有办法捕捉突然变速的发球。不二满意的点点头,看起来效果相当的成功。对面那个叫芥川的选手好像也被刚刚那颗发球惊醒了,终于进入了比赛状态。

 

不过,这种小把戏虽然很简单,却不是那么容易破解的。意料之中,仅仅是发球,就拿下了一局。

 

交换场地,冰帝芥川的发球局。

 

居然是极富攻击性的发球上网,非常积极,不二瞄准脚下,把球精准的回了过去。在所有球里,贴身球,特别是脚边的球最不好接,芥川果然变得手忙脚乱,居然被自己绊倒在地。但是那颗球却奇迹的回到场内。

 

应该说不出所料,果然冰帝的正选选手不会有那么简单么。

 

第二局相互试探,前两局双方分别保住了发球局。

 

交换场地的时候,看到越前拖着下巴坐在教练席上,瞪着大眼睛追着不二走过来。那副眼巴巴的样子,真是像只猫一样可爱。看来越前小朋友等不及了呢,不过差不多了呢,通过两局试探大概也知道冰帝的那个芥川是怎么回事了呢。

 

“越前。”

 

“什么事?”

 

“你坐在那里看的清楚么?”

 

越前突然直起身子来,孩子气的把眼皮拉开,让那双本来就不小的眼睛变得更大:“我睁大眼睛看着呢。”

 

“那样就好。”不二笑意加深:“对了越前。”

 

“又怎么了?”

 

“这样明目张胆的让前辈表演,什么时候也应该稍微回报一下吧。接下来,可要认真看好了。”

 

第三局,消失发球这种小玩意儿给小孩子看过新鲜就好了。一个普通的发球,芥川接住后果然想要上网。虽然芥川的上网速度的确够快,技术也算精湛,不过不二可是被越前软磨硬泡的拖着练习过不知道多少次,真是不巧,越前也是那种酷爱上网进攻的选手,一度也让不二头疼不已。而芥川在这一点上显然比越前要差得多,不二轻轻松松就把他封(河蟹)锁在了底线。第三局,不二胜利。

 

“不赖么,居然已经这么顺手了。”远远的,某个小孩儿的声音飘过来,说不清楚是什么情绪,但是不二肯定那个小孩儿大概没有那么无聊了。

 

第四局,芥川发球。已经有上一局被封(河蟹)锁在底线的教训,芥川不浪费任何一秒的时间,依靠身体前倾发球迅速移动到网前。不二站在落点旁,眼睛微微张开,球路迅速的在大脑里排演。

 

起风了,天时地利人和。

 

白琼回击,第一次面世。

 

逆风吹过发梢,带起了一点小小的漩涡。不二接住迎面飞来的黄色的小球,看向网对面已经惊呆了的对手。

 

“风还很不错,正好可以再来一次,白琼。”

 

整个网球场才炸开了锅,意料之中的,这些观众们好像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似的,纷纷议论起来。

 

“喂喂,刚刚那个球是怎么回事?”

 

“居然还能再飞回去!”

 

“不愧是天才不二周助。”

 

嘈嘈杂杂的议论并不能影响不二,这些年他已经听过太多这样的议论。他只是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场边那个小小少年,不知道白琼有没有满足了他那挑剔的胃口。

 

只见绿发少年微微扬起头,金色的眼睛里溢满了不二再熟悉不过的斗志,少年微微一笑,嘴巴开合,不二对着嘴型跟着重复着:“不赖嘛,前辈。有这样的好东西居然不肯拿出来……么?”

 

赛场中某个身材瘦弱的有天才之称的选手,微微摇头,失笑出声。

 





-Chapter8-

 

 

 

迹部和手冢,巅峰对决。

 

赌上手臂,最后还是在抢七的最后,拼尽了一切之后,还是落败了。

 

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遗憾,人生这种东西,果然没有办法尽善尽美,比如说不是所有的东西努力都能获得结果;比如说公平本身就是从来都不存在的东西。

 

不二记得很久以前,大和部长选定手冢作为接班人的时候,曾经对手冢说过“成为青学的支柱吧”之类的话。记忆力的大和部长是一个非常厉害而奇妙的人物,球打的非常好,而且知识渊博,可以说是他开创了青学网球部的辉煌。他们这些当年还小小的孩子无一不崇拜着大和部长,把大和部长当做眼前的一盏明灯、一座山,就如同现在那些低年级的孩子们对手冢的感情差不多。

 

现在想想,大和学长果然是非常厉害的一个人,不光是他的球技,他的学识,他的生活姿态,还在他看人的精准。当年选择手冢的他大概就是认准了手冢认真的性格吧。只是一句话,把手冢的未来跟青学绑在了一起。这些年来手冢的心血几乎都耗费在了网球部上,部里哪个人的缺点该怎么克服,哪个人的发展遇到的瓶颈,手冢虽然很少说话,却无一不一一关心到位。

 

还有作为青学精神支柱的他,哪怕手臂常年负伤,哪怕赌上未来可能会有的职网生涯,也可以坦然走入球场,一直坚持到最后一颗球。

 

这种让人惊叹的,也无法理解的精神。

 

也正是这种精神,让没有200名部员,没有最先进的训练设施的青学网球部能跻身关东网球名校的……关键。

 

2胜2败1平,启用附加赛,第四单打。越前最终还是如愿以偿的出场了。很漂亮的胜利,但是手冢的受伤就好像一块大石头,没人能提起庆祝胜利的心情,就连越前好像也选择性的遗忘了之前他求之不得的跟不二练习的约定。

 

这种沉重的心情持续了两天,两天后,越前似乎又恢复了过来。

 

社团活动结束以后,越前又跑来拦住了不二。

 

“不二前辈,你不会忘记上次答应的事情了吧。”越前微微仰着头盯着不二:“前辈不会又要赖账吧。”

 

“隔了这么多天才想起来,越前不觉得有点迟么?”不二好心情的逗弄着某后辈:“而且当时好像是为了安慰越前不能出赛……”

 

“我就知道,前辈总是这么狡猾。”越前气恼不已:“我可是还等着前辈的燕回闪呢。”

 

“今天真的不行呢,越前。明天周末,所以裕太今天晚上要回家,”不二微微思考了一下:“明天略微有一点想跟裕太一起出去打球,如果越前不嫌弃的话,一起来吧。”

 

“我是没所谓,但是前辈不会又赖账吧。”

 

“在越前心中我的信誉这么差么。”不二只能无奈的叹气。

 

================================

 

这种自作主张的三个人练球的结果就是,大好的周末打球,变成了裕太和越前的单方面比赛,不二在一旁充当观众,不失时宜的喊几句加油,努力之类有的没的的话。

 

裕太这个星期的斗志也非常的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到越前的缘故。自从上一次越前在比赛中赢过裕太以后,裕太心里一定要打到的假想敌就从老哥一个人变成了越前和老哥两个人。只可惜越前的成长程度和天赋都要远远高于平均水平,自从跟裕太比赛过后不知道又成长了多少,就算是不二每次跟越前练习也总会有一种“要被追上”了的似有似无的压迫感。

 

“呼……可恶!”最终裕太以6:2落败也几乎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因为保护手臂的缘故裕太已经很少使用晴空抽击了,失去一个强有力的武器的他又遇到了进化版的越前,能拿到2分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呿,你还未够水准。”越前轻松的笑着,看来这场比赛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威胁,汗留的都不算多。

 

“裕太,今天打得很不错。”不二把毛巾递给弟弟,裕太有点儿别扭的拿过毛巾,胡乱的扔在头上揉了揉,显得有那么点儿不服气,“就算是这样还是惨败。”

 

“越前,毛巾。”不二同样微笑的把毛巾递给越前,越前顿了一下,嘟囔了一声谢也拿了过去。

 

“裕太的确进步很大。”不二说着,又把水递给两个小孩儿。

 

“不二学长不来打一场么?”越前看着矿泉水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什么拿了过去。显然跟裕太比赛还没有让他完全满足:“本来说好是前辈让我好好看看燕回闪的,今天正好有风,我把这面的场地让给你,也让我再见识一下白琼吧,怎么样,不二前辈?”

 

“喂!越前,你也太狂妄了吧!”

 

“恩,没关系,如果越前这么想的话。”不二一笑:“吃饭前还有一些时间。”不二宠溺的看着那个小小少年,拿起球拍走进了场地:“正好风也很不错。”

 

越前勾起了嘴角。

 

还是个好胜的孩子,对这种奇异的东西完全没有抵抗力呢。

 

不二脑子里一边想着,一边迅速的计算好了打出白琼最佳的球路。利用刚刚好的逆风,完美的白琼回击。

 

越前的动作顿了一下,显然就算知道,但是看到突然飘起的球也会吓一跳呢。

 

“诶?原来从这里看白琼回击是这个感觉啊。”越前勾起嘴角,若有所思。之后斗志昂扬的走到了接发球的地方,那表情仿佛在说“再来一球,我要试试看把它破解了。”不二如他所愿,在回球点刚刚好的地方又一次放出白琼。

 

越前快速上网,似乎试图在球飘起来之前回击回去。可惜白琼飘起的时间比他想象的还要早,几乎在往前就飞上了空中。

 

“诶,不赖嘛。”

 

越前的眼睛好像点亮了似的,斗志昂扬的准备再来一颗试试看。

 

站在场边的不二裕太愣愣的看着老哥和越前你来我往,突然间好像感觉到了自己的差距似的。

 

比起这两个人,自己好像跟他们是站在两个世界一样。这样的你来我往,原来曾经一度自己压制过的那个可怕到不行的一年级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长到这种可以与有天才之称的老哥分庭抗礼的地步了。而且好像不光是这样。

 

同不二生活了十几年的裕太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的哥哥似乎打的很开心,跟越前比赛仿佛是一种享受。而越前,也兴致昂扬的不断进攻着,眸子里的斗志彷如凝成了实体。

 

这种感觉,让哪怕就在球场边观看比赛的裕太都觉得,自己离这两个人的世界好像无限远。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