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BL·短篇·POT/FE】似是而非(微暗黑)

似是而非

 

Written by . 於亦

 

 

 

PART 1

 

学校里有个女生跳楼了。

 

这其实跟越前龙马没有什么关系,或者说如果不是那个女孩子正巧死在青春学院初中部和高中部唯一一条捷径上,向来淡漠的越前可能连这件事情都不会知道。

 

自从进入冬天,已经要毕业的越前就把部长之位让给了二年级的孩子。而且虽然除了英语和化学以外成绩一塌糊涂,但是作为青春学院初中男子网球部整整三年王牌,带领青学获得两次全国大赛冠军的中学网球界的风云人物,越前还是很轻松的拿到了青春学院的保送名额。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同班同学还在为升学哀嚎不已的时候,越前却被要求每天去高中网球部报道。

 

所以那个女孩子真是在哪里跳楼不好,偏偏死在那条没什么人走的小道上。要让龙马少爷每天浪费二十分钟的睡眠时间在两个校区奔波路途之上。

 

但也就如此而已了。

 

再无其他。

 

 

 

PART 2

 

“小不点,中川花的葬礼定在这周六了,你会去参加么?”菊丸前辈在部活结束的时候扑了过来。

 

“中川花是谁?”

 

其实越前还是很喜欢在高中部的日子的,毕竟高中部大多都是些熟悉又亲近的前辈,虽然河村前辈去接受了家传寿司,大石前辈选择了专心学习,乾前辈痴迷于化学去了,但是剩下的,手冢部长,菊丸前辈,还有桃前辈和海堂前辈还是让人心情愉快。

 

只要他们不要总是做出奇奇怪怪的事情。

 

就比如现在的菊丸前辈……

 

“诶?小不点你完全不记得中川花了么?就是在那面那个废弃的实验楼跳楼的女孩子啊。”菊丸瞪大了眼睛:“骗人的吧,不可能完全——”

 

话才说到一半的菊丸前辈突然住了口,然后身体扭曲起来,看起来怪异极了。

 

“菊丸前辈?没有事吧?”

 

然后菊丸前辈又恢复了正常,尴尬的打着哈哈:“啊……没有事情,怎么有事情呢,什么事情都没有。哈哈……哈哈哈哈……”

 

“那菊丸前辈刚刚说的什么中川花……”

 

“对了!突然想起来了,小不点今天不是还有很重要的课要上么?如果再不赶快一点可就要迟到了哟。”菊丸竖起一根食指,神气十足的摇了摇:“迟到可是不行的哟,如果因为迟到被留堂,让下午的训练误掉,手冢可是会很生气啊很生气。”

 

“啊!现在几点了!”

 

“嗯哼,还有10分钟敲上课铃哟。”

 

“菊丸前辈我先走了!”

 

 

 

 

PART 3

 

国文课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越前无聊的在桌前打着哈欠。冬天的东京应该是没有纽约的寒冷,但是来自太平洋的海风依旧冰凉入骨,连呼出的空气都隐隐可以看到白雾升腾。

 

周围的同学们因为要准备着升学,教室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所有人都以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聆听着讲台上老师的每一句话,只有越前一个人百无聊赖的,翻着那本厚厚的虽然已经快上完一个学期却依然完全没有印象的国文课本。

 

然后越前停下了动作。

 

国文课本上密密麻麻的标注着东西,包括一些重点词句的解释以及用不同的记号笔标注出来的考试重点。越前奇怪的把课本翻到扉页,书籍角落的确工工整整的写着越前龙马四个字。

 

所以这又是怎么回事?

 

越前疑惑的看着几乎一整本密密麻麻的笔记,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到底是谁?什么时候在自己的书上添了如此多的内容?而自己却一无所知?

 

头毫无征兆的剧痛起来,周围的声音——老师讲课的声音,周围人记笔记的沙沙声——都纷纷远去。

 

好……痛。

 

 

 

 

PART 4

 

“我要诅咒你们!我不好过也不会让任何人好过的!”

 

女孩厉声尖叫,清秀的脸庞瞬间拉成了狰狞的魔鬼,张牙舞爪,露出尖利的血淋淋的獠牙。

 

越前缓缓的张开眼睛,入目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和蓝色的隔帘。眨了眨眼睛,越前缓慢的坐了起来,思索了半天才确定这里大概就是校医院。

 

说起来,虽然从事的是运动这样的高风险活动,但是中学三年越前真的没进过校医院的大门。小伤队内就可以解决,如果到了解决不了的地步,那就只能尽快去医院了。所以能在校医院醒来还真是奇特的经历。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不知道校医院是不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对面的墙上洒满了夕阳的余晖,应该已经傍晚了,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越前掀开被子,跳下床来,以外的扫到了床头上居然还放着一个玻璃杯子,杯子里倒满了热水,上面还漂浮着徐徐的热气。

 

所以自己其实错怪了校医?

 

越前没边没界的想着,隔帘突然被拉开,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老师走了进来。

 

“越前君你醒了啊。”老师微微笑着,把玻璃镜片往上推了推:“高中部那面的手冢让我转告你,今天可以不用去了,早点回去休息。”

 

“恩。”越前微微点头。

 

“顺便问一句,越前君最近是不是身体有些不舒服?前段时间生过病么?如果可以的话,还是需要去医院定期复查一下的。不然会很让人担心的。”

 

“担心?”越前奇怪的重复着,脑子里闪现了前几天臭老头提到的那个奇奇怪怪的体检,疑问暂且按下,越前冷淡而礼貌的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您,我走了。”

 

 

 

 

PART 5

 

“呜啊!没有想到中川就这样死了!还选在了平安夜!”午餐时间,越前在学生餐厅被崛尾、胜雄和胜郎他们拦住了,被带到了一个桌子上吃饭。

 

崛尾还是如同一年级一样的大嗓门,也依旧如同一年级一样的浮夸。

 

“你们不知道,小学的时候中川就坐在我前面,梳着辫子,虽然辫子总在我的桌子上扫来扫去,但是还是会借我作业抄。那么可爱的一个女生,谁能想到她居然跳楼了,还在我们班上体育课的时候!太惨了,简直血肉模糊,你们说她为什么会跳楼呢。”

 

其他三个人都护着自己的食盘远离这个喷壶,那面胜雄还在抱怨:“崛尾,你不要太过分了!说实话这是你这个星期第七次这么说了,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过你认识中川?”

 

“难道你们没有人关心中川是今天出殡么!”崛尾一拍桌子:“说起来小坂田好像跟中川是一个班的,对了,你们最近有看到小坂田么?”

 

“说起来,最近真的没有见到过小坂田,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胜郎回答着,一抬头正好看到越前已经拿着食盘起身。

 

“喂!越前你已经吃完了么?”

 

“恩,你们慢用。”越前微微侧头,轻轻点了一下。

 

 

 

 

PART 6

 

周末的被臭老头拉去的体检真是太奇怪了,说是体检却进了CT机里面,虽然也有心肺之类的例行检查,但总觉得怪怪的。

 

就算是再没有常识,大概也知晓那种CT机才不会是什么例行体检的项目吧。而且说起来,最近周围的大家也怪怪的,不过是死了一个人而已,但是好像每一个人都在张口闭口的说着中川这个名字。

 

越前坐在新干线里发着呆,突然觉的有什么东西打在了头上。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纸团。

 

什么啊。

 

越前疑惑的揉了揉头顶,环视着新干线。这个点钟新干线里几乎没什么人,这个纸条是从哪里掉下来的?

 

思考无果,最终越前只能无奈的又揉了揉头顶,把视线挪到了窗外。

 

然后……

 

又一次被砸了,地上还是只有一团孤零零的纸团。

 

越前微微瞪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不自觉的弯腰把纸团捡了起来,展开,一行熟悉的字迹愀然跃入眼中。

 

“龙马君,坐错车了哟。”

 

诶——?

 

 

 

 

PART 7

 

爬满藤花的矮墙中间有一条曲折的小径,旁边就是曾经高中部的实验楼,后来让给了初中部,再后来连初中部都弃用了,变成了只有试胆大会才会被学生们记忆起来的建筑。

 

体育器材室就在不远的地方,因为连年体育器材的增加,不太常用的一些体育器材被堆放在了这面的器材室里。

 

这是一条很安静的地方,安静到有些阴森。

 

“为什么不理我!我又这么讨厌么!你到底讨厌我哪里!”

 

“头发太长,个子太矮,太吵,总之哪里都讨厌。”

 

“喀嚓——”

 

“小不点!真服了你了,在这里也可以睡着!”越前猛然睁开眼睛,就看见菊丸前辈扑过来:“今天怎么这么早?”

 

“英语小考,很无聊,提前过来了。”越前习惯性的拉帽子:“前辈们下课了么?”

 

“对啊对啊。”菊丸一个劲儿的点头:“来来来,小不点来练习吧。”

 

“私自打比赛部长会生气的。”

 

越前回答着,一边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网球包,随手摸出了一瓶PONTA。拉开来灌进喉咙里提神。

 

“小不点还是一如既往喜欢PONTA啊。”菊丸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小不点这些年饮料费到底花掉了多少呀。”

 

“我也不知道。”越前微微一顿,突然有点儿疑惑的说道,“我好像……好久没买过PONTA了……”

 

“诶?难道小不点的饮料还是变出来的?”菊丸嘻嘻哈哈的扑过去翻疼越前的球包:“那也变给菊丸大人一个吧!诶?小不点你包里居然还有牛奶啊。哈哈哈,你可真听乾的话。”

 

“我没有买过牛奶啊……”

 

“小不点别骗人了,分明是今天的生产日期啊。”

 

越前眨眨眼,又眨眨眼。

 

 

 

PART 8

 

国文课本上多了一种颜色的标记,标记的人很细心的在最后写上了“这次考试重点”的字样。

 

是错觉么,分明跟之前那团神秘的纸团同样的字迹,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越前无聊的把国文书翻得沙沙作响,听到后桌的崛尾在抱怨:“越前,我知道你成绩很好,但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炫耀!天知道为什么国文你不听课还总能考那么高,但是拜托我们还要准备考试!”

 

国文高分?

 

崛尾是在说自己么?

 

越前瞪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崛尾,崛尾却依然在奋笔疾书。

 

“啊,是樱乃!来找龙马君么?”胜雄的声音传来,越前向门外看去,只见龙崎樱乃,胜雄还有胜郎正好站在门口。于是决定把那个奇怪的关于国文的问题扔到一旁,起身走出了教室。

 

“有什么事么。”

 

“我和胜雄没什么事啦。”胜郎尴尬的笑着,“只是刚刚网球部的井上跑来诉苦,想着龙马君能不能偶尔回去看看。倒是樱乃很少见啊,来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越前把视线投向了女孩儿,女孩儿一如一年级时候一样的手足无措。

 

“那个……我想请求龙马君……恩,能不能去看望一下,朋香。那个,朋香已经休学好久了!龙马君请你务必去看望一下她吧!”

 

“朋香出什么事了么?”

 

“她已经住院很久了,就算她有什么错也已经够了!龙马君,请你去看望一下她,鼓励她让她早日回来吧!”

 

这是什么……跟什么?

 

越前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

 

 

 

 

PART 9

 

寒假到了,但是网球部的训练并没有停止。

 

整理网球袋的时候,又发现了一瓶今天生产的牛奶。

 

越前仰面躺在床上,对着那瓶牛奶发着呆。突然被什么东西咯到了手臂。

 

在床和墙壁的间隙里塞着一盘录像带,只有一个尖儿露在外面。越前把录像带拿了出来,只见上面写着一行潦草的字:给越前君。

 

这是什么时候的录像带?

 

越前疑惑的看着,起身把长年插在电视机上的游戏连线拔了下来,换上了录像机的连线,把那盒磁带塞了进去。

 

几秒钟黑色的带着花点的嘈杂声之后,画面终于显露了出来。很阴暗,看不太清东西,只听到小坂田的熟悉又夸张的声音说道:“这是给你的教训,你有什么理由纠缠着龙马少爷!”

 

还有几个女孩子纷纷应和:“是啊是啊,赶快离龙马少爷远一点儿吧!”

 

“你这个丑八怪!”

 

画面慢慢清晰的起来,一个头发极短的女孩子赤裸着身子蜷缩成一团,尖叫着:“我才不是纠缠他!我喜欢他,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但是龙马少爷可是一点都看不上你哦。是谁每天腆着脸跑去高中部打扰的不让龙马少爷训练的,好像自己很无辜的样子喔。”

 

“你们一个个不是也很想这么做么,只是没有勇气去向龙马表白而已!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

 

“叫的真亲热呢,龙马少爷允许你这么说了么?而且我们可没有打扰到龙马少爷的训练。”

 

“是啊,要不是不二前辈提醒,我们还发现不了你居然能做出这么下贱的事情呢。真是让我们后援会的成员觉得脸上无光。”

 

“不二前辈?不二周助?”短发的女孩儿尖声尖叫起来:“他就是一个恶心的骗子,他欺骗了你们!他是故意利用你们的!他——”

 

“住嘴!”小坂田的声音又一次传了出来:“不许你说不二前辈的坏话,到了现在你还想狡辩!”

 

“朋香,看来她还需要一些教训呢。不要犹豫啦,对待这种贱人就要下点儿手段。”

 

“恩,好吧,就这么做吧。藤原,给她点教训吧。”

 

“呵呵,好啊。”

 

画面里出现了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儿的背影,举起一件衣服,擦亮了打火机,把火焰凑了过去。

 

“不!你们不能这样!”短发女孩儿想要冲上来,阴影中好像又有两个女孩儿把那个女孩子拉住了,短发女孩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藤原烧掉了运动衫,还有运动裤,以及内衣……

 

“不,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看起来真可怜呢。”有女孩子轻笑的声音:“连内裤都没有了,这下制服都没办法穿了吧,呐,好心借你一件哟。”一个女孩儿还专门在镜头前展示了一下一件性感的内衣,然后扔在了短发女孩儿脸上:“要不要穿可是随便你了。不过中川你最好赶快,体育课快开始了,我们都很赶时间呢。”

 

被叫做中川的女孩儿呜咽的跪坐在中央,最终把那身内衣拿了起来。周围的女孩儿们兴奋的笑着 ,还有几个不断按下相机的快门。

 

“不要再纠缠龙马少爷了哟,这只是个警告。如果你再不听的话,我们可就不保证这盘带子会去哪里啦。”

 

“放心,我们也会翻录一份给你留作纪念的,呵呵。”

 

画面和声音戛然而止了,电视机前的越前却蜷缩成一团。

 

 

 

 

PART 10

 

急救车在半夜开进了越前宅。

 

越前作了一个很不踏实的梦,梦中鬼影幢幢,如同穿着黑色衣袍的怪物,环绕左右。每一个黑影最后都变成了一张狰狞的女孩的脸,短发凌乱,颓然的瞪着空洞的眼睛,嘴巴裂开到耳畔,仿佛可以发出咯咯的怪异笑声。

 

“我诅咒你们!”

 

“你们是不被允许的”

 

“我恨你们,凶手!”

 

越前颓然的奔跑,却被这团黑影越拉越深,仿佛要被这灭顶的愤怒和怨恨淹没。

 

然后……

 

有一屡阳光照射下来,分开了那些黑色的狰狞,仿佛劈开了一条通路一样。越前听到有人在耳畔低语。

 

“龙马 ,我们的爱不是用来对抗任何人的,所有的爱都是美好的,装点这个世界的,就算别人不能理解,我们也不会给别人带来任何灾难。你没有任何的错,我希望你能够理解。赶快回来吧,龙马。”

 

前辈又在说……奇奇怪怪的话了。

 

 

 

 

PART 11

 

睁开了眼睛,又是白色的天花板,蓝色的隔帘。最近自己似乎是把14年来没进过医院的次数全部补全了吧。

 

全身的骨头仿佛拆开了,又揉碎了似的。好像刚刚打完一场5个小时的比赛,根本没有睡醒的舒畅。

 

床头摆放着一些水果和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好奇怪,居然会有这么多的慰问品。自己睡了……很久么?

 

看看墙上的日历,什么嘛,明天就是三月了么。还真是……好久呢。

 

翻看着慰问品上面的卡片,有桃子前辈的,菊丸前辈的,海堂前辈的,甚至大石前辈还送来了东西。直到在桌子的最边缘,越前看到了一小盆仙人球,头上顶着一朵淡黄色的娇嫩小花。

 

好奇特的礼物。

 

越前把卡片取了下来,上面又是那个熟悉的字迹,这次只有一行。

 

“龙马,赶快回来吧。”

 

 

 

 

PART 12

 

放假的学校冷清异常,越前紧了紧身上的棉衣,觉得一会儿菜菜子姐姐回来以后大概会生气吧。

 

在床上睡了那么多天的人,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从医院溜了出来。

 

但是他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那条林荫小道上面的隔离网其实早就撤掉了,但是越前却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爬满藤蔓的矮墙跟记忆里一模一样,虽然因为冬天的缘故那些葱绿都变成了枯黄。旁边的废弃的实验楼仿佛比记忆力的更加阴森可怖。往前走了走,越前慢慢的停住了脚步。前面不远处的石板显然是新弄上去的,不过就算没有这些微的差别,越前也凭借本能的停下了脚步。

 

原来是这样。

 

……都想起来了。

 

那天是平安夜,越前的生日,班里正好有体育课。

 

就在他和崛尾还有班里的另一个男生在旧器材室门口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的女孩子的尖叫。三个人抬头,正好看到中川花掉落在地上。

 

他们三个跑过来,就看到中川花躺在前面那个位子,嘴里,鼻子里有潺潺的血液涌了出来,琥珀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们那个方向,却已经没有了神采。

 

但是就算那样,越前仿佛也能从那双眼睛里看到女孩子怨毒的话语。

 

“我不会原谅你们俩的!”

 

前一天女孩子在这条越前必经的小路上拦住越前的时候,是这么说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塞给了越前一盒黑色的录像带。

 

“当作临别礼物吧。”

 

之后老师来了。

 

之后他们三个被带去做了基本的询问记录。

 

之后越前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了一个星期。

 

 

 

 

PART 13

 

越前张开了眼睛,那个女孩子的尸体,那些蜿蜒的血迹仿佛还躺在眼前。但是又能怎么样呢。他不能自私的说这跟自己毫无关联,但是就算有关联又能怎么样呢。

 

他只是还没来得及制止,一个女孩子已经做好的决定。

 

或者说,他错在没有更早一点儿找到好办法让女孩放弃。

 

但是已经够了,生活和时间依然要抛下那些离去的人,继续前行。而有一些其他的人,在前路上,还在等待着你。

 

不可能裹足不前,如此而已。

 

石板上出现了一个影子,越前微微抬头,看向对面那个人。

 

“不二前辈。”

 

越前慢慢露出了一个微笑,精准的吐露出对面那个人的姓名。

 

对面那个人明显一颤,熟悉的笑容又出现在了眉眼间。

 

“龙马,你终于回来了。”

 

龙马慢慢走上前去,踩在那块新铺的石板上面,给了面前人一个拥抱:“我终于想通了,还好不算晚。”

 

“没关系,就算再晚,我也会一直等到龙马回来为止的。”

 

“恩,所以我回来了。”




—FIN—

评论 ( 3 )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