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BL/长篇/POT/FEF】琉璃年华Ⅰ·Chapter5~Chpater 6

-Chapter 5-

 

 

 

被不二捉弄之后的越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走出了对桃城的担心,或者是因为单纯的要报复这个“可恶的前辈”,背后灵越前再度现身,不二又能感觉到那无时无刻不尾随的灼热的视线了。

 

这可真是痛并快乐着啊。

 

真是锲而不舍,那种来一场的眼神让不二完全没办法无视掉。最后不二只能举白旗投降。谁让人家是归国子女呢?又是粉嫩嫩的新生,需要爱护的后辈,作为学长的话,总得多多担待,多多迁就吧。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美好而难得的一个星期日不二和越前会出现在大街上闲逛。

 

“不二前辈,其实你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去穿网线吧。”越前有点不开心的抱怨着,一大早就跟着不二出来了,本以为可以好好的比一场,却被不二拉去了穿网线的地方,之后把球拍交付给店长,就跑来压马路,放在谁身上都开心不起来。

 

“越前不是想要一起来练习么?”不二好笑的看着就算整张脸埋在帽檐下也依然遮不住满身怨气的小小少年,有一种想上去把他的帽子扣下来的冲动:“这是基本礼貌哟,如果要提这种要求的话,也偶尔需要付出一点报酬嘛。况且球拍网线正好松了呢。”

 

“不二前辈应该不止一个球拍吧。”越前忍不住吐槽。

 

“但是我原本计划就是今天要先来弄网线呢,是越前很坚决地要跟来一起训练吧。”不二点点下巴,做出无奈的样子。果然小孩子又开始怒目而视了。

 

“前辈果然是想要借着上次一点点优势永远的假装自己赢了,实在太狡猾了。”越前又开始怨念了,不二实在是哭笑不得:“其实那场练习赛只是练习而已,就算是中途打断也没什么吧,越前也没有输掉,为什么一定要那么在意呢。”

 

“怎么可能不在意!”越前瞪着那双大眼睛:“比赛比到一半的时候叫停,前辈难道不会觉得很难受,脑子里不断的在想根本就没办法好好睡觉么!”

 

“呵——”不二忍不住笑出声来,手指抹去笑的挤出来的一点儿眼泪:“原来这些天越前一直寝食难安啊,真是辛苦了呢。”

 

越前觉得自己又被这个狡猾的前辈应付了,而且又是这种哄小孩的口气,眼前这个人根本没把自己当成一回事儿!

 

“不二前辈,你难道根本不在意那场比赛么!”

 

“当然不会。跟越前比赛很开心啊,当时没有打完真是相当遗憾呢。不过不像越前你那么计较成绩而已。”

 

“那是因为中断的时候前辈领先!哼,我下一次、不,我等一下一定会把前辈打败的。”

 

“是么?真是有精神呢,越前,那可真可惜呢,上一次越前也只领教了棕熊落网吧,因为天气的原因,越前也没有看到真正的燕回闪,还有我的最后一重回击。越前要先把我的三重回击逼出来才能说这种话哟。”不二终于做了一直以来就想做的动作,拉着越前的帽檐把整个帽子扣了下去,彻底遮住了小孩子那张脸:“况且——我有说今天要跟你打比赛么。”

 

“!”越前抬起头,怒视着不二:“前辈你又骗我!你明明说要一起来练习的!”

 

“啊……我只是说练习啊,越前误会了么?只是切磋而已,不记成绩,单纯的连连技术而已。况且,我也想把我的绝招在比赛中用出来呢,提前知道了就没有新鲜感了不是么?”

 

“新鲜感?又是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前辈总不可能一直不用吧,想出来的招式总会让人看到的。”

 

“恩,我也需要对越前留一点神秘感呢,一下子就把底牌亮出来以后不就没有意思了么?而且越前可以试试看能不能突破我的燕回闪,我也想稍微……改良一下棕熊落网呢。多谢越前君上次发现的弱点。”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天桥上,他们也没再往下走,靠在天桥的栏杆旁随便的聊了起来。

 

“狡猾的前辈。”越前扫了一眼不二,撇了一下嘴:“校内排位赛总要遇到前辈的,到时候前辈就不能这样躲躲藏藏下去了。我肯定会彻彻底底的把前辈打败,之后我会打败部长,还有……”越前没有说下去,眼神向天桥下的车水马龙望去,眼里充盈着坚毅。

 

“越前好像很在乎手冢呢,跟手冢的比赛很激烈?”

 

“大概吧……”越前的表情有点儿迷茫,然后突然警醒起来:“前辈怎么知道我和部长比赛……”

 

“啊,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那天你跟手冢还有大石都不在,就大概猜到是有什么事情了。毕竟手冢和大石都不是会无缘无故的翘掉练习的人,两个人一起缺席肯定就是有什么跟网球部有关的事情了。况且……”不二看了越前一眼:“从那之后越前的球风变了很多呢,怎么说呢,感觉就是不太一样了,或者说有了突破。”说道这里,不二敏锐的察觉到自己心里一闪而过的一点儿不快,是因为什么,却说不太清,这种感觉一闪而过,却又莫名其妙。他顿了顿,接着说道:“真像手冢会做的事情呢,看起来手冢对你的期望很大。”

 

越前不自然的拉了一下帽檐:“部长很强。”顿了顿,又继续说道:“除了臭老头,我还没那样惨败过。”

 

不二迟疑了一下,下一秒依然遵循了自己心里的声音,把这个小孩儿帽子摘了下来。果然不出所料,帽子下的孩子眉头皱了起来,那是一种很认真的烦恼,跟平时被自己气的恼羞成怒不同,不二说不明白那一刹那自己的心情到底是什么,只是觉得很不舒服。

 

“不二前辈,你干什么啊。”

 

越前不满的抱怨着,想要去拿回自己的帽子。不二也从刚刚心里闪过的那一丝不快中回过神来,笑眯眯的把帽子移到另一个手上,高高的举起,用16个厘米的身高差光明正大的欺负这个小后辈。

 

“不二前辈!”越前跳了几次却依然差帽子几个厘米的距离,于是他完全没有辜负不二的期待——彻底炸毛了:“你怎么跟英二前辈一样!”

 

“好啦,不逗你玩了。”不二把帽子又扣回了越前头上,顺便捏捏越前又微微鼓起的腮帮子:“我只是想告诉越前一件事情,你看,越前现在连我手里的帽子都抢不过去呢。”

 

“前辈就会扯着我的身高不放,我总有一天——痛!”

 

越前剩下的话没说出来,因为不二很不客气的敲了敲越前的脑袋,并且把手里的帽子虚扣到了越前头上:“我是说,越前现在这么小小的就已经可以把网球打得这么好已经很了不起了,力量以及身体素质是会随着身体的增长而增长的,而且你还有很长时间去积累经验。不用那么在意,随着时间推移,越前总有一天可以比手冢更厉害的。”

 

越前愣愣的看着不二,过了一会儿轻轻一笑,把头上的帽子带好:“那是肯定的,我不光要打败部长,总有一天还要把臭老头狠狠地踩在脚底下。前辈还未够水准呢。”

 

真不错,那个不可一世的小小少年又回来了。不过就算这样也不能原谅——

 

“越前在说谁未够水准?你想赢我还早着呢。”

 

“啊——不二前辈,痛!”





-Chapter6-

 

 

 

那天最终没有如越前所愿把那场没打完的比赛结束掉,其实就算把那场比赛打完也没什么,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二总觉得心底里有一个声音让自己不断的把这个小孩儿逗弄来去,就是不能如他所愿的结束那场未完的较量。

 

结果两个人真的就像之前不二说的那样相互切磋,倒也还算尽兴。上一次越前在一次次的被棕熊落网回击时通过擦网球巧妙的让不二错过了最佳的接球点,使得不二的棕熊落网回到了界外。这一次两个人的位子彻底的颠倒过来。成了不二一次次尝试着修改棕熊落网在这种特殊情况下的旋转角度,力度,虽然最后不能打出最完美的棕熊落网,球最后还是勉强能回落到界内了。

 

“真是怪物。”那个时候越前嘟囔着:“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完成这种东西。”

 

“越前不也一样么?只不过两个星期而已,速度和力量可以提升这么多。要不是曾经跟越前打过,我都不敢相信呢。”不二是这么回答的。

 

结果小孩儿果然不爽的转头走人——在训练中不二也展示过几次燕回闪,但是次数少到越前根本没来得想办法把这招破解掉,自然脸色不是一般的臭。

 

此时正是网球部下午的训练时间,不二远远的隔着护网观察着对面那个场地正在进行练习的小小少年。

 

真是怪物一样的成长速度,让他们这些被称为极富天赋的前辈们都忍不住要深深地汗颜。但是……不二目光略略偏移,投在了抱胸站在场边观察的手冢身上,应该不是错觉,总觉得手冢在或有意或无意的压迫着越前,提供着一切条件逼迫那个孩子更快的成长。

 

就算是这次全国大赛强手如云,已经基本成熟的三年级球员也足够应付到等待这些后辈们慢慢成熟起来的地步。

 

手冢他……

 

不二在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脸上的微笑淡了许多,困扰也萦绕在了脸上。

 

“不二,该你了。”乾抚了抚方框眼睛,遮住了因为刚刚观察到不错资料而眼里一闪而过的精光,督促不二上前做反射训练。

 

“啊。”不二回过神来,脸上的笑容又回来了:“今天如果没达到标准需要喝蔬菜汁么?很想尝尝乾你昨天做的那个东西呢。”

 

乾把眼睛往上托了托,决定无视不二这句话。

 

==============================

 

关东大赛第一场,就是跟冰帝的生死战。

 

只能说运气极其不好,冰帝是关东地区的一大强敌,全国水平的球队。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点沉重,青学今年是最强阵容,全国大赛的梦想怎么可能止步在关东赛第一轮?不过最不爽的大概要算越前了,这一场当作替补的他早早的就跑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喝汽水去了。

 

“我们不能冒险让越前对上桦地,桦地是力量型的选手,对于小个子的越前来说太吃力了。”乾推着眼镜解释着:“大概在青学能跟桦地的力量一拼的也就是桃城和河村了。”

 

“第二单打……”

 

“越前还不够成熟。”手冢面容坚定:“这场比赛就算是对阵冰帝,我们也一定要赢。”

 

一定要赢。

 

不二看着自己的手,全国大赛,这好像是从大和部长开始就是青学的掌舵人以及全员的唯一的目标。可能桃城和海堂都无法完全的理解,他们这些三年级的学生从一年级捡球开始,那种铭记于心的目标有多么的强烈。

 

全国第一。手冢肯定也迫不及待了吧,今年的青学比任何一年都要强,而他们也只有这最后一次的机会可以去争夺那个名额。

 

“不二,偶尔也可以稍微认真一点了。”路过手冢的时候听到手冢这么说,不二微微一笑,看来自己也不让人放心呢。

 

顺着林荫小道,果然在一个墙壁练习场找到了越前。这小孩儿正在生闷气,拿着网球拍对着墙壁进行着练习。越前的控球能力非常好,每一次球都落点都在同一个地方,不一会儿那个地方就被弄上了一个黑乎乎的印记。

 

“怎么了。”大概是注意到了不二,当球再次弹回来的时候越前没有再击出去,反而用球拍把球接住,颠着球玩。

 

“没什么,就是路过的时候听到声音过来看看而已。”不二观察着这个孩子的神色,揣摩着越前似乎也没有那么的生气:“比赛快开始了,不想去看么?”

 

“无所谓,反正都是一样的无聊。”越前说着,用球拍把球高高的颠起,然后伸出右手把落下来的球抓住:“倒是前辈不回去可以么?”

 

“冰帝可是全国水平的球队,强手如云,就算是光以欣赏角度来说也会是很精彩的比赛。”

 

“那又怎么样,反正又不能上场,就算再精彩也不会达到世界级的水准。”越前悻悻的把网球塞进了口袋里,虽然嘴上这么不乐意的嘟囔着,但是行动上看还是决定回去看比赛了。

 

“恩,如果真的那么无聊的话,今天比赛结束以后越前想一起去打几颗球么?”不二心里一软,没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

 

“前辈说的是真的?”本来霜打了似的小孩儿立刻精神了起来,简直就像是闻到鱼肉味道的猫儿。让本来还有点儿懊恼这脱口而出的许诺的不二只能苦笑连连。

 

“当然是真的,不过事先说好了哟。”不二只能略微挽回一下:“只是练习而已,陪越前打比赛一不小心就会糟糕了呢,我可不敢打完一场比赛以后再跟着越前打一局。”

 

“哼,只要不二前辈不要小气的连燕回闪都不让我看。”越前又盯着不二看了几眼,才微微低头压了一下帽子:“我今天就要把燕回闪也破了。”

 

“好好,那我等着越前帮我发现燕回闪的弱点。”不二也不以为意:“走吧,比赛快开始了,再不回去他们就要出来找人了呢。况且我也略微有点担心英二和桃城的双打呢,英二太有个性了,三年来几乎没跟别人搭档过,这次突然换成和桃城搭档,况且冰帝那面又是不可小觑的强敌,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呢。”

 

“呿,桃前辈和菊丸前辈还差得远呢。”

 

“恩……要是这么说起来,在双打上面越前不是差的更远么?”

 

“……不二前辈!”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