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BL/长篇/POT/FEF】琉璃年华Ⅰ·Chapter3~Chapter4

-Chapter 3-

 

 

 

 

不二没想到,就因为这么一句无意的话,居然多了一条甩也甩不掉的尾巴。冷不丁的一转头就能看到那双金色的眼睛,充满斗志的看过来,无声的组成一句话——前辈,你什么时候遵守你的诺言?

 

每当这种时候不二都不由得觉得背后一凉。

 

就算再觉得这个后辈有趣可爱,能勾起不二不多的斗志,但是不二天生就不是好战分子,这种被时时刻刻惦记着来打一场吧的感觉实在是让不二这个做学长的有那么一点儿……汗颜。

 

虽然在都大会上获得了冠军,但是因为马上就要进行关东大赛,训练日程排得异常的紧,不二也不想在这种时候出岔子,特别是还涉及到青学另一个实力强劲的小球员。如果因为私斗出什么问题的话,龙崎教练会头疼死吧。

 

越前似乎也察觉到了不二无声的拒绝,眼神从最开始的斗志昂扬慢慢的变得不满起来,连平时打招呼都气鼓鼓的样子。难道他跟亚久津打的那场还没把比赛欲宣泄够?不二只能无奈的笑。

 

今天训练的间隙不二去洗水池洗脸,回去的路上还没到网球场就发现网球场里一片混乱。球场里似乎还有一个不是网球部的学生,看起来不像是青学的。

 

来侦查的?

 

那这位侦查的学生可真是有强大的破坏力啊,居然把整个网球场弄得人仰马翻。不二远远的看到手冢那张越来越黑的脸,非常明智的决定在附近转一圈再回去。虽然那个能把整个网球部弄成这个样子的学生看起来十分有趣,而且不二的一大乐趣就是看到别人遭殃,但是就算品味再奇特的天才也没那个兴趣自己往枪口上撞枪口。

 

“喂喂,赶快过来,那面有很热闹的事情。”

 

“什么什么?”

 

“篮球部的人正在跟一个奇怪的一年级打赌比罚球!”

 

奇怪的一年级?

 

不二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自家后辈,恩,这一届有趣的一年级有这么多么?这么想着不二信步跟在这些人后面,向事情的发生地走去。

 

没想到还真是那个嚣张到不行的小孩儿啊。越前龙马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裤子,拿着扫帚在跟一个强壮的二年级学生比赛罚球。真是胡闹,不过也只有把网球打得已经融入血骨的越前才能这样无所谓的随便找个东西就当网球拍用吧?

 

之前那个网线都松的要断掉的不知道哪位学长遗留在休息室的旧网球拍也就算了,这次可是扫帚啊。这种东西也可以当作网球拍使用,而且完全没有障碍么?分明击球力度,旋转之类的处理完全不一样啊。当然最关键的是……这小孩儿到底是把比赛技巧融会贯通到了什么地步?那种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给对手施加心理压力的做法,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二还是不得不说,这个二年级的学生真是被自家嚣张的一年级欺负惨了呢。

 

阿拉,希望不会引起社团矛盾啊。如果篮球部的真的都炸毛了,难道他们网球部的球员都要拿着网球拍跟篮球部比射篮么?也有一点儿太欺负人了呢,不过这么一说好像还蛮有趣的样子。不二脑补了一下那个场面,忍不住笑意加深。

 

不二在这面脑补着的时候,那面的二年级终于忍受不了强大的心理压力,有了失误。越前非常悠闲的向后走去,离篮筐的距离越来越远,但是却是网球场的距离。

 

“喂,越前!你需要这个吧!”

 

没想到桃城居然也在场,从台阶上扔下了一个网球拍。越前抬手抓住,露出了一个笑容,对着上面的桃城喊道:“Thank you,桃前辈。”有球拍在手,这场比赛对越前来说完全就是一场闹剧,几乎不用看都知道他肯定能把球射进篮筐里。

 

但是不二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点儿不高兴起来。在网球部里桃城和越前的关系最好,经常能看到桃城拉着越前放学以后去吃东西或者做别的,两个人在一起也能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就跟很好的朋友一样。而他们这些三年级的前辈却被这个后辈当作门神一样供着,不对,大概也只有实力被这个骄傲的小孩儿认可了的他和手冢被这个小孩儿当门神供着吧。

 

哎,只是高了两个年级而已,没必要把他们看成只能练习打网球的陪练吧。

 

不二周助很悲剧的真相了。

 

“不二前辈,你在这里干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决完麻烦的越前路过不二身边,周围看热闹的人也已经悉数散去,越前一眼就看到了还穿着正选队服的不二。

 

“啊,球场有点儿麻烦,就随便走走。没想到看到一场很精彩的较量。”

 

“呿,他还未够水准。”小孩儿有点儿尴尬的揉揉头发,大概是想要压帽檐,但是这个时候却没有带着帽子:“网球场出什么事了。”

 

“恩,好像有外校的学生来侦查结果弄得乱七八糟了呢。”不二微微一笑:“看到手冢在生气,所以就溜出来了。大概其他人现在正在罚跑吧。”

 

“不二前辈真狡猾。”小孩子嘟囔着。

 

“喂!越前!你跑那么快干什么!”跟越前一个班的同样是网球部新生的崛尾追了上来,来到跟前才一个急刹车:“啊,是不二前辈,不二前辈不训练么?”

 

“恩,偶尔可以偷一下懒。”回答了崛尾的问题,扭头又看向了越前:“打扫完了么?”

 

“有前辈帮忙啊。”越前狡猾一笑:“说起来,不二前辈,既然现在球场那面那么乱,大概也没办法练习。要不要来一球?”

 

金色的眸子里某种可以称之为斗志的东西又燃烧了起来,不二一愣,全身也兴奋了起来。好像身体已经记住了那场酣畅淋漓的比赛,只要被这双金色的眸子随便扫一眼平时冷静的心也会颤抖起来叫嚣着重温曾经的一切。无奈的扶额,这小孩儿真是个祸害。

 

不过如果随便就被这个还未够水准的小孩儿牵着鼻子走,不二周助就不是素有天才之名的那个少年了。

 

“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被手冢发现训练时间偷逃训练跑去私自打比赛可是会很糟糕呢。搞不好不光会被罚跑,乾说不定也会掺和一下呢。说起来,昨天化学课结束以后有整理实验台,看到乾过来借用教室,不知道在调试什么东西……”

 

“!”

 

不二发誓自己绝对没有看错,越前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表情非常可爱的呆了一下,然后强作镇静的皱起了眉头。某个恶趣味的学长满足了,又有点儿不好意思欺负小朋友了。

 

“不过说起来快到校内排位赛了呢,不知道会不会跟越前排在一组。嘛,如果有机会的话倒时候也可以正式的再比比看。”

 

“哼,前辈就会这样狡猾的躲开。”

 

不二只是好脾气的看着这个小小的少年,嘴角的弧度又弯了弯。


 





-Chapter 4-



结果总是让人失望的,校内排位赛不二跟越前不在一个赛区。当然,两个人的运气也不错,都不在所谓的死亡之组。

不过就算这两个人分在了死亡之组,比较倒霉的也应该是别人就是了……

不过还好,能跟其他的正选前辈比赛极大的缓解了越前的不满。越前是个对比赛很认真的孩子,虽然有时候会不知道出于本能还是习惯的做出一些挑衅的事情(例如用右手打比赛),但是总体来说,哪怕对手是比手冢或者不二这种让越前非常感兴趣的选手差一点儿实力的人,越前也依然能够认真对待并且酣畅淋漓的比赛。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自己大概会被那个小孩儿瞪死吧。不二无奈的苦笑,就在刚刚越前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还在不满意的嘟囔着:“哼,前辈太狡猾了。”

话说回来,这次的排位赛名单不知道手冢是怎么想的,居然把桃城,乾和他自己排在了一个组里。青学网球部的排位赛虽然是青学的名产,保障青学可以作为东京都网球名校实力的一样武器,但是其实这种排位赛并不是完全公平的。特别在这种有一批实力相近的人在争夺极少的几个名额的时候,分组就尤为重要了。有时候为了保护一些团队赛特别需要的人,也不得不在排位赛的分组上做文章。

——比如菊丸和大石,如果菊丸和大石中的一个放在死亡之组,很有可能会出现黄金搭档其中的一个离开正选名录。而为了团体战,这是绝对不可以的事情。再说手冢这次的安排,几乎是让乾和桃城在争夺最后一个正选名额,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不二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这种乱七八糟要考虑的事情真是麻烦,身为部长不光要保障自己本身的实力,还得关心到每一个部员的成长,做出最合适的安排,真是让人头皮发麻啊。难怪手冢比起一年级来越发的面瘫了,用脑过度未老先衰了吧……

“不二,你在干什么啊?”菊丸笑嘻嘻的从旁边走过,球拍在手上耍的如虎生风:“菊丸大人今天可是不会留情的,决一胜负吧!”

“呵,那就请多多指教了,英二。”不二微微一笑,拿好球拍跟在菊丸后面向球场走去。

================================

排位赛的结果在预料之中。

乾的数据网球虽然让人不舒服,但是不得不承认的确厉害。特别是乾并不是单单倚仗数据的选手,上一次的落选给了乾极大的刺激,体能和技巧都做了着重训练,乾能重新回到正选的队伍并不让人吃惊。

所以接下来的就是桃城的落选。

至于其他唯二的意外大概就是乾居然能把手冢逼到那个地步以及桃城的突然失踪。

不二远远的注视着手冢,手冢在跟乾比赛时候的不对劲让他想起了一年级他跟手冢的那场比赛。当时胜利的时候也是这种奇奇怪怪的感觉,后来才知道手冢那是手臂受了伤。而这一次……难道之前的伤势并没有完全好转?可是大石明明说已经痊愈了,不然龙崎教练也不会安排手冢出战……

至于桃城……二年级还太年轻啊,就这么不声不响的不再来参加社团活动了,不少人都很担心呢。嘛,不过这样的磨砺对他来说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

大概桃城不来部里活动的唯一好处就是越前小朋友不再那么使劲儿的粘人了呢。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但是越前其实还是蛮在意的吧?终于不用每天被背后灵盯的不二松口气的同时,心里却有一点点不太舒服。

刚一想到那个小孩儿,就在对面的天台上看到他的身影一闪而过。难道是错觉?不二犹豫了一下,下一秒还是的决定去那面的天台看看再说。


爬上天台,那个墨绿色头发的孩子果然爬在天台边缘。不二露出了更加愉快的笑容,向那孩子走过去:“没想到越前午休的时候喜欢这种地方。”

“不二前辈?”越前有点儿惊讶的看着不二,然后又无所谓的扭开头:“没什么 ,这里很安静。”

“是么。”不二笑着坐在了越前旁边,顺着越前刚刚的目光看过去,那里正好是学校里的小湖,失踪了好几天的桃城居然正在小湖旁边走来走去:“那是……桃城?没想到居然躲到这种地方了,难怪大石去找过桃城好几次都扑了个空。”

“自从排位赛以来,桃前辈每天中午都跑到那里去。”越前的声音有一点闷闷的:“还有,听说桃前辈每天一放学都跑去街头网球场。”

“看来越前很关心桃城呢,果然越前跟桃城的关系很不错。”

“呿,他还……差得远呢。”越前别扭的把视线移开:“他总会想明白的,该回来的时候就会回来,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只是跑到这里来午睡无意间看到他而已。”

“恩……”不二看着越前那副别扭的表情,越看越觉得好玩:“不管怎么说,越前还是很关心桃城啊,没想到越前根本不像是平时那副不在乎的样子,反而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呢。”

“不二前辈!你不要乱说话好不好!”越前气恼的盯着不二,腮帮子又鼓了起来:“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再怎么说我也已经是国中生了,只比前辈小不到两岁而已!”

“啊,是这样么?可是看越前的样子,还是很容易让人想到小学生呢。明明是个小孩子的模样,个子也小小的,也难怪英二会忍不住抱来抱去呢。”

“不二前辈!”被踩到痛脚的越前蹭的站了起来,生气的盯着眼前的人,而无良的不二同学却还在没边没沿的思考着类似“生气了以后眼睛也会变的跟比赛时一样漂亮啊”之类的乱七八糟的问题。越前显然也看出来了不二那副轻描淡写甚至还在神游的姿态,简直要气炸了,但是在快要气炸的前一秒,越前与生俱来的可以与职业运动员媲美的心理状态又把他拉了回来。

“哼,什么嘛。不二前辈还好意思这样说。三年级的学长里前辈不也是最矮的么,我等到三年级的时候肯定会比不二前辈现在高的。”

“恩,是这样的啊。不过小孩子总会长大,没什么好稀奇的,在这之前越前的确还是个小孩子啊。”

四两拨千斤,不二周助完胜。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