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BL/长篇/POT/FEF】琉璃年华Ⅰ·Chapter1~Chpater2

话痨作者有话说:

鱼塘首发,首发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432228581
关于POT的最终回忆,努力写好XD
虽然这好像有点儿不太可能╮(╯▽╰)╭
感谢凝凝感谢路路感谢安安感谢哒哒感谢亲爱的感谢所有在这中间提供帮助的人。
致可爱的一周岁的鱼塘,致我最爱的入门西皮,致我永远不会忘记的那一场盛大的时光。




琉璃年华Ⅰ

             By.亦



-序-



少年时的爱情,都仿佛跟琉璃一样的晶莹剔透,美丽的让人心惊。

纯粹的,热烈的,仿佛水晶一样的珍贵

可惜它最终只是琉璃,脆弱的无法承担起哪怕一点撞击。

只需要「砰——」的一下

就可以归于虚无,成为了美丽的碎片

仿佛再也无法拼凑。



-Chapter 1-

 

 

 

今年青学好像变得有一些不一样了。

 

不二托着腮看着窗外的校园,讲台上化学老师正在黑板上讲解着化学平衡的性质,不二却理所当然的出着神。

 

虽然当年加入网球部,并且在网球部这么一直呆了下去就是因为网球场上那种种的不确定所带来的刺激——那些微妙的控球,力量,心态就可能造成千奇百怪的结局,期间的刺激不言而喻。但是今年的网球部似乎比往年更加刺激一点也说不定。

 

“不二,你在看什么啊?”英二躲在书后面装模作样的正襟危坐,眼睛却已经不由自主的移到了不二这面。

 

微微弯起的眼帘锁住校园里一个看起来相对于他们这些三年生学长们过于瘦小的身影,难得没带着那个标志性的帽子,露出了一头墨绿色的头发。一年二班应该正在上体育课,那个让网球部头疼又沸腾的新人越前龙马正在跟着跑步。

 

“啊,一些有趣的事情。”

 

“什么什么,什么有趣的事情!”已经被方程式折磨到头疼脑涨的菊丸立刻转移了注意力,张望着向窗外望去。

 

“菊丸,读一下下一道题。”

 

“是!”菊丸立刻就如同弹簧一下蹦了起来,高举着化学课本,满头大汗。

 

“第五十一页第五大题第三道。”不二小声在旁边提醒,菊丸一边做着鬼脸,一边比了一个“Thank you”的手势。

 

不二继续把视线投向了窗外,一年二班似乎已经跑完了,几个学生正在分发课程要使用的篮球。越前龙马一个人离得有一点儿远的站着,看起来似乎不太合群。

 

在网球部也是这个样子,才开学几天好像就已经得罪了半个部的样子。嘴里喊着学长却是一副“你真的有这个资格么”的神情,真是个嚣张到不可思议的孩子。但是另一方面与他矮小的身形完全不符的实力却常常让人大吃一惊,就连乾的数据也会屡屡失效。

 

这样的天赋、实力,仿佛让人看到了两年前的手冢。

 

在化学平衡中,原本已经趋于平衡的药剂只要加入一点反应物就会重新发生激烈的反应,直到正反应和逆反应再一次到达平衡。而这一次,这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新人的加入似乎就如同投入了分量十足的反应物,让本来已经基本定型的今年的网球部正选格局又开始不确定了起来。所有人都卯足了劲儿不愿被这个矮小的学弟比下去。

 

虽然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似乎今年的网球部会格外有趣呢。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不二面带微笑,看着那个少年缀在班里大多数人之后,慢吞吞的向篮球馆走去。

 

===============================

 

但是感兴趣是一回事儿,不二还是一个有做事原则的人。按照由美子姐姐的说法是“不二是一个很温柔的孩子”,要不二自己说的话可能应该称之为散漫。总之不二周助是永远也做不出来那种跑去挑衅别人的事情,哪怕是真的觉得这个后辈真的是相当有趣,并且那一手漂亮的网球让人叹为观止,不二也依旧如同对待仙人掌一样,小心翼翼的在旁边看着,没有去打扰丝毫,也不想去参与进去。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青学与圣鲁道夫的比赛结束后。

 

与裕太的关系一直是不二心中一道无法言说的伤疤。在家里,姐姐比两个人要大很多,而难得兄弟两个年龄相近。小时候不二总能听到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不厌其烦的教唆——“出去玩要记得带上裕太”,“身为哥哥要照顾好裕太”,“不要让别人欺负裕太”。不二是个好孩子,把这些话一一记在了心里,从小到大更是变成一个完全弟弟至上的好哥哥,对裕太的照顾无微不至。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年龄增长伴随着的却是越来越远的距离。裕太甚至为了躲避他,跑到了寄宿的学校。看着裕太和龙马比赛的时候用的招数,那些可能永久性的损害手臂的招数,不二觉得自己的心被刺痛了,就算自家后辈打赢了比赛也没有丝毫高兴的感觉。

 

裕太变强的心如此坚定,甚至不惜代价,却在这样正式的比赛上惨败。他会怎么想?

 

正这么想着,正好看到裕太从眼前走过。于是不二跟了过去,为裕太加油,顺便试着把这个任性的经常不回家弟弟今天拐回家去。

 

“裕太,今天晚上回家吃饭吧。”

 

“我拒绝!”

 

“妈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南瓜咖喱,姐姐好像也做了黑莓派。”

 

“诶?”

 

结果裕太还是被拐回了家。

 

不二拐他回来一方面是因为父母姐姐都很想这个孩子了,另一方面还是怕裕太被青学嚣张的小不点打击到。一路上旁敲侧击的问了不少问题,出乎不二意料的是裕太看起来好像心情很不错。

 

“我会好好打附加赛的,下一次有机会一定要跟手冢打一打!”裕太信心十足的对不二说,这让不二都惊讶的张开了眼睛。但随即好哥哥不二又恢复了惯常的笑容,轻轻应者:“那裕太要加油,肯定有一天可以得偿所愿的。”

 

“那是当然!”

 

裕太有点别扭的把脸扭向了另一边,抬头看向染满余晖的夕阳,突然露出了一个愉快的笑容。不二一愣,试探的问着:“裕太今天好像很开心啊。”

 

“啊。”裕太的笑容迅速散去,臭着脸向前大步走去。不二好脾气的在后面追了上去,没想到裕太却先自己慢了下来。

 

“哥哥,你有一个很不错的后辈。”

 

“你是说越前么?”不二想了想:“的确是个很有趣的孩子。”

 

“哥哥!”裕太突然扭过头来,不二有点儿疑惑的抬起头,只见裕太一脸坚定的说道:“我总有一天会打败他一雪前耻。我也会打败你,不光如此,我还会打败更多更厉害的人!”

 

不二看着弟弟眼睛里折射出来的坚毅和朝气微微一愣,很久没有见到裕太这个样子了。不二想起来了比赛结束的时候越前好像跟裕太说了什么。似乎是——“你的目标可能是击败自己的哥哥,但是我的目标可要高的多哟。”嚣张到不可思议,但是……

 

“好啊。”不二轻轻一笑,感觉持续在兄弟两人中一年多的无形桎梏顿时散去。

 

越前龙马……么?

 

突然有一点儿想跟他打一场比赛的样子,似乎很有趣呢。









-Chapter2-
 
 
 
 
命运总是对某些特别的人非常垂青的。不二周助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里转了两天,练习的时候居然就轮到了他跟越前打练习赛。
 
虽然刚刚经历过耐力跑,而且越前脸上还贴着OK邦。但是不二可不会那样随随便便的让他混过去——谁让越前同学已经成功的勾起了不二的兴趣和对战欲望了呢?
 
“恩……?这次轮到哥哥了呢。”更何况还有越前同学不知死活的挑衅,虽然脸上左一块儿右一块儿的贴着纱布OK邦,但是却完全没有阻碍这个孩子的气势。不二惊讶的发现这个孩子在网球场上跟平时简直判若两人,平时的散漫、不在意尽数褪去,只剩下一双漂亮的金色眼睛闪着熠熠的光彩,灼灼的看过来,仿佛能把人融化。
 
不二觉得心脏剧烈的跳了一下,全身的血液仿佛被灼烧了一样,以一种疯狂的速度开始狂奔。握着球拍的手因为兴奋微微的颤抖。不二瞬间明白了很多人跟越前比赛的感觉,这是一个可以挑起对手对战欲的孩子。不二连最开始的一点儿轻慢的心也尽数散去,略微认真的轻笑:“请手下留情啊,越前君。”
 
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人热血沸腾的孩子啊,可是——“不二前辈,被我打败不要紧吧?”
 
真是不乖的后辈,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前辈,难道因为是归国子女所以连本国的谦让品质都没有了么?那么怎么才好呢……
 
巨熊回击!
 
越前有一点儿呆然的站在场地中央,他可能觉得刚刚那个扣球就会结束这颗球。但是大概都没有反应过来球就落在了后场。
 
不二微微笑着,任由风吹拂过身体。网的对面那个孩子似乎有点儿生气,又似乎在思考,拨弄着网线。这似乎是他的惯性动作,不二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孩子,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怎么样呢,越前?
 
“你在看什么?”小孩儿语气恶劣的问道,被帽子遮住的脸上看不清表情。该不会真的生气了吧?不二微微一愣,脾气很好的回答着:“没什么。”下一秒那个孩子已经做好了接球的准备。然后……
 
又是扣杀!
 
巨熊回击巧妙的又一次把球回到了底线。连桃城的入蹲式扣杀都无法招架的巨熊回击,对付越前这种力度角度都一般的扣球,完全是绰绰有余。
 
“哎……看来,扣球不能用了嘛。”越前露出了一个漂亮的笑容,熠熠生辉的眼眸里却写着我要打败这一招的决心。真是……可爱的让人惊讶的后辈呢,遇到这样的情况也没有气馁,反而是一副很精神的样子。怎么跟个猫咪似的,一边高傲的仰起头一边却用一双眼写着不服输,让你都不忍心让他失望。
 
既然这样的话……
 
“好吧,我会提供机会的。”
 
挑高球,扣球,巨熊回击。
 
虽然每一颗扣球都被巨熊回击完美的打了回去,但是这个孩子却没有放弃,球的速度,旋转都在不断的调整,试图找到哪怕一丝的缝隙,就要伸出利爪狠狠地把对手击倒。猫科动物的本性啊……这种被步步紧逼的感觉,明明优势尽在却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击败的错觉有多久没有了?
 
不二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特别是当越前那双金色的仿佛能放出光芒来的眸子写满坚毅的说:“我觉得要破解这招!”的时候,有一种几乎无法言说的乐趣席卷而来,让很少能升起必胜斗志的不二有一种一定要赢不能让这小孩儿得意去的感觉。
 
“OUT——”
 
这是……
 
不二看着自己的球拍,刚刚那个球的击球点……是巧合?还是……
 
“呐,不二前辈,你已经可以不用再给我打高球了。”那个后辈无比欠扁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紧接着又是——“OUT!”
 
擦网么……
 
真是胡闹啊,但是又不能不为那神乎其技啧啧称奇。
 
“真是一点都不能放松呢。”就跟一只猫科动物一样,小心翼翼的潜伏着,必要的时候一击必杀,真让人没办法:“越前君,真是厉害。”
 
小孩儿的嘴角又勾起了骄傲的,势在必得的笑容。
 
=============================
 
最终这场让人热血沸腾的比赛还是没有结果。天公不作美,比赛途中下起了大雨,就算两个人再怎么想分出来一个输赢,也被龙崎老师的一声大吼赶了回去。越前头顶着毛巾坐在不二身边絮絮叨叨的抱怨,听起来跟不动峰的深司有一拼。
 
“真是的,不二前辈实在太狡猾了。这样就可以4-3逃走了,明明我马上就可以追上来了。呿,太扫兴了……”
 
“好啦,别这么计较。”不二忍不住隔着毛巾揉了揉越前的头发:“龙崎老师说的没错,明天有正式比赛,如果因为这个淋雨感冒不能出场的话,越前肯定会更不快吧。”
 
“呿。”越前把脑袋转向了另一个方向,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在闹别扭的小孩儿。恩,不对,闹别扭的小孩儿比这个还要更别扭一些呢,怎么说呢?似乎更像是被主人冷落的猫咪在生脾气。不二嘴角的笑意不由得加深,居然真的非常恶意的作出一副逗猫的姿态。
 
“不要生气,如果越前想比的话,只要天气可以随时都没问题。来日方长嘛,不要生气啦,来,赶快把头发擦干净,越前不会真的想明天缺席吧?”
 
“前辈当真?”越前扭过头来,金色的眸子直直的盯着不二,脸还是有点儿气鼓鼓的鼓着。不二微微一笑:
 
“恩,当然当真了。”
 
那双好看的让人可以全身沸腾的眸子这个时候就真的和小猫一样谨慎的上上下下打量,好像在确定眼前这个人有没有说谎似的。过了一会儿才一脸若无其事的扭过头去,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揉着头发,轻声嘀咕着:“下次可没这么简单了,哼。”
 
不二好脾气似的笑着,若有所思的考虑着偶尔养只小猫的主意怎么样。看到这么可爱的后辈,难免就对那种以前偶尔才接触过的小生灵产生了好奇和好感。恩……好像,猫咪都喜欢追着圆滚滚的东西玩吧?
 
那么网球也在这个范围内吧。
 
不二想象着一只抱着网球满地打滚的金棕色眼睛的小猫咪,终于忍不住喷笑出来,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
 
越前莫名其妙的看了不二一眼,嘟囔着:“奇怪的人。”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