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BL·短篇·POT/FE】青春记忆里的那个少年



青春记忆里的那个少年
     
            Written By.亦




-00-

 

不二在整理阁楼。

 

因为工作调度的缘故,他们要搬家了。神奈川的房子前天已经拿到了钥匙,家具都齐备着,只差把私人的东西带进去,那个房子就可以成为一个新的“家”。

 

在这个老房子里,不二从七八岁的孩童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男人,满打满算足足过去了二十五年之久,要在几天之内把自己和家人的全部私人物品整理出来,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哪怕连常年不会进入的堆放杂物的阁楼,不二也不得不猫着腰亲力亲为的去做一番甄选。

 

古旧的阁楼,总能翻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因为常年不整理,哪怕翻出小学时候的制服都不应该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所以当打开一个纸箱子,里面塞满了网球拍,网球和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的时候,不二也只是有点儿怀念的抿唇而笑。

 

拂去FILA球拍上的浮土,仿佛又回到了那一个挥洒着汗水和泪水的夏天。

 

 

-01-

 

大概每一个大人都不是从一开始就如此的乏味,让人厌烦的。每一个人的身后或多或少总会有一段青春年少时候的疯狂嚣张,恣意飞扬。

 

而属于不二周助的嚣张,被叫做『天才』。

 

天才不二周助,在某一个时刻,初中网球界几乎无人不知。

 

大家都知道青学有一个天才,不二周助,还有不二周助的三重回击,华美而致命。永远微笑着的天才,从来都是运筹帷幄,哪怕是素有让人恐惧的数据网球的乾,也很难在数据中描述出一个真实的不二。

 

几乎无人不晓。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是不二狡猾的骄傲,属于天才的每一丝光环都是不二用尽心血一点点打造的,在无人的背后为了克服隐藏自己的弱点,为了那些华美的让人惊叹的绝技,不二不知道费了多少心血,一次次让手磨出了血泡。

 

人前依旧是云淡风轻,这就是天才的风采。

 

 

 

-02-

 

被天才光环所笼罩的不二,享受这种风光享受了很久。

 

哪怕是在当年的青学,人人敬仰的是如同一面墙一样的手冢面前,也无碍他“天才”的自傲。

 

但是大概每一个狂放的少年总会在某一个时刻遇到某件事,或者某个人,狠狠地把那华而不实的外衣击碎,把那些堂而皇之的理由剥离,只剩下血淋淋的现实,印照着真实的丑陋。

 

对于不二周助来说,那个人的名字叫越前龙马。

 

 

 

-03-

 

越前龙马其人,对于曾经的国中网球界,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有时候不二会常常想,总有那么一些人会被老天爷特别的垂青,而在网球上,越前龙马显然是这样一个天之骄子。

 

浑然天成的球感,天生的单脚小碎步,娴熟的技巧以及对于网球的执着。进步的速度让人惊讶。

 

真正的天之骄子。

 

于是有那么一天,天之骄子对天才说:

 

“不二前辈,你的三重回击里为什么有那么多没必要的东西呢?看起来很好看而已,但是却没什么威力,本来明明可以比这个要厉害吧。如果有人在力量上完全压制住你,现在这些回击就根本没作用了。”

 

天才运筹帷幄的微笑,在那一瞬间碎了一地。

 

 

 

-04-

 

少年人的面子,有时候甚至是比换首相还要重要的事情。

 

虽然少年一句话就把天才的面具刺得风崩离析,但是如鲠在喉的天才依然不肯放下那属于不二周助的自尊,仍然坚持着要微笑的在球场上做一个运筹帷幄的霸主,主导一场场华丽的剧目。

 

但是是不是不管什么时候老天都偏心自己喜欢的孩子呐。

 

不二躺在赛场上,喘息着夏日灼热的空气,右手遮住了刺眼的阳光,有些气恼的抱怨。

 

没想到有一天会输的这么难看呢,三重回击全破,仿佛就是从天上摔到人间一样的感觉。

 

真讨厌。

 

视线里出现了一个更讨厌的人脸,带着白色的帽子,微微俯视,遮住了阳光。

 

“喂,不二前辈,拜托你认真点打啊。”

 

越前……

 

之前那些脆弱而又华丽的关于天才的骄傲的梦在瞬间分崩离析,留下的只剩下了少年的一句话:“不二前辈,拜托你认真点打啊。”

 

只是看起来好看而已。

 

那么多没必要的东西。

 

有时候成熟,就只需要一秒钟而已。

 

 

 

-05-

 

之后的事情恍如梦境,一半漂浮于梦幻,一半脚踩现实。

 

少年的笑容,如同一把刷子,轻轻松松的把那些虚伪拣择而去,只留下最接近本源的真实。从那些关于天才的华美梦境中醒来的不二,却又仿佛迷恋上了少年那种简简单单条理明晰的风格。

 

缺少了步步盘算,却显得格外的简单幸福。

 

于是眼睛移不开了。

 

于是脚步不听使唤了。

 

于是连心仿佛都背叛了。

 

 

 

-06-

 

喜欢这种东西是什么?

 

这大概是一个千古难题。就好像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从古至今这个简单的词大概能列出来像大英百科全书一样厚的解释来。

 

不知所起,不知所止,只要那么一秒怦然心动了,就够了。

 

于是不二知道了一些事情。

 

比如他的少年中午的时候最爱去天台上睡觉,因为那里安静。比如他的少年最发愁国文课,这是归国子女的通病。再比如他的少年最宠爱的宠物是一只叫卡鲁宾的猫咪,他的少年偶尔会迷迷糊糊的找不到路,认不住人。

 

于是不二养成了一些习惯。

 

比如总是在口袋里准备好零钱,这样可以偶尔帮少年准备他最爱的芬达。比如换用某一个少年惯用的牌子的握带,偶尔可以资助给粗心的少年。再比如提醒午睡的少年要准点回去上课,比赛前带着少年去认路。

 

面对喜爱的人,大概全天下的人心情都是一模一样的。

 

无非就是对你好一点再好一点,无非就是想了解你多一点儿再多一点儿,这一点哪怕是天才都不会例外。

 

所以连每一句话都想拆开来揉碎了,连每一个举止神态都要在反复描画,在心里细细的揣摩,好像这样就能离心里那个人更接近一点儿似的。

 

也的确似乎是,接近了一点呢。

 

 

 

-07-

 

那个少年其实简单的可怕,也懒散的可怕。他不会拒绝任何人,甚至是安于如此。

 

也许在别人眼中,会不屑的给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的评价,有棵树就会靠上去。但是在不二看来这一点却着实可爱。

 

因为正是藉由着这个原因,渐渐的少年就习惯了不二,习惯了这个好说话到不行的前辈。

 

放弃了网球袋,换上前辈的腿来睡觉。国文作业实在是难以解决的时候,只要略微拜托一下前辈就可以轻松的搞定掉。还有……

 

“不二前辈,芬达。”

 

“不二前辈,打球么?”

 

“不二前辈,惩罚之茶拜托了。”

 

也许小孩子是最趋利避害的势利鬼,他们总能发现周围人微妙的宽容,并且善于利用,甚至可以说是利用的理所当然。

 

甚至连球拍拉网这样的事情都能理所当然的推给宠爱后辈的前辈。

 

看着这个越发对自己亲近的少年,不二的心里如同被划了几刀又浇上了蜜糖,有多甜蜜就有多苦涩。一半是因这个越发亲近的少年,一半是因为那小心翼翼掩埋的心情。这种疼痛与甜蜜相互交映的感觉,就如同毒品一样让人上瘾,迷恋到深入骨髓。

 

明明疼的要命,却忍不住再接近一点儿。

 

因为,那张毫无防备的枕在腿上的熟睡的脸,是那么让人幸福。

 

 

 

-08-

 

幸福的时间往往如此的短,大概是因为幸福的日子总是相似,所以让人无法感觉时间的变迁吧。

 

当不二听说他的少年决定要回美国上学的时候,那个任性的少年已经悄无声息的退了网球部,销了学籍。

 

一个人都没有告诉,除了接受退步申请的手冢。

 

桃城和菊丸在部活的时候大声抱怨,抱怨着那个少年的冷淡,另外一些人则愁云满面,或为离别或为其他。只有不二一个人茫然不知所措的站在场地中央,脸上依旧是惯常的那张云淡风轻的笑脸。

 

心好像被刮去了一块,空空的,仿佛遗失了什么似的。

 

心痛么?也许,但更多的是一种空茫茫的失落感,连呼吸都仿佛没有实在的感觉一样,无处可依。

 

这种感觉也许是心痛吧,但更多的只是失落,还有一点点伤感。

 

失落付出了那么多却还是没有在那个少年心里留下哪怕一点儿痕迹,甚至连道别都不愿意倾诉。

 

伤感于,那个少年,终究不是他的少年,他终将远去。

 

 

 

-09-

 

最终,那个孩子总能一次又一次的带给人惊讶。

 

穿着日常的运动服不耐烦的蹲在校门口的少年,不二一眼就发现了他。就如同过往很多次一样,就算在茫茫人海之中,也能迅速的发现他的身影。

 

“越前君在做什么呢?”

 

不二微微的笑,站在越前身前。少年仰起头看过来,脸上的表情却是罕见的扭捏。一边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掏出来一个纸包,一边送到了不二眼前。

 

“这个是……”

 

“我本来只想来跟前辈说一声。”越前尴尬的拉了拉帽子:“但是菜菜子姐姐说一定要准备这种东西才可以,不然会不礼貌,所以就给前辈拿来了。”越前顿了一下,补充道:“是茶叶,我也不太清楚是什么品种,但是……”

 

越前突然退后一步,深深的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不二前辈,这么久以来多谢你的关照。”

 

在少年抬起头来的那一刹那,不二手指颤抖,几乎要拿不住这一小包茶叶。世界在这一刹那似乎都远去了,周围的所有扰乱心灵的声音,所有迷惑双眼的景致都在这一瞬间被这个干干净净的少年滤去,就如同少年的笑容一样,最终把最原始而干净的美好展露出来。

 

没有任何的语言可以倾诉,没有任何的表情可以表达。

 

最终还是无法克制,无从克制。不二伸手把他的少年拥入怀中。

 

“不二……前辈?”他的少年疑惑的轻声呼唤,却久久没有听到前辈的回应。

 

 

 

-10-

 

最终的最终,不二还是没有告诉那个少年他不知道的事。放开少年,他依旧是那个骄傲的不能弯腰的不二周助,风轻云淡运筹帷幄的笑容挂在脸上,离别的哭泣和软弱不适合天才的光环。

 

“呐,越前,在美国也要继续努力啊。”

 

退开一步,就如同这个夏天无数次重复的那样,带着欣慰的心情注视着他心爱的少年。只有祝福,只剩祝福,而那些少年没有必要知道的他的心情,只需要让他一个人静静的守候埋葬就可以了。

 

“诶——那是当然的了。”

 

少年拉拉帽子,又露出了那张自信而张扬的笑容,一如以往的耀眼纯粹。所以不二只是微笑着看着他,没有再说任何伤感的话题——他的少年,只需要继续这样,张扬、幸福下去,就好。

 

 

 

-11-

 

再之后?

 

就没有再之后了。

 

只是不二在某一天发现,他忘记把那个少年拉好网线的球拍送还给少年。

 

只是不二在某一天发现,原来曾经青春年少的他留有那个少年如此之多的侧影。

 

只是不二在某一天发现,他该把那些曾经的恣意年华埋葬在纸箱子里,缩在阁楼的角落。

 

直到……

 

 

 

-12-

 

“咦,爸爸,这是你的球拍么?爸爸还会打网球!”稚嫩的小女孩光着白嫩的小脚丫,扑倒在不二身上,对着纸盒子里FILA球拍好奇的眨着双眼。

 

“惠子,这不是爸爸的球拍。”不二抚摸着女孩亚麻色柔软的头发,温和的微笑:“这是一个人放在爸爸这里的球拍,只是他忘记拿走了而已。”

 

“诶?那个人会打网球嘛!”女孩兴奋的瞪大了眼睛。

 

“当然会喽,而且他很厉害呢。”

 

“真的!有多厉害?有多厉害?”

 

“他啊,大概是世界冠军吧。”

 

“诶——!好厉害啊!这个居然是世界冠军的球拍!”

 

“亲爱的,你跟惠子在做什么啊?要吃饭了。”楼下响起了妻子的声音,不二一边应着,一边把球拍放回箱子里,最后深深看了一眼,然后把箱子再一次尘封起来。

 

再见,我的少年。你不会知道,在那个夏天,有一个被叫作天才的傻瓜曾经那么的喜欢你,你也不会知道,你是属于那个傻瓜的整个夏天中最美好的风景。

 

那些青春记忆里最恣意张扬的一切。

 


—END—




 

 ————————————————————————


有花要插:

偶尔写了一篇青春蛋疼,因为昨天阿路路总在一遍又一遍的唠叨青春蛋疼= =
结果莫名其妙的就蛋疼了哈哈。
其实不二惠子这个名字挺可爱的不是嘛=V=
好吧,我果然抽风了,别理我XD

 

 

评论 ( 3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