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BG·短篇·校园现代】蓝天·天蓝

博客总这么空着真不是个事儿……搬点文过来压箱底……

——————————————————————




 

宁冉抱着画板坐在火车里,听着耳旁熟悉的隆隆声,看着地上阳光所洒下的斑驳的影不停地变幻着形状,斑斑斓斓的叠加成深浅不一的颜色。宁冉支着下巴盯着地面消磨着时间,偶尔用脚尖在地上心不在焉地划着圈圈。这是她每个星期最爱的时间

这是一个因重工业而兴起的城镇,不出名却不算小。据说几十年前这里不过是一个在地图上都无法找到的村子。宁冉的父母,以及父母的兄弟姐妹甚至于班里同学的父母都是在那个大到如同一个城的重工业企业里面工作。而另一些已经富有了的,或者属于他们这些辛苦的蓝领阶级家庭以外的却没有搬去大城市的人家,则是在城镇的另一端住着

因为这样奇怪的结构,整个城市的俯视图如同一个巨大的哑铃,没有地铁,没有公交,没有任何一个重工业城镇该有的东西。唯一有的只是几班缓慢通过中间的“柄”,在两个密集区来回徘徊的火车。

一块五一张的火车票,破旧而有些油腻的座位,火车“呜呜”的鸣叫,宁冉每个星期的最后一天都是如此,早晨坐上这缓慢的已经该被淘汰的火车,去城镇的另一面,这个城镇里面唯一的一所大学,然后等到夕阳挂满了西边的天空的时候才又在“轰隆隆”的声音中,坐着火车回到另一面的工业区中的自己的家

在那个只能勉强称得上二流大学的学校里面,有一个美术系的男生。他是宁冉的“老师”,可关系大约说亦师亦友更合适一点。宁冉即使在高三也每个周坐半个多小时的火车,也只是为了跟他一起在那阳光充足的温暖的画室里面呆上一天。

那是一个不多话的男生,倾心于油画。宁冉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候的场景,他笑的暖暖,伸手拍了拍宁冉的头,如同一个和蔼可亲的大哥哥。那种笑,温暖的如同阳光,清新的如同蓝蓝的天空,纯粹不带一点杂质

他说:你好,我是肖辰。

肖辰,宁冉姐姐的男朋友。

 





 

“冉冉,你去年过年的那条围巾在哪里?”从习题里面抬起头来,宁冉透过眼镜片看着穿戴靓丽的姐姐,向属于自己的一个抽屉扬扬下巴:“都在那里呢

宁欣只长宁冉两岁,然而打小就与宁冉不同。

宁欣漂亮开朗,小学开始就和男生女生打的火热,前卫时尚的让人几乎看不出来她只是一个小城镇的小职工家庭的孩子。宁欣喜欢摇滚,喜欢过山车,喜欢一切刺激新鲜的东西,玩心大胆子更大,甚至高二的时候自己偷偷的买了票跑去了大城市里面去看嘉年华。

而宁冉却是乖乖的内向女孩,颇有点林黛玉似的忧郁气质,在别人的印象里永远是文文静静的好学生,虽然成绩并不是那么理想,但是如果走艺术特长的话却没有人会质疑她的天赋

“姐,你又要约会去?”

“恩。”宁欣笑的万分灿烂,就是旁观者都能感觉得到那份幸福:“辰今天说好要跟我逛街呢。”

“嗯,玩的愉快喔。”宁冉有点点落寞的笑着,对姐姐招招手

看着姐姐愉快的影子随着阳光消失在门外。宁冉脸上勉强的笑容再也挂不住,直直的垮了下来。果然还是无法这样欺骗自己呢

宁冉看着窗外的灰蓝色的天空默默的叹气。为什么呢,为什么我这么晚才认识你的呢?









 

宁冉又坐在窗台上发呆了

其实宁冉最喜欢的地方就是画室,因为很安静,安静地像是童话中从不会被人打扰的仙境。宁冉是个喜欢安静的孩子;还因为这里有暖暖的阳光,空旷的教室里面,连桌椅都没有,只是每一寸的地板上都斜斜的铺满着阳光,这个样子,让人莫名其妙的安心

宁冉最爱的便是这画室里面沉寂的空气,以及嗅着这沉寂的空气,迎着暖暖的阳光,看着天空发呆。

真是奇怪,明明是在同一个城镇里面,污染严重的工业区离这里顶多也不过几里,可是这里的天空却很蓝,出奇的蓝,蓝的透彻,没有一点点受污染影响。宁冉依稀记得,地理老师说过,这是因为上风向下风向云云。宁冉不想把问题想的那么复杂,她只知道,她喜欢这里的天空。

肖辰拿出了他珍藏的画具,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在安静的画室里显得很清晰。尽管肖辰学的是国画,可他最爱的却是油画。

油画颜料刺鼻的味道在空气中慢慢飘散,宁冉扭头,看到的是肖辰的侧脸,因为反光的原因看不到肖辰到底画的是什么。不过那也不重要,与其说宁冉爱肖辰的画,不如说是爱肖辰画画时候的侧脸。

那种认真的专注的表情,那种淡淡的爱与浓浓的情交织的作画时候的激情,让宁冉百看不厌。

宁冉曾经说,肖辰,呆在这你真是屈才了。你应该有更宽广的天空,你应该是一名有名的画家才对。

肖辰只是摸摸宁冉的头,但笑不语。

宁冉不明白肖辰留在这样一所连二流都说的勉强的大学做什么,在她的心中,肖辰应该是成为伟大的艺术家的,应该是展翅翱翔的雄鹰的。

有时候宁冉也在猜,是因为姐姐么?姐姐高考的成绩只是勉强上了这所三流的大学,宁冉知道两个人从高中开始就是学校里面人人羡慕的恋人,就算是现在也有不少同学会同宁冉偷偷的说:你姐姐他们好让人羡慕喔,感情那么好那么坚固。

是啊,宁冉最清楚他们的感情有多么的好,那个任性的姐姐总是被肖辰包容着,用那如水的温柔宠着溺着,看的身为旁观者的宁冉鼻子发酸。宁冉微微的叹气,有点难过…

“怎么了?”一直埋头画画的肖辰突然 抬头看宁冉,显然是被刚刚那声叹息吸引了主意

宁冉微微的摇头,跳下了窗台,走到了自己的画架跟前,拿起了笔。

“冉冉,你下周就要联考了吧?”本来一直专心作画的肖辰此时已经弃了笔。宁冉自知刚刚那声叹息也许是真扰了肖辰的灵感,有些抱歉的点点头,回答着肖辰的问话:“周六。”

“这样啊。”肖辰垂了眸子,左手揉了揉宁冉的头发:“联考以后别再来了,用功复习吧。依你的实力,努力努力会考的很好的。”

“肖辰哥?”宁冉有些错愕的看着肖辰,肖辰淡淡的笑了,看不出情绪。

“冉冉要努力啊。”

宁冉垂下眼帘,头发刚好遮住她的表情,咬着铅笔,闷声应了。

是该,放弃了吧……

 

 



 
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宁冉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那是北方的一个大城市美术学院的录取通知,宁冉做梦也没有想到过自己可以去那样美好的地方上学。

据说,那里冬天是会下雪的,洁白洁白的积满一地,如梦似幻。宁冉轻轻的勾着笑,觉得心里的幸福在一点点的扩大,如同一个气球一样慢慢的满胀,慢慢的充实。她想向什么人叙说这份感动这份快乐,第一个人就想到了那个有着干净认真的侧脸的人。

——肖辰

等宁冉回过味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把她拽上了火车,并且直接送到了姐姐和肖辰的那个学校门口。宁冉兴奋的踏着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道路,向着那熟悉的画室奔去。







 
“肖辰,别画了。陪我说话有这么无聊么?”少女不满的看着男生,强硬的抢过了男生手中的笔,铅笔的末端在洁白的纸上留下了长长的一道,如同一道丑陋的伤疤。

“欣,别胡闹。”肖辰微微皱了好看的眉头,却并不去抢那被夺走的画笔,反而是放弃似的耸了耸肩。

肖辰,可是学校里面有名的最体贴的男朋友。

“嘻嘻。”宁欣笑的狡猾,挑挑柳叶眉道:“让你不理我,跟我在一起这么无聊么?每次我来你都是画画画,再画下去会未老先衰的!”

“欣。”肖辰继续他的无奈。

“诶诶,辰。”宁欣把玩着手里的铅笔,说的漫不经心:“最近真是无聊啊,不然,咱们出去玩吧。去一个好玩的地方,玩他个一个星期,怎么样?”

“你又想到了什么鬼点子。”肖辰颇有些头痛的样子说着,语气里面却是满满的宠溺。

“咱们去流浪吧,坐上北上的火车,然后去流浪。我跟你就两个人一起。杂志上这么写的,好浪漫。”

……真是小孩子心理啊……

肖辰抬头看宁欣,看着那双满含着期待与爱慕的眼睛,不由心中一软。

“好,你想去的地方,我带你去。”


 



 六


 
宁冉从楼里冲了出来,不在乎周围几道奇怪的目光,躲到了无光的墙角,无法抑制的干呕着。她觉得胃很疼,胸中那前一刻还不断膨胀的兴奋的气球,那被充满的幸福的感觉仿佛一刹那间变得荡然无存,就如同一枚尖锐的针狠狠地刺进了胸膛,然后那披着幸福外壳的气球顷刻间爆炸,震得她的内脏都破裂了似的,只能不断的干呕。

就如同胆汁破了一样,也许黄连就是这个味道吧。

宁冉不无讽刺的想着。

虽然根本吐不出来任何的东西,宁冉还是对着墙角干呕着。然后慢慢的,眼泪就涌了出来,一股又一股,泪水在白色的裙子上面渲染出了一片水渍,仿佛在述说着主人的哀伤。虽然很早就知道了这样的感情很无望,却无法自制的感到窒息的悲伤。宁冉蹲在角落里面压抑的抽搐着,压抑的痛苦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摸出了手机,装作若无其事的编了一条短信发给了肖辰。

“肖辰哥,我考到了哦!现在我可以画画了吧!我暑假可以去找你画画么?”

只是一分钟,对方发来了短信。

“真的么?恭喜你啊。想来的话当然可以,我这里没问题。”

宁冉摸摸眼泪,把刘海拨下来,遮住了有点红肿的眼睛。努力的勾了一个微笑,向校门外火车站走去。

 

 



 
生活又恢复了平静,每两天宁冉就会坐在火车上跑来找肖辰。有时候会画画,画些素描或者干脆偷偷的描绘着肖辰的侧脸,而更多的时候则是对着天空发呆。天空很蓝很蓝,如往日一样的蓝,空气里却满是寂寞的味道。

仿佛突然间没有了画画的感觉,宁冉整天整天的枯坐着,半个月居然都没有一个像样的作品出来。肖辰仿佛是感觉到了宁冉烦躁的心情,停下来作画陪宁冉聊天的次数却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冉冉,你到底在烦恼什么?”

“嗯?”从发呆中抽回神智,宁冉扭头看着肖辰,奇怪的歪着脑袋。

“最近你的心情似乎很烦躁的样子。”习惯性的摸着宁冉的头发,肖辰解释着:“是在担心新学校的事情么?”那温柔的关怀,体贴的语句让宁冉一愣,随即觉得眼睛好像迷了沙子一样的难受。赶忙低下了头,慌忙的摇着脑袋稳了稳自己的声音道:“没事,真没事,就是莫名其妙的心情烦躁而已。肖辰哥,你陪我说说话就好了,说不定心情就会好起来了。”

然后心里有些对自己的嘲讽,你不是都放弃了么?宁冉,为什么还要死命地抓住这份不属于你的温柔呢?

肖辰有些奇怪的看着宁冉,但还是说好,没有再多问任何多余的话。肖辰的体贴温柔就是这样,美好的让人落泪——虽然有时候更像某种寄生的植物,一点点地绕上来直到你喘不过气来。宁冉的手指轻轻的揪着衣角,撇撇嘴终于鼓起了勇气,扬起头问道:

“肖辰哥,跟我说说你和姐姐吧。你们最开始怎么会在一起,你看起来跟姐姐……恩……”说到这里,宁冉又突然不知道怎么说了,于是低下了头,更加用力的揪着衣角。

“不般配对吧?”肖辰笑笑,很自然的接过了宁冉说不下去的话:“很多人这样的说,我和欣的确很不像。但是你看,看人不能光看表面,其实欣也是有柔软的内心的。”肖辰一边说着,一边十分温柔的笑着:“当时我无意间拾到了欣的随笔本,就因为这个意外才发现欣的另一面原来不像外边看起来的那样,她也是有着柔软和让人心动的温柔的。很不可思议吧?只是几篇可爱的文字就爱上一个人,其实爱情就是这么简单呢。”

“随笔本?”宁冉惊讶的看着肖辰,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的姐姐什么时候有写随笔的习惯。

“就是这本。”穿过教室,肖辰蹲在一个柜子前面翻找了一会儿,拿出了一个薄薄的淡蓝色封皮的本子,递给了宁冉。而宁冉一瞬间如同五雷轰顶一样,全身颤抖的看着那湛蓝色的笔记本递过来,根本没有接过来的勇气。

“肖辰!”就在这个时候,画室的门撞了开,宁欣一脸欣喜的奔了进来,看到屋子里面奇怪的情景愣了一下,然后她看到了自己妹妹猛然转过来的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的眼睛,然后视线再往下,她看到了肖辰手里面的湛蓝色的笔记本。

宁欣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惊慌,她也感觉到了五雷轰顶的恐惧。


 




 
还是初中的时候,宁冉是个内向到只能靠日记来当朋友的女孩子。她写很多的东西,有清新的小诗,有心情日记,有一些可笑的属于十四岁少女该有的小说。那小小的本子,就是宁冉的整个世界,宁冉视若珍宝。

然后直到有一天,宁冉用的第五个笔记本,一个湛蓝色的漂亮的本子,不翼而飞。不管怎么找,宁冉再也没有找到。然后几天之后班里的同学总是对着她嗤嗤的笑,宁冉觉得全身发冷,她觉得肯定是什么人偷拿了她的笔记本。

她想,也许全班人现在都知道了她的秘密,他们的笑是看不起她,是嘲弄的笑。

宁冉觉得手脚冰凉,完全失去了知觉一样。那段日子是宁冉最恐惧的回忆,以至于从那之后宁冉再也不曾写过任何东西,她开始画画,也只是画画而已。

她忘不了那种如入冰窖的感觉,她害怕这样的感觉再次降临。


 





 
现在宁冉就如同当时一样,全身冰凉,手指不断地颤抖着,如同针刺一样的痛。她看着自己的姐姐在自己面前,有些抱歉的站在秋千上面,虽然是夏天36摄氏度的下午,宁冉却觉得自己是身在一月冰冷的河水中。

“那个……冉冉,对不起。”宁欣低着脑袋,轻轻的呐呐着。

“为什么?”宁冉竭力控制着自己,但是声音就是止不住颤抖:“姐,为什么我的本会在肖辰哥那里,为什么他会说这是你的本?”

“冉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宁欣抬起头来,有些无奈的笑着:“你的本子怎么丢的我是不知道,只是有一天我碰到肖辰的时候看到他拿着那个本子,我就很奇怪问了他。他说他是无意间捡到的。我当时已经喜欢他好久了,可是他一直看不起我。我看他看那个本子那么津津有味我想也许我可以抓住这个机会。所以我告诉他说,那是我的本。”

“真的很抱歉,冉冉。我知道我不该用你的东西来骗一份感情回来,但是我也想要幸福啊,我真的真的很喜欢肖辰,所以才走这一步的,你能原谅我是不是?这件事不要和肖辰说好不好?”

宁冉觉得脑子翁的一下坏掉了似的,眼泪不争气的哗哗的流了下来。她不顾一切的对着自己的姐姐大叫着:“姐,你为了你的幸福就什么都对了么?!那我怎么办!为什么是你为什么?就是因为你说你是那个本子的主人所以肖辰哥才会喜欢你的,可是你知不知道我也喜欢肖辰哥,好喜欢好喜欢,为什么最后却是你得到幸福?明明我才是那个本子的主人啊!”

“冉冉!”宁欣吃惊的看着宁冉,显然是惊讶于自己文静的妹妹此时不符合她一贯形象的举动,更为宁冉原来喜欢肖辰的事实。宁冉扔下自己的姐姐,转身向校门跑去。

 

 



 
宁冉坐在画室里面,细细的描绘着一张油画。这是她头一次拿油画染料画东西,却出奇的顺手。明天宁冉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17年的城镇了,明天宁冉就要迎来另一种不同的生活了。

她不开心,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那么的不开心。心中就如同抽空的一样,所以她只能来画画,用画画来排遣自己的寂寞。空空荡荡的画室只有宁冉一个人,肖辰不知道去了哪里。

也许是因为明天宁冉就…

再也看不到她最喜欢的肖辰了

这是一幅风景画,湛蓝湛蓝的天空,有深深浅浅的漂浮的棉絮一般的云朵,天空下面是黑色的土地,以及土地上面的长长的铁轨和夕阳里面老式的火车。这幅场景一直深深的映在宁冉的脑海里面,如同刻进灵魂里面一样不曾忘记。

其实这幅画上面还少一个人,一个有着温暖的笑容的男生。

那一天,他笑着用手摸着宁冉的额发,说:“你好,我是肖辰。”

肖辰肖辰。宁冉默念着那个自己念叨了三年的名字,我是真的真的祝你幸福。那个笔记本的事情,关于姐姐的事情,宁冉没有向肖辰说起过一个字。宁冉觉得肖辰那么美好的男生,为姐姐做过那么多事情的男生,如果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始末,一定会很伤心很伤心的。宁冉见不得自己喜欢的人伤心。

更何况姐姐和肖辰在一起这么多年,一直是那么幸福。其实有时候一直这样傻傻的幸福下去也是不错的事情。

宁冉苦笑,觉得自己理智的可怕,也高尚的可怕,眼泪又忍不住扑闪扑闪的落了下来。

最后一次整理好画室,最后一次收拾好笔和纸,独独的留了那副刚刚画好的风景画在画室中央,宁冉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满载着自己三年快乐的屋子,默默的呢喃了一句再见。

再见,我亲爱的画室。

再见,我亲爱的天空。

再见,我亲爱的肖辰。

 

 

十一


 
宁冉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挪进了火车站。手里面死死抓着的是去往她的大学所在城市的火车票。这个小城镇只不过是一个中转站而已,那班火车不过是在这里停五分钟。宁冉早早的来到这里,为了的就是不至于错过那班火车。

进站台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冉冉。”

宁冉愕然,僵硬的抬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肖辰笑眯眯的看着她,抬起右手亲昵的揉了揉她的额发。

“肖……肖辰哥?”宁冉眨巴眨巴眼睛,又揉了揉感觉实在是不敢相信。

“恩,我来送你。冉冉也成了大学生了呢,真厉害。”肖辰由衷的赞叹着。

“是么……谢谢。”宁冉低头,左脚脚尖轻轻的在地上画着圆圈。






十二


 
“肖辰哥。”宁冉抬起头,看着肖辰,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身后的火车上人们喧闹着,送人的被送的扯着嗓子叫嚷着,宁冉却觉得那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如果你发现姐姐有一天欺骗了你怎么办?”

“欺骗么……”肖辰温柔的笑着,直视着宁冉大大的清澈的眼睛:“那也没办法了,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而且也早准备在一起一辈子了。已经习惯了,就算是欺骗又能怎么样呢?”

“是么……”宁冉觉得眼泪又聚了上来,慌忙的低下了头,想要掩饰这令人尴尬的事情,嘴角勾着苦苦的笑:“原来是这样啊,姐姐真幸福。”

是啊,真幸福呢…

就在这个时候,火车发出了“呜呜”的鸣叫。这是火车要发动的声音,肖辰推宁冉上了身后的火车,笑着最后一次摸了摸这个有着忧郁气质的女孩的额发,温柔的说:“冉冉,去了以后好好学习,你也会找到自己的幸福的,一定。”

随着肖辰手的离开,火车的车门也随即关上。宁冉愣愣的看着那远离了的人,不由得眼泪就划了下来。火车慢慢的启动,宁冉顺着火车车厢的墙壁,慢慢的蹲了下来,无声的大哭起来。原来原来,幸福真的就这么擦肩而过了,原来一切都是这样注定的。

“诶?你在这里做什么?”有陌生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然而宁冉不想理他,只是狠狠的哭着,想要宣泄自己心中的情绪。

那个声音有些不知趣地继续说着“同学?同学?你没事吧?”

宁冉抬起头来,眼角是来不及擦去的泪水。一个男生有点担心的看着她,歪着脑袋阳光的笑着:“怎么哭了?头一次出远门么?没关系啦,慢慢就习惯了。来,起来吧,这里很凉的。”说着,伸出了手,指节修长。

一双很漂亮的手呢,宁冉在心中赞叹着,不好意思地对那个男生笑笑,拉住他向自己伸出的手。

“谢谢。”

抬眼,天空一如她一直见到的那样蓝。

真的,都过去了。


 

 

十三


 
肖辰站在站台上面,一直看着火车开远到再也看不见。他拿出手机,翻开昨天用手机拍下来的照片。那是一幅画,有着蓝色的天空,黑色的土地,长长的轨道,以及夕阳里面的老旧的火车。

肖辰抬头,看着天空。想起那个女孩子画画时认真却偶尔看着自己的侧脸发呆的神情,想起她很喜欢这个城市的美丽的湛蓝天空。想起她离开时那个苦涩的笑容。想起她很认真地问自己如果宁欣欺骗了他怎么办,眼里不容置疑的神色。
 
他想起很多很多往日里的点点滴滴,最终在唇边勾勒出一个温暖而柔和的笑,好像油画上天空纯美的蓝。

那天的天空也很蓝,很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