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伴生 Chapter 8

第八章

 

“嘿,小罗恩,赫敏怎么没跟你在一起?”乔治在罗恩身边坐了下来,显然对在猪头酒吧碰到罗恩不感到吃惊,“唔,让我猜猜,不在家里却偷偷地跑到这种地方喝酒——小罗恩也会偷腥了?这可了不得。”

“够了,乔治!”罗恩显然喝的有点儿醉了,脸上已经红成一片,这也让罗恩比平时更有勇气,“就算是偷腥也不是我偷腥!有什么好装的——我也是战争英雄!”

这一声声音不小,酒吧里立刻有不少好奇、打量的视线投注在毫无所觉的罗恩身上。阿不福思很是体贴,虽然对哥哥的事业一直是冷言冷语,但是着实对他们这群凤凰社——或者也可以说被战争所波及的学生不错。

“叫什么叫!再叫就不用喝酒了!”阿不福思把一杯酒重重地砸在桌子上,然后扭头环视一圈,那些不怀好意的视线纷纷又都收了回去。然后阿不福思依旧冷着一张脸,又回到了他的吧台后面。

乔治笑着对阿不福思微微点头,胳膊搭在了罗恩肩膀上。

“嘿,嘿,到底出什么事了?”乔治用胳膊狠狠地压着罗恩,不让他再因为激动大喊大叫或者拍案而起,“小罗尼到底有什么烦恼,不介意的话就跟哥哥说一说,我们可是很乐意帮忙解决问题的,可以算你亲情价。”

「喂,小罗尼会恨死你的。」意识里的乔治狠狠地嘲笑道。

「他才不会。」真正控制着身体的弗雷德哈哈一笑,「小罗恩总能理解哥哥们对他的疼爱的。」

“我是你的亲弟弟!你居然还要跟我收钱!”罗恩果然气愤得大叫,要不是乔治——哦,其实现在是弗雷德——的胳膊压在他肩膀上,力气大得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的抗议绝对不会如此“温顺”。

“不要这么生气,今天火气怎么这么大,来说说看,闷在心里总不是办法。”弗雷德一边说,一边拿起桌上的威士忌喝了起来,态度自然随意,罗恩醉着,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嘿!那是我的酒!”罗恩怪叫道,伸长胳膊要去拿,却被弗雷德灵巧地避过了。

“算了吧,小酒鬼。要学别人借酒消愁还是再等几年吧,我可不在乎你这点儿酒钱。”弗雷德呵呵笑着,“来说说看,算你占了便宜,这杯酒就算报酬了,你到底怎么了?”

罗恩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弗雷德,赌气地扭过头来。

“别这样,小鬼,来说说看吧。”弗雷德又把人拉了过来,“现在赫敏在哪里,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她正在跟法律执行司司长共进晚餐!”罗恩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嗤声,一旦话匣子打开了,很多话就更容易说出来,“难道我就不重要了么?我当年可是把食尸鬼伪装成我的!我也做出了那么多牺牲,而且邓布利多教授还把他的打火机留给我了!没有我他们能最终成功么!”

“嗨嗨,罗恩,冷静点?”

“我真是受够了,那群傻逼记者只会愿意围着哈利好打听出来伏地魔是怎么从一锅药水变成一个活人或者怎么把童话故事变成真的,他怎么不去问问看吉德罗该怎么笑出来八块牙齿好卖一摞子书?还有那个呕吐,我真不明白这些玩意儿有什么让她可优越的!她研究她的呕吐就比我每天辛辛苦苦去一家一家地找违禁物品受人白眼要有意义么?居然说我毫无建树,眼光狭窄,不思上进!”

“你真是喝太多了,罗恩小弟。”弗雷德揉了揉罗恩的脑袋,但是却敏锐地抓到了刚刚那段话的某些重点。

「运气不错,看来罗恩的确知道的很清楚。」乔治显然也抓到了那些重点,「最关键的是,我们的小弟弟从来没什么防备之心。」

弗雷德发出了一声低哑的笑声。

罗恩反而更疑惑,带着醉眼注视着乔治,满脸严肃:“你在笑什么?笑我可笑么?当然是可笑,我一直都没你们优秀,三个学生头儿的哥哥,你——你们两个,我也没有你们两个那么受欢迎,全校的人都知道你——你们,但是我有什么!”

“他们只知道我是个跟着救世主的可怜虫,我所有的谈资都不过是救世主的陪衬!甚至连级长勋章!哈!他们都觉得应该是哈利拿到的,我知道为什么是我,因为哈利当时不适合拿那枚勋章,邓布利多害怕他真的变成一个自傲的混蛋!我甚至连球都守不住!”

听着罗恩的胡言乱语,弗雷德脸上露出了同情的表情,但是却又把那些安慰的话语吞了回去,适时地说出了另一些话。

“听我说,罗恩,是谁这么跟你说的?要我说你如果成了帕西那种大傻瓜我们才会头疼呢,而且你也有很多精彩的故事不是么?经历过那么酷的事情,谁敢说你是可怜虫?比如那些什么黑魔头复活之类的,这可是我们谁都不知道的啊?”

 

 

当韦斯莱双胞胎决定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们的行动力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时间往回拨到双胞胎发现《尖端黑魔法》的那一天,那本无意中在赫敏那里发现的《尖端黑魔法》就这样被兄弟两个拿了过来,这本书对于弗雷德来说并不陌生,在邓布利多死去的那个夏天,他曾经在陋居无意间看到过这本书,当然当时这本书是在赫敏手上的。

那个夏天陋居太过忙乱,小小的屋子要挤下超出想象的人,让某些秘密无处遁形。弗雷德最开始看到这本书感到无法理解,但是在赫敏极力地解释下,他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有把这个小秘密公开出来。

「赫敏说这是邓布利多希望他们知道的,留给他们的书——这跟黑魔头的无法消灭有关系,学生时代的黑魔头就是通过这本书上找到的方法实现了他在某种意义上的永生。」弗雷德向乔治解释道,「但是不管这是不是真的,这本书上记载的黑魔法都是绝对危险而邪恶的。」

「我明白,而且我猜黑魔头使用的方法大概就是这个了。」乔治神情复杂地看着那几页折住的书页。这几页折痕很深,但是并不旧,显然应该是赫敏折下的,而对于里面的内容乔治则感到复杂,「肯定是这个了,所以最后他们才慌慌忙忙地要找王冠!那肯定是黑魔头的一个魂器。但是看看这个方法。」乔治的脸上明显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手指在书页上一行一行地扫过,细心研读。

「这是依靠杀人来撕裂灵魂的方法!」

「是啊,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弗雷德回答道,「这是绝对的黑魔法,所有的黑魔法都不是好的选择。」

「我知道,我知道。」乔治还在继续往下读,「我怎么可能杀人?而且我相信我们需要的不是这个,我们不需要把灵魂撕裂开。哦,看看这个,它怎么能保证撕裂下来的就正好是你的灵魂?这显然是不可控的。」

「是啊,显然黑魔头的方法不太合适。」弗雷德附和着,「而且你再往后翻。」

「没有了?」乔治显然很惊讶。

「没错,至少我上次见到这本书的时候后面的东西就没有了。只有制作魂器的方法,但是记得哈利说过什么么?」

「伏地魔因为分割了灵魂,所以被困在了那个车站。」

「是,显然邓布利多教授是知道这种方法的某些弊端的,有可能就是后面缺失的内容,而且我们现在至少知道这种方法的危害极深。」

「看来这个方法不能当做一个最合适的方案,只能用作备选了。」乔治很遗憾地撇撇嘴,在魔法小黑板上把黑魔头的复活方法划去,「其实我一直觉得黑魔头的情况是跟你最相近最值得参考的。」

「不要心急,乔治。」弗雷德低低地笑着,「我们有多少实验是一帆风顺的?有多少表面上看起来一点儿不像的正确方法呢。」

“说的也是。”乔治呢喃着,“或者我们可以去问问哈利?毕竟这本书可没写怎么让一个灵魂复活,只是说分割的灵魂只要没有损坏就不可能死去,那么黑魔头究竟是怎么又重获肉体的?”

「或者,我们有更好的人选。」

「——我们的小罗尼。」双胞胎异口同声地给出了正确答案。

 

 

「没想到罗恩这么好套话。」乔治微微摇头,看着躺倒在桌子上的罗恩微微摇头,「真拿他没办法,而且这么情绪化可真是——」

「不管怎么说,总算问出来了我们想要的东西不是么?」弗雷德满意地说道,「特殊的魔药,有父亲的骨,仆人的肉还有仇敌的血?不知道这些成分是不是不可替换的,而且我们找不到魔药配方,虫尾巴和小克劳奇都已经死了。」

「线索断了。」乔治想了一会儿,「算了,先把罗恩送回去吧。」

乔治站起来,架着罗恩的胳膊把罗恩拖了起来。罗恩长的瘦高瘦高的,成年以后的身高要超过乔治,还好罗恩并不沉,乔治拖起来还算轻松。

“嘿,阿不福思,我带罗恩回去了,罗恩的酒钱和我的酒钱就记在他的账上吧。”

“我这里不记账!”阿不福思看了醉醺醺的罗恩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

“好吧好吧。”乔治拖着还在说着胡话的罗恩走到了吧台跟前,掏出钱包,“我来付款,总共多少钱?”

没想到阿不福思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乔治的胳膊。这速度可一点儿都不像这个岁数的人可以做到的,乔治看着阿不福思枯瘦的手,觉得胳膊被这个老头抓得生疼:“喂,阿不福思,你干什么?”

“小子,我刚刚可是听到了,你打听骨血魔咒要干什么。”阿不福思声音嘶哑,一动不动地盯着乔治,看起来还真有点儿吓人。

“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骨血魔咒?阿不福思你想干什么?”

“小子,别装傻,你刚刚可是在套你兄弟的话。我虽然已经老了,但是还没糊涂,你打听那个邪恶的玩意儿干什么?韦斯莱的孩子什么时候也开始研究黑魔法了。”

“你知道那个魔药?”乔治惊讶地看向阿不福思,他看了看周围,凑近阿不福思,悄声说道,“我并没有打算用这个,只是想打听打听扩展一下思路。你在担心什么?我不可能去杀掉我爸爸的。”

但是阿不福思却并没被这种小技巧所迷惑,灰蓝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故作轻松的乔治:“没有哪个人会打听这种东西,小子,告诉我,你打算复活谁?那个魔药不能复活亡灵,只能复活像伏地魔那样的生魂,可以说那个魔药几乎是没用的,就算是黑巫师都很少会让自己的灵魂跑出来。”

“我没打算复活谁啊,就像你说的我从哪儿找复活的人呢?放轻松,阿不福思,我只不过是一时好奇——”乔治说到一半,突然卡住了,他感觉到弗雷德打算争夺身体的控制权,所以柔顺地把控制权交给了他。

“算了吧,乔治,他可是阿不福思啊。不告诉他真相,他是不会放你离开的。”弗雷德微笑着,直起身子,让自己跟阿不福思能够平视:“嗨,好久不见,阿不福思,我是弗雷德。”

阿不福思的脸色瞬间变了。

“弗雷德?那乔治?”

“我和乔治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你要问原因的话只能无可告知。”弗雷德双手交叠,面带笑意,“不过我可以保证,没有黑魔法,没有任何策划,它就是这么发生了。也许因为我们是双胞胎,谁知道呢,但是我死去以后的的确确又在乔治的身体里苏醒了。”

“或者换一个更通俗易懂的说法,我跟乔治现在在共用一个身体。”

“你是说乔治跟罗恩套话,寻找骨血魔咒是为了你?”阿不福思惊讶地看向弗雷德,“这不符合常理,没有道理你会跑到乔治身上,那你现在到底算是死魂还是生魂?”

“我不知道,阿不福思。别问我,我说过我也不知道原因。”弗雷德陈恳地说道,“但是我可以保证我不会使用任何伤害他人的方式复活,乔治也不会,所以我希望你可以为我们保密。”

阿不福思注视着弗雷德脸上的表情,啧了一声。

“拖着你的醉鬼兄弟滚吧!没有酒量就不要再来了。”阿不福思一把推开弗雷德,冷言冷语地哼着,然后又转成了小声,“小鬼,给你一个忠告,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那些危险的事情不要随便尝试。”

“不过,你要寻死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然后老人又哼哧哼哧地扭头到吧台后面忙碌去了。

「阿不福思还是这么有个性。」弗雷德摇头,「有时候真不习惯他这种表达方式。」

「但是他还是没有揭发我们,弗雷德,你太冒险了,如果你没有说通阿不福思,他会立刻告诉整个凤凰社的。」

「他不会的,凤凰社已经解散了,而且阿不福思讨厌凤凰社,虽然他不得不接受这里成为凤凰社的一个秘密据点。」弗雷德不假思索地说道,「我向他坦白不是没有道理的,还记得那个跟霍格沃兹相连的画像么?」

「阿莉安娜?他跟邓布利多教授的妹妹?」

「没错,我想阿不福思应该能够理解吧——你想要复活我的那种心情。」弗雷德回忆着,「我甚至相信阿不福思也曾经寻找过复活阿莉安娜的方法,你看那张画像,就知道他对这一切有多么地耿耿于怀。」

「所以你是故意的?」

「故意让阿不福思听到?也算不上,但是赌了一把吧。」弗雷德用漂浮咒把罗恩飘起来,「但是现在,我猜我们以后可以找阿不福思寻求一些帮助,特别是如果他真的做过这些尝试,也许阿不福思的帮助会让我们省事很多。」

「弗雷德,你真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乔治只能无奈扶额。




==================

上一章都没有人说话了呢
感觉有点儿寂寞0-0


评论 ( 7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