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伴生 Chapter 9

第九章

 

“罗纳德·韦斯莱,我真是受够你了!”一大早陋居就爆发了争吵,赫敏的尖叫几乎快把房顶震掉了,更何况是一门之隔的乔治。乔治睡眼惺忪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看情况,只见罗恩涨红着脸,愤怒和尴尬混杂在脸上,让那张脸的扭曲了。

“我怎么知道你昨天干了点什么,我还受够你了。”罗恩嘟嘟囔囔着。

“我昨天当然是在工作了,罗纳德,你最好给我说清楚你那是什么意思,你在怀疑我?”

“为什么不能怀疑!工作工作,我看整个魔法部就数你最忙,就连帕西都没有过这种几乎住在魔法部的样子!我怎么知道你每天在搞什么?”

「怎么回事?」弗雷德显然也被吵醒了,声音有点儿迷迷糊糊的。

「罗恩和赫敏又吵架了。」乔治回答道。

「唔?」弗雷德饶有兴趣地观战,「说实话我倒觉得赫敏那个小姑娘太霸道了,完全不识趣。你记得么,赫敏当级长的时候简直比帕西还过分,特别是还特别霸道。」

「这么说你这次是站在罗恩的立场上了?那怎么办?要去阻止他们打架么?」乔治问道。

「唔,把身体给我,好歹是我们的弟弟,总得帮一把吧?」

「别太过分了。」乔治压着笑意,「他们两个要是真离婚了,罗恩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错了,他不会放过的只有你而已。」

话刚说完,两个人已经调换了身体的主动权,而赫敏和罗恩的争吵已经上升到另一个高潮。

“如果没有我!没有我!谁来付房子的钱?靠你笨手笨脚的么?如果不是我你上周闯的祸足够让你离开魔法部,顺便赔上一大笔金加隆。谢谢,我还不想哪天睡在大马路上,过古灵阁的拱顶里一个金加隆都没有的日子。够了,罗恩,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彻夜不归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么?哈利都比你上进得多!”

“哈,多担心我!”罗恩学着赫敏的口音阴阳怪气地说道,“如果你昨天晚上在家,你就不会现在才发现我在这里,我昨天一整晚都在陋居!说说看吧,赫敏,你又是几点才回家的,跟法律执行司的司长呆到几点,恩?现在才发现我不在家?是啊,我不够上进,怎么,现在后悔嫁给我了?”

赫敏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哭泣了起来。

“罗恩,你在干什么!”这个时候金妮终于披着晨衣跑了下来,几步跳下台阶瞪了罗恩一眼,一把抱住开始哭泣的赫敏,“赫敏,赫敏,别哭,罗恩他就是一个混蛋。罗恩,你到底是在干什么!”

“你怎么不问问她昨天干了点儿什么!”罗恩一边手足无措,一边还趾高气扬地指着赫敏,极力高傲地扬起脑袋,“如果她不亏心,怎么不肯说说看啊?昨天到底有没有回家!”

金妮气得直跳脚:“罗恩你这个蠢货!乔治,把罗恩拉走让他清醒清醒去!赫敏,别哭了别哭了,你们现在都不冷静,冷静下来再谈好么?我们先去客厅,我会说罗恩的。”

乔治——或者说现在其实是弗雷德,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走出房门,却不急着把罗恩拉走,只是搭上了罗恩的肩膀,淡淡地看向哭泣着的赫敏。

“没什么好谈的了。”赫敏只哭了一会儿,用手随意蹭了蹭,又一次直起了脊背,“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么我感到很遗憾,当年选择嫁给你。我受够了你永远跟小孩儿一样乱发脾气,然后自私地走掉又这么回来了,再见。”

说完,赫敏头也不回地扭头下楼。

“喂,赫敏!”金妮拉也拉不住,只能狠狠瞪了罗恩一眼,“罗恩你这个白痴!”追着赫敏而去。

“嘿,你能相信么?”罗恩无措地指了指赫敏,又指了指自己,看向弗雷德,“她居然能那样说,她又是凭什么?金妮居然还是站在她那面的!”

“好了,罗恩。”弗雷德握住罗恩指来指去的手指,“虽然我觉得金妮那么指责你不太对,但是你今天的确也不太冷静。难道你真的想跟赫敏离婚?你们不过才刚刚结婚,想想吧,光是争吵和猜忌可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罗尼小弟弟。”

「也许你该想想你们为什么总是在吵架,而不是每一次都吵架,然后过一段时间再合好——真正的问题从来没有解决过。」

 

 

赫敏不管一切地直接从壁炉飞走了,罗恩也气呼呼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不算完美地解决了家里一早上的闹剧。顺带提几句,弗雷德可没兴趣当弟弟的感情顾问,带着乔治吃过早饭出了门。

该不该告诉韦斯莱夫人之类的,还是留给金妮烦恼吧。

这次他们的目的地依旧是翻倒巷,熟悉的伪装让两个人毫无阻碍地进入了翻倒巷。昨天罗恩提供的线索让两个人有了更多的兴趣和思路,让他们不介意在魔药方面找找方法甚至说就去找找那个所谓的骨血魔药的成分。

在斯内普的威压之下,大概他们这几届的格兰芬多里没有几个人的魔药是真正拿得出手的,乔治和弗雷德也不例外。只不过在O.W.L.S考试之后,本来以为可以彻底摆脱魔药阴影的双胞胎不得不为了自己的事业理想又在N.E.W.Ts生涯重拾魔药,这段经历反而让兄弟两个的魔药水平比在霍格沃兹前五年的任何时候都要好。

不然恐怕就是骨血魔药放在两个人面前,两个人也只能有心无力了吧。

「嘿,弗雷德,把那本书放下来,你没注意那只不过是一本略有难度的魔药书么,连麦格教授都会愿意开条子让咱们俩去看的。相信我骨血魔药绝对不会在那个上面,就算是线索也不可能。」

「哦,好吧,狡猾的老山姆,他又用这种封皮糊弄人。」弗雷德耸耸肩,把手上那本又放了回去。

「你确定你不会把问题越弄越糟么,弗雷德。」乔治看着弗雷德选书,显得有点儿百无聊赖,「你今天跟罗恩说的话听起来可不像是劝架的话,万一他真的跟赫敏离婚,绝对会上《预言家日报》的,而且妈妈也会疯掉的。」

「相信我,不会的,就算是离婚大概也只能是赫敏提出来的。你还看不懂小罗恩么?既然他肯挑战难度跟赫敏结婚,就算他有再多抱怨心里也没想过跟赫敏离婚的,也就是闹闹小孩子脾气。」弗雷德找到了他们预定需要的那本书,小心地从上层书架上拿了下来,「而且如果他们真的因为我说的这段话就弄到最后离婚了,那么早离也好。」

「恩?」

「说明他们还是小毛孩,连恋爱都没谈好就想着学大人结婚,还是等几年吧。」弗雷德露出一个足以称得上好整以暇的笑容,「我可不在乎当导火索,如果我阻拦罗恩去道歉就能让他们分手,那么他们要分手是迟早的。」

「也许你是对的,不过妈妈会疯掉的。」

「担心那个还不如担心一下妈妈知道你打算研究一大堆黑魔法以后的反应吧,可能会直接晕过去。」

「也有可能拿着扫帚追着我绕着陋居跑。」

「然后罚你去把整个院子的地精都扔到3里之外。」

兄弟两个在意识空间里哈哈大笑起来。

“17个金加隆。”老山姆算出了弗雷德拿的那几本书的价值,弗雷德一言不发地把钱付清,紧了紧斗篷,向着店外走去。

翻倒巷并不像对角巷那么笔直光亮,翻倒巷的巷子更加崎岖,几乎几步就有一个拐弯,岔路也很多,不熟悉的人极容易迷路,而且这种地形也极容易受到埋伏。不知道有多少黑巫师、无法光明正大出现在别人面前的巫师栖息在这里,这里就是他们的世界。所以在翻倒巷行走,弗雷德也打起了十二分小心,握紧了乔治的魔杖。

「我觉得总有一天我得回去把我的墓刨了。」

「干什么?」

「把我的魔杖拿出来啊。」弗雷德笑道,「虽然你的魔杖跟我的相容性也不错,但是我还是喜欢我那根长度,你这根总让我觉得好像短了一截儿似的。」弗雷德一边说一边挥了挥魔杖,「不太舒服。」

「好吧,如果你不介意去观赏一下你自己的棺材的话。」

「说起来,我还没有问过你,我的棺材是什么样的?」

「胡桃木,白色,很光滑,几乎没什么装饰。」

「哇喔,听起来可真是糟——」弗雷德的话戛然而止,几乎在下一秒转身伸出魔杖,“谁?”

“你又是谁?”拐角里全身被斗篷罩住的巫师也举着魔杖,虽然比乔治矮了一些,但是依旧气势不减,“从刚刚开始就跟着我?”

“我想你肯定有哪里理解错了吧,先生。我只是在走我自己的路,我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跟着你——”几乎在同时,两个人的魔杖都发出一阵光芒,两个巫师同时避开了对方的恶咒,同时对刚刚战斗中的感觉暗暗心惊,隐隐认出了对方。

“德拉科·马尔福?”

“啧……乔治·韦斯莱?你怎么会在这里。”

德拉科撤掉了自己的罩帽,露出了自己铂金色的短发,“见鬼,为什么你会跟着我?”

“我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跟着你了,马尔福,我从书店出来,一路上都没见过一个人。”弗雷德抿了抿唇,“而且翻倒巷可不是你家的,为什么我不能进来?”

“见鬼!”德拉科狠狠地皱起了眉头,“刚刚跟踪我的不是你,他肯定是看见你从后面过来,然后离开了!”

“小马尔福,你爸爸到底给你留下了多少烂帐,怎么我每次见到你你都在被人追杀?”弗雷德饶有兴趣地问道,“真神奇,你居然到现在还安然无事,看来你还不是一无是处不学无术。”

“如果你只会说闲话就给我滚,他们可能还在这附近。”德拉科皱起了眉头,魔杖依旧举着,警惕地注视着周围。

“别看了,那个人在你左后方。”

“什么!”德拉科根本来不及思考弗雷德说的对错,反射性地向右滚去,正好避过了后方射来的一道魔咒。这一道魔咒就如同一个信号一样,周围走出来了三四个巫师,德拉科也十分灵活,几乎瞬间就移动到弗雷德身边:“喂,韦斯莱,要合作么?不过他们应该是冲着我来的。”

“就算如此,他们也不会放过我吧。”弗雷德微微一笑,“所以只能打一架了。”两个人背靠背,魔杖平稳地对向那些走过来的巫师,两方就这样对峙着。

战斗从正对弗雷德的一个巫师开始,两方开始互扔魔法。弗雷德和德拉科先一起搞定了一个肥头肥脑的家伙,然后一起对向一个瘦高个,而在这中间弗雷德还顺便石化了一个从战斗一开始就来回躲闪的胆小鬼。

突然空地上传来一片“啪啪”声,德拉科皱着眉咒骂了一声:“糟糕,是魔法部。这群饭桶今天倒是来的早。”一边说德拉科一边掏出了一个门钥匙,并且招呼着,“韦斯莱,过来,如果你不想被你哥哥的同僚发现你在翻倒巷使用了一打黑魔法。”

下一秒,在几个魔法部官员出现在空地的刹那,德拉科和弗雷德消失在一片白光中。

 

 

随着门钥匙挤压的感觉褪去,弗雷德向后退了两步稳住了身形,德拉科也狼狈地后退了几步,弗雷德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的情况,一个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已经飞奔过来,一把抱住了弗雷德身边的德拉科。

弗雷德被这突如其来的女人吓得差点儿扔出去一个魔咒,还好看到女人的动作,及时忍住了冲动。

“德拉科,德拉科,我担心坏了!”女人,或者也可以说是女孩子,弗雷德平静下来心情才发现这个穿绿色连衣裙的女性看起来像是一个还没来得及发育的女孩,也许也跟她的样貌有关系——金色的卷曲头发,卷翘的眉毛,如同一个不懂世事的小姑娘。此时她正一脸担心地看着德拉科,眼泪含在眼眶里,几乎要夺眶而出。

“好了好了,阿斯托利亚,我的好姑娘,冷静下来。”德拉科轻轻拥抱着女孩子,使劲揉了揉女孩的头发,“我们有客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去给韦斯莱先生准备一份茶点么?”

阿斯托利亚仿佛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弗雷德的存在,慌慌张张地致歉,很快离开了。

弗雷德神情复杂地看着德拉科,德拉科仿佛早就知道他心里的那些疑惑,没等弗雷德询问,就已经自己交代出来。

“这里是马尔福庄园,刚刚那个是我的妻子,阿斯托利亚·马尔福。”

“没想到你会把我带到马尔福庄园。”弗雷德点点头,没有再追究更深的细节,只是他把心中的疑惑都诉说给心里的那一位。

「阿斯托利亚·马尔福?马尔福什么时候结婚的?看看刚刚那个小女孩儿!」

「我也不知道,没有得到消息说马尔福结婚了。」乔治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道,「马尔福家虽然因为最后的倒戈逃避了审判,但是他们的日子可不好过,大概结婚也只能小规模地举行一下,连《预言家日报》都不会刊登吧。不过那个女孩子也不算小了,我记得她跟金妮同届,是斯莱特林的。你别忘了金妮也计划年内跟哈利结婚。」

「哦,见鬼。」

弗雷德显然有每一个哥哥的通病,对于妹妹的婚事总是感到苦恼。

“如果我不带你过来,难道放你在那里对魔法部那群饭桶说刚刚我在那里么。”德拉科微微仰着头,“来吧,既然来了就喝杯茶,斯莱特林可不会在这种礼貌上失礼。”德拉科勾起一个微笑,向庄园里走去。

「说实话,虽然跟他并肩作战了两次而且还算顺手,但是我还是想揍他一顿。」弗雷德咬牙切齿地看着德拉科的背影,「就算是每天被一群人盯着打算把他扔进阿兹卡班还能这么高傲,真让我想一手痒把他变成白鼬鼠。」

「够了,弗雷德,那不是穆迪,是小克劳奇干的事儿。」乔治只能无奈扶额,「现在把控制权给我,我来应付他好了。」

于是就在前往前厅这短短几步路上,乔治和弗雷德又一次互换了身份。

——不得不说,虽然两个人现在存活于一个身体上有诸多不便,但是两个人却越来越习惯于随时互换角色来解决问题,完美无缺。

 

————————

 有点儿黑铁三角啦QAQ感觉有点儿抱歉_(:з」∠)_
让德拉科出来露个脸~


评论 ( 11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