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伴生 Chapter 10

第十章

 

阳光正好,洒在庭院里,花厅的座位正对着院子,阿斯托利亚细心地把茶具在桌上摆好,然后安静地离开了。整个庄园显得平静而美好,谁能想到这里的主人是唯一没被战后狂潮所波及到的食死徒呢?虽然面前这位金发青年的父亲无法逃脱牢狱之灾,但是他们好歹延续下了自己的血脉,让面前这位青年成为了唯一一个胳膊上留有印记的自由人。

而不像倒霉的克拉布家族,彻底的败落。

“看来马尔福活的依旧很潇洒,战争的失败并没有影响到你们。”乔治看着面前精美的杯子,微笑地扭头看向德拉科,“我原本以为,就算马尔福能躲过牢狱之灾,也不会活的多好,不愧是已经逃脱过一次的马尔福了。”

德拉科挺直腰背坐在椅子里,眼睛平视着庭院,嘴角却泛出了一丝复杂:“潇洒么?大概对你们来说没什么区别,但是这个庭院是母亲最喜欢的,她最喜欢在这里喝下午茶。如果不是有心无力,母亲绝对不会允许庭院败落成这个样子的。”

端起茶杯,德拉科喝了一口茶,“如果还在以前,这种茶是不可以拿出来见客的。没有影响么?马尔福家已经大不如前了,查抄每天都有,他们恨不得查出来点儿什么东西再把我也弄进去,好瓜分马尔福。”

德拉科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却并不显得多忧心忡忡。不知道为什么坐在这里的青年,已经能从他身上依稀看到他父亲的影子了。

“但是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你们并没有什么区别,依旧活的很好。”乔治向后靠到椅子上,把玩起茶杯。

“也许你说的没错,对你们格兰芬多来说,黑魔法都是邪恶的。”德拉科微微笑了一下,快的让人无法察觉,“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终究无法互相理解。”

“黑魔法也许不一定都是邪恶,但是用黑魔法伤人实在太过严重,那样的后果让人负担不起,变成黑魔头那样自然是邪恶的了。”

“那么,能不能麻烦告诉我,你到底是谁,或者说——”德拉科突然扭过头来,灰蓝色的眼睛亮得惊人,“告诉我曾经跟我两次并肩作战的那个人又是谁?”

乔治一惊,抬头看向德拉科,只见这个比他还要小两岁的男巫一脸笃定,这让乔治反而镇静下来。

“你是怎么发现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发现过。”的确是没有人发现过,唯一的知情人阿不福思还是弗雷德主动暴露出来的,至于家里人,虽然乔治和弗雷德常常在他们面前转换角色,但是大概大家已经习惯了乔治的不对劲,反而忽略了这些细节。

“是你们的破绽太大了,在墓地的那一次,你们的前后行为相差太多,而且不用说,那一位过于心急地保护你,当时那种情况向后发射铠甲咒显然是——非常让人意外的表现。那么介意告诉我你是谁或者另一位是谁么,韦斯莱先生?”

「没关系,告诉他也无所谓,他其实上一次已经猜到了。马尔福,啧。」弗雷德在意识里说道,「总是这么精明的斯莱特林,上一次他不说出来却在这一次提出来,必然有所求,我们不妨听一听。」

“那么好吧,”乔治伸出了一只手,“我是乔治·韦斯莱。”

德拉科狐疑着握住了乔治的手,但是乔治的下一句话让德拉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你好,我是弗雷德·韦斯莱。”

 

 

“这是不可能的,从来没有这种情况出现。”了解完双胞胎的情况以后,德拉科连连摇头,“这是无法理解的,每个人在死后都会回到梅林的怀抱!”

“也许是因为出现这种情况的人隐瞒了,让这种情况不为人知。或者也有可能是因为魔法界的双胞胎太少了,所以我们成了特例。”弗雷德大笑着,“就算我们是头一例又怎么样呢?我们可不在乎这些。”

德拉科看向弗雷德的表情似乎带了点儿羡慕,但是这种羡慕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从德拉科的脸上消失了。

“但是我知道你们并不是不在乎,你们应该不会想永远这样吧?”

“你想要干什么,马尔福?”这次发问的是乔治。

“别紧张,我只是想做一个交易。想想吧,我知道你们在极力维护你们的秘密,如果你们的情况被别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也许普通人会以为你们使用了黑魔法,毕竟只有黑魔法才可能造成这个效果。而因为你们的特殊,也许你们会被监禁起来,我想这可不是你们所需要的。”

“所以你现在是在威胁我们?让我们知道我们有一个把柄在你手里?”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做一个交易。”德拉科面露贪婪,这反而让乔治和弗雷德都放下了心,“你们今天说是从书店出来的,看来你们是在找什么资料,虽然现在情况不好,但是马尔福家还有丰富的家族底蕴,我想在马尔福家族总能找到对你们有帮助的方法,或者至少说方向。”

“同时,我只需要得到你们的一个小小的承诺就可以了。”

“什么承诺值得用马尔福家族的珍藏来换?”乔治惊讶地挑眉,显然为这种丰厚的交易感到惊异。

“对你们来说无足轻重,但是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交易。”德拉科双手交错,“成为我第一个孩子的教父,怎么样?”

“什么?”乔治惊讶得几乎以为眼前的斯莱特林是别人假冒的,有生之年居然会有一个斯莱特林邀请他当他的孩子的教父,而且这个斯莱特林还是跟韦斯莱相看两厌的马尔福——要知道他们的父亲,亚瑟·韦斯莱曾经还不顾颜面地在公共场所跟卢修斯·马尔福像麻瓜一样互丢拳头!

弗雷德却更冷静:“为什么会突然做这样的决定?”

“因为阿斯托利亚怀孕了。”德拉科注视着自己的左手,表情纠结而温柔,“不论如何,家族高于一切,对于你们这些——”德拉科习惯性地想要嘲笑些什么,却又咽了回去,“你们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理解像我们这种家族对于后代的重视程度。”

“阿斯托利亚怀孕了,刚刚检查出来,但是她的身体并不健康,这个孩子也许很难出生,也许会要了她的命。但是一旦这个孩子出生,或者也许是以后某个孩子出生,他就是马尔福家的希望。”

“我知道在你们心中,或者说所有人的心中,我已经永远洗不白了。”德拉科的右手紧紧抓住左手的手臂,那正是黑魔标记所在的地方,“人们永远不会去思考我到底愿意不愿意杀人,邓布利多的死跟我真的没有关系,甚至于我不那么做我的父亲该怎么办。没有人会乐于接受喜怒无常的黑暗君主随时的钻心咒或者阿瓦达——不过我也不会在乎你们理解不理解。”

铂金发的青年扬起下巴,脊背挺得更加笔直,骄傲而无奈地说道,“不管是误解还是鄙夷,这些东西都是我该承受的,但是我的孩子值得最好的,不应该受到这些无妄的灾难,我不可以让我的孩子从小就被冠上小食死徒的称号,11岁去霍格沃兹的时候如同一个囚徒,受尽冷眼和嘲笑。”

“也就是说你需要韦斯莱家帮你的孩子证明他的清白?”

“虽然不想这么承认,但是如果你要这么理解——”铂金发的青年依旧高昂着头颅,没有一丝难堪的表现,“是的,你可以这么理解。”

“好,我答应。”这次说话的是弗雷德,“也许你会需要一个牢不可破咒?”

“可以。”德拉科露出了一个微笑,“也许你们会愿意阿斯托利亚成为我们的见证人。”

“悉听尊便。”

 

 

白色的魔杖放在弗雷德和德拉科交握的手上,而拿着魔杖的阿斯托利亚显得很是惊慌,一脸忧虑地望着自己的丈夫,而德拉科只是回给自己的妻子一个简短的微笑,就恢复了面无表情,淡淡地看向弗雷德。

弗雷德点点头,示意德拉科开始。

“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你愿意成为我第一个孩子的教父,并且尽可能保障他拥有正常公平的童年么?”德拉科深深地看了一眼弗雷德,问道。

“我愿意。”

一簇明亮的火焰从魔杖里发射出来,缠绕住了两个人的手,德拉科和弗雷德同时松了一口气。毕竟弗雷德和乔治的情况太过特殊,谁也不知道牢不可破咒是否还会奏效。

“你愿意承诺在我帮助你们的过程中,不会利用我的帮助做出有损马尔福家族利益的事情么?”

“我愿意。”

又一条火线缠绕在两双手上。

“德拉科·马尔福,你愿意帮我们保守我们的秘密并且为我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以复活我么?”

德拉科吃了一惊,深深地看向弗雷德,这是之前双胞胎所没有提到的目的,德拉科曾经猜测过兄弟两人的目标,但是从来没想到过他们居然有如此的勇气。

“我愿意。”

最后一条火舌喷射而出,三道光芒凝结在一起,如同一个牢固的绳子缠绕着两双手,牢不可破咒成功了。德拉科拥抱了自己的妻子,乔治发现这个金发女孩儿拥有一双漂亮的小酒窝,只见德拉科浅浅地亲吻了妻子的额头,乔治听到他的呢喃。

“一切都会好的,不要担心。”

他不由得默默在心里复述了这句话,而控制着身体的弗雷德嘴角则轻轻地弯了一道弯。

 

 

“骨血魔药……我不确定马尔福庄园里是否有这个魔药的记载,但是如果马尔福家曾经有过,那么它肯定还在那里。因为藏书室存有禁制,所有的书都不可以被带离那里,不过如果你们得到的信息没有问题的话,这应该不是非常困难的魔药,因为当年熬煮那锅魔药的人是虫尾巴,根据我父亲向我提到过的,就算是有黑魔王在一旁提点,虫尾巴也不可能熬煮过于高深的魔药。”

“……但是有可能那些必要元素就是不可替代的,那你们就有麻烦了,这个方法会行不通。”

“不过对于波特的事情我倒是有一些东西可以告诉你们,妈妈说那个时候黑魔王的阿瓦达的确击中了救世主,但是救世主没有死,而且他的手里握着一块黑色的石头。后来在城堡前,救世主曾经消失了一段时间,我猜他是把他那件隐形衣带在了身上,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穿上了隐形衣。”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黑魔王当时一直住在马尔福庄园,那个时候黑魔王似乎在研究关于魔杖的事情,似乎是救世主的魔杖让他无法攻击,具体我不太清楚。但是黑魔王曾经抓过不少魔杖制作人,包括奥利凡德,之后他似乎问出了点什么,又去过纽蒙迦德,并且最终获得了一根魔杖。”

“——我想他大概在寻找一根比他的命定魔杖更适合他或者说更强力的魔杖,我所知道的就只有这些。”

而此时,乔治·韦斯莱正在马尔福家族秘密藏书室里面,寻找着那本可能记载着“骨血魔药”的书,一边回想着德拉科说过的那些信息。

「马尔福一定已经猜到了什么,但是他没有说出来。」乔治默默地对身体里的另一位兄弟说道。

「他给的提示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不是么?只是这个暗示也太匪夷所思了。」弗雷德当然明白双胞胎所想的,他同样感觉到匪夷所思,「那只是一本童话故事不是么?这太荒谬了,难道黑魔王和邓布利多都返老还童跑去折腾童话故事了?」

「可是看起来也并非……不可能。」乔治艰难地回答道,「还记得邓布利多的遗嘱么?」

「当然,那奇奇怪怪的遗嘱——他给哈利了一枚金色飞贼,罗恩拿到了一个可以关灯开灯的打火机。还有赫敏,邓布利多给了她一本……等等,邓布利多给了她一本《诗翁彼豆故事集》?」

「也许我们应该看看能不能找到邓布利多留给赫敏的那本书。」

乔治一边说着一边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随手翻阅,斯莱特林世家,总会有些特别的收藏,这些黑魔法的书籍在翻倒巷里也很难看到:「啧,真的能在这里找到么?」

「不过如果马尔福的消息和罗恩的消息都属实的话,我想那个童话也许真的有某种效果才对,而且显然哈利曾经收集齐过那三样死神的礼物,甚至有可能就是那三样东西帮助他重新活过来的。」

「——首先是老大的魔杖。」

「那个可能就是黑魔王找到的那个强有力的魔杖了。」

「——然后是老二的可以召回死者的回魂石。」

「也许就是哈利手里握着的黑色的石头?」

「最后的隐形衣可能就是哈利一直有的那一件!」双胞胎异口同声地得到答案,为这个结论心惊不已,「但是传说中不是只有隐形衣可以躲避死神么?而且我们要的不是不死,而是复活。」

「也许我们需要去问问哈利,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应该不是躲过了死神的纠缠,因为那个时候他并没有披着隐形衣,肯定还有什么要点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等一下乔治!」还是弗雷德先从狂热中清醒过来,敏锐地发现了不对头,「这一排有点不太对头,我感觉最里面好像少了一点儿似的。」

乔治狐疑地向里面走去,长久的恶作剧生涯让两个人的观察力别具一格,这一排的书柜的确就像弗雷德所说,缺少了一点,不太明显,但是却没逃过双胞胎的眼睛。

「是专门这么设计的?还是有人用魔法做了手脚?」乔治在书架边缘查看着,书架看起来好像就应该是这样似的,如果不是乔治和弗雷德对自己的观察力有绝对的信心,几乎会以为是自己弄错了。

「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中世纪黑魔法兴衰》?《黑魔法溯源》?」乔治阅读着靠边缘那一排的书籍名称,终于在最底下一排发现了端倪。

「嘿,弗雷德,来看看这是什么书?」在最后一排上,有一本厚而古旧的书,但是却仿佛只有一半,连书脊上的书名都只露出了一部分,而其余的部分则像是被砍去了一样,让人看不懂这到底是一本什么书。

「拿下来看看?」

「小心。」弗雷德微微点头,并且提高了警惕,接管了右手的使用权,随时准备着应对突发情况,而乔治的左手则伸向了那本厚书,用力把它向外抽。最开始并不好抽,这本书就如同石头一样,纹丝不动,但是随着乔治力气地加重,这本书开始有了向外的趋势。

「这不正常。」弗雷德只能干着急,想了半天尝试着对这本书施展了一个咒立停。一瞬间乔治触不及防,几乎是摔飞到身后的书架上。

「梅林啊。」兄弟俩忍不住同时感叹,的确有什么咒语曾经掩盖了书架最后一部分,虽然那一部分只有几本书。

乔治爬了起来,细细地打量着这突然出现的几本书,但是并不需要他寻找,一本书名已经跃入眼帘。

《最迷人的黑魔法——探寻生命与死亡的魔药》。

弗雷德所控制的右手稳稳地把那本书抽了出来。


评论 ( 25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