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错觉 Part.1

错觉

 

嗨,大家好,我是乔治·韦斯莱。

我有一个大家庭,韦斯莱家,巫师界著名的大家庭,我有三个哥哥,一个毛手毛脚的小弟弟,还有一个漂亮可爱的妹妹,我们家有七个孩子。

唔,你问我还有一个孩子是谁?

哦,那是我的双胞胎兄弟。

他不是我的哥哥也不是我的弟弟,我们一起出生,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韦斯莱双胞胎。

他是弗雷德·韦斯莱。

 

No.1

 

当你是独生子,甚至寄人篱下的时候,就会很羡慕有一棒子兄弟姐妹的人。我当然明白,看哈利每次投过来的那种眼神我就明白,虽然我那个傻瓜弟弟到处都比不上救世主,但是救世主就是羡慕他。

唔,顺便一提,哈利就是那个哈利,哈利·波特,打败黑魔头拯救巫师界的救世主。而我们傻乎乎的小弟弟罗恩是救世主最好的朋友,之一。

顺便一提,救世主的另一个好朋友是罗恩的女朋友。

啊,话题好像扯远了。继续来说我的弗雷德。

 

事实上,当你真正处在一个有七个孩子的家里的时候,才会发现这是一场灾难。这很难,真的,我们的爸爸只是魔法部的一个小职员,妈妈是家庭主妇,如果还有什么比家里有六个嗷嗷待哺的男孩子更惨的事情,大概就算得上爸爸还有一个收集麻瓜物品的兴趣爱好。

当然,我不是在抱怨。

但是事实上,爸爸实在太倾心于那些东西了,总愿意在麻瓜的那些东西上花费很多,但事实上那些东西的实际价值肯定没有那么多。那些麻瓜肯定爱死了爸爸这种主顾。

妈妈也很忙,至少在我还小的时候。她得忙着生一个姑娘,还得照顾几个孩子的起居。最开始几年真是一场灾难,在我的记忆里,我跟弗雷德一岁多的时候,妈妈就怀上了我们唯一的弟弟——罗恩。

那个时候妈妈以为是个女孩,无暇他顾,把我和弗雷德都丢给了比尔和查理。

哦,他们两个是我们的大哥和二哥,不过那个时候他们还都是些八九岁的小男孩,总想着偷偷溜出去玩飞天扫帚或者摆弄他们的模型玩具,这个时候帕西就会眼巴巴的在旁边瞅着,但是比尔和查理绝对不会把这些新玩具让给帕西。

 

当然,对我和弗雷德也一样,那把儿童用的飞天扫帚,只要我们接近三英尺范围内,查理就会大声尖叫。我们不被允许碰触任何属于他们的东西,事实上——他们只肯扔给我们一只奶瓶,是的,只有一个奶瓶。

于是这就是我和弗雷德的第一个玩具了。

最开始我们两个轮流向对方撒牛奶,抢奶瓶。弗雷德简直是个天才,他只用了两天就学会了把奶瓶悬浮在我头顶上,然后从头到脚的浇下来。

不过我也不差,我在第三天学会让他的婴儿车断了一条腿。

虽然那样做的后果是,我们两个一起被妈妈骂了一顿,还饿了一顿,独自被关在屋子里——她的脾气糟糕透了,在怀上罗恩以后。

 

不过那以后,我们学会了一种比较温柔的游戏方式,不再拿对方当玩具——或者说我们握手言和了,进行了一场深入的谈话,获得了非常棒的长久合作条约。

我们开始用各种方法,在比尔和查理不注意的时候把他们两个的东西放到对方的地盘上,为此比尔和查理打了一架,被妈妈罚去花园捉地精。

这似乎很不错,比自己饿肚子好玩多了。

 

 

 

No.2

 

罗恩出生没多久,比尔就快要到上霍格沃兹的年龄了。

这是我们家第一个去上学的家伙,妈妈的注意力又从女孩子转移到了比尔身上——不过这没多久,因为她很快又怀孕了。

希望这次是个女孩。

在妈妈脾气又变坏以后,我和弗雷德由衷的这么祈祷。

比尔和查理发现了我们的小乐趣,他们俩狠狠的欺压了我们,这没办法,谁让他比我们大呢。我觉得弗雷德说的挺有道理,等到我们长到足够大的时候,我们也可以欺压回来。但是现在,小罗恩好像是不错的选择……

这个话题有点儿扯远了。

 

我们这个时候已经快三岁了,终于获得了花园游戏的权利。这很不容易,说实话,在一个大房子里可真够无聊的,我和弗雷德都快连阁楼上的食尸鬼都弄明白啦。

我们开始整日的泡在花园里,看那些可笑的地精在我们面前张牙舞爪,有的时候我们会把妈妈的清洗液偷出来,灌进地精的嘴巴里,然后这些可笑的玩意儿就会变色,然后跟喝醉酒一样。

我和弗雷德哈哈大笑,但是从那以后,其他的地精就开始躲着我们了。

 

还有一点不同,就是我和弗雷德终于获得了我们人生中的第一件真正意义的玩具,是一把飞天扫帚的模型,是史蒂芬叔叔带来的,他去了世界杯。这可真酷不是么?

那年世界杯的总冠军是保加利亚队,他们有一个很棒的击球手,横冲直撞,像个游走球一样。史蒂芬叔叔给我们买的扫帚模型就跟他一样,会在空中来回急飞。

但是这玩意儿被比尔弄坏了。

 

比尔坚持要拿去玩一玩,还骗我们会用他那只金色飞贼的玩具做交换,但是只是一会儿他就把我们的飞天扫帚搞坏了。我想他肯定是嫉妒我们两个比他更受宠,我们的扫帚可比他那个傻乎乎的金色飞贼机灵多了,要知道,这可是两人份的礼物!而最过分的是,他弄坏了我们的玩具,却不愿意把他那只金色飞贼的战利品给我们,真是个小气的兄长,不是么?

我们决定一定要好好学习这个优良传统。

哦,好像又扯远了。总之那个可怜的扫帚被弄坏了,我和弗雷德都伤心坏了,但是显然,弗雷德比我更有英国老式的浪漫主义细胞。

“嘿,乔治,为了缅怀我们的第一件玩具,我觉得我们应该给他一个体面的葬礼。”

我敢发誓,体面这个词,是上周弗雷德刚刚学会的,那个时候我们去参加了一个远房亲戚的葬礼,他还问我体面是什么意思。

但是看在他是我唯一的合伙人的份儿上,我从来不会拆他的台。

“我也这么觉得,你觉得什么样的地方才能彰显出他独特的身份,并且可以保佑他的灵魂安宁呢?”

“我不知道,也许他会喜欢小树林。”

 

我们家的后山就有一大片小树林,不过我们那个时候还不被允许去那里,比尔和查理总会去那儿玩儿上整个上午,对于那个时候的我们来说,那里简直就是天堂。

所以我也觉得,把我们最心爱的玩具葬在天堂事件不错的事儿,别笑,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

我跟弗雷德很是苦恼的一段时间,我们每天在篱笆旁边,对着那片小树林想办法。我们当然也可以拜托比尔或者查理,甚至是帕西,但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真的去做呢?只有亲自动手才能让我放心,于是我们想到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由弗雷德先跑去跟妈妈要吃的,然后我会把奶瓶里的玩意儿都弄到小罗恩的尿裤了。小罗恩肯定会嗷嗷大哭,妈妈就不得不来照顾他。这个时候她肯定会气急败坏,事实上妈妈的时间表比魔法部部长都要满,卡的精准完美,完全没空帮罗恩多换一次尿布。

而在妈妈对着什么都不知道只会吐泡泡的小泪包罗恩怒吼的时候,我和弗雷德就可以毁掉妈妈做到一半的晚餐,然后妈妈就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在晚餐上,她就不会注意到我们到底有没有乖乖的呆在院子里了。

真是一个完美的计划。我和弗雷德简直忍不住击掌叫好。

 

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这是我们恶作剧生涯的起点,教会我们一个非常有用的道理。

妈妈的怒火显然超乎我们的想象,在她发现她的晚餐被付诸一炬的时候,妈妈就好像一个喷火龙一样,拎着扫帚冲了出来。而那个时候,我和弗雷德正在互相帮助,翻越那些见鬼的篱笆。

自然,我们被妈妈抓到了现行。

这很惨,我和弗雷德都被揍了一顿,还被扔到屋子里关禁闭。当妈妈问这是我们两个谁做的时候,我们非常有骨气的没有出卖对方,于是妈妈气坏了,连爸爸都没能把我们救出去。

躺在床上,我的肚子饿坏了。谁知道妈妈会怎么生气呢,也许我连明天的早饭也别想吃到了。就在这个时候弗雷德爬到了我的被子里。

 

“嘿,乔治,你肚子饿么?”

“别跟我说话。”我没好气的回答他,“我正在努力忘掉我正在‘咕咕’叫的肚子!”

“嘿,乔治,别这样。”弗雷德细细的小胳膊搭到了我的肩膀上,“我这里有点吃的,要一起么?”

弗雷德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了一小块面包。

“你是从哪儿弄到的?”

“在你还没下来的时候。”弗雷德笑眯了眼睛,“我偷偷藏了一点儿面包。”然后他把那一小块面包分开,递给了我一块。

我们连水都没有,面包硬的要命,而且只有很小的一块,但对于正在饿肚子的我来说,真是雪中送炭的救命粮食。

在妈妈连珠炮的抱怨声和爸爸偶尔的安慰声中,我们两个靠在一起,挤在一个被子里,很快的睡着了。

睡着前我想,有一个双胞胎兄弟似乎还不错。至少在这样一个家里,还有人能陪我在一起,也不嫌弃我,愿意跟我分享一切。

我决定也对弗雷德好一点儿,至少下次不偷吃他碟子里的土豆了。

 

 

 

No.3

我们最后把我们可怜的扫帚埋葬在了篱笆下面,就是那个害我们被妈妈抓住的篱笆。

当然这是背着妈妈的,大概是我们经验太少,后来下了两场雨之后,那块篱笆向下陷下去一块,这让我们很不满意。

毕竟我们本意是想把我们宝贝的飞天扫帚安葬在一个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

时间过得很快,到小罗恩都能一跌一撞走几步的时候,我们的小妹妹金妮终于出生了。继六个儿子后唯一的女儿,爸爸妈妈都高兴坏了,当然我们也高兴坏了——相信我,你不会想同一个养着七个儿子并且怀着孕的母火龙相处的,我说的是真的!

但是这么看起来,小罗恩就似乎显得有点可怜。

——他才刚刚会走,大概比我跟弗雷德被扔给比尔查理的时候还要小,而金妮却抢走了爸爸妈妈所有的关注——也许还有比尔、查理他们?

韦斯莱家实在太稀罕女孩儿了,这可真没办法。

不过要我说,弗雷德实在是太心软了,就因为小罗恩可怜兮兮、眼巴巴的看着我们,就缴械投降,允许罗恩加入我们的小圈子。这让我有点儿不太爽。

要知道我和弗雷德达成友好都经历了非常痛苦而漫长的时间,这个小子居然可以装装可怜就获得关心!而最关键的是——我可真讨厌弗雷德对小罗尼的和颜悦色,这让我有一种玩具被比尔弄坏时候的感觉。

不,也许比那个更糟。

 

当我发现弗雷德把已经能进院子玩耍的小罗尼领到我们的秘密篱笆的时候,我的坏脾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嘿,弗雷德,我以为这是我们的秘密基地!”我大声对着弗雷德嚷嚷,“我们的!只属于你和我!”

“别那么小气,乔治。”弗雷德显得很无奈,“那只是小罗恩而已,又不是什么外人。”

“对于我们来说,他当然是外人!”

“他怎么能是外人呢?他是我们的家人啊。”

“哦,是么,那你来说说看,你为什么不告诉比尔或者妈妈,你在下面埋了一个可笑的飞天扫帚玩具?”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五岁多了,当然不是三岁多没见识的小毛头,那个会飞来飞去的飞天扫帚模型在我们心里的重量已经轻多啦,当然这有可能是因为我们根本没怎么好好拥有它。

“别这样,乔治,你简直是在无理取闹了。”弗雷德的脸上露出了纠结的表情,这说明他的确还在乎我的想法,并为此苦恼,这让我心情好了一些。但是一想到只是一个小罗尼,就可以让他在跟我之间来回摇摆、无法取舍,就让我更加不爽起来。

于是我决定让小罗尼吃吃苦头。

 

想给小罗尼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实在是太容易了,小罗恩有一个心爱的玩具熊(这可真不公平,我们三岁的时候可没有一个像样的玩具),虽然那是小金妮发脾气不要,一次次扔出房间,才被妈妈丢给小罗恩的,但是——小罗恩简直对这个玩具爱不释手。

喔,看看吧,我可真理解他。要知道我和弗雷德曾经也对那只可怜的飞天扫帚模型爱不释手,但是他既然想跟我们混在一起怎么能不懂我和弗雷德的痛苦呢?

不不,我当然不是嫉妒他能好好的拥有一份玩具。

但是——好吧,我不过是把他的玩具熊变成了一只八条腿都会动的大蜘蛛而已,这可没什么,不是么?

但是小罗恩哭的陋居的天花板都要被掀翻了。

哦,梅林。

 

 

No.4

“弗雷德·韦斯莱!”妈妈就跟发了疯一样的追着我到处跑,这可有点儿糟糕,其实我想停下来告诉她,我不是弗雷德,但是显然这好像不太管用,“快点跟你弟弟道歉!”

我从餐桌下的空隙钻过去,当然妈妈是做不到这一点的,然后我就有足够的时间爬上楼梯。

“嘿,乔治,出什么事了?”

弗雷德在一楼的拐角一脸迷糊的看着我,“我听到小罗恩的哭声和妈妈喷火的声音啦。”

“哦,亲爱的弗雷德,妈妈正在追杀我。”我露出一副可怜的表情,弗雷德翻了个白眼。

“哦,好吧,也许你应该往外面跑,要知道你总会被妈妈抓到的。”

“但是外面没有障碍物。”

我们说话的空当,妈妈已经冲了上来,我赶快躲进了隔壁的屋子。

“弗雷德·韦斯莱,你再跑啊!”妈妈的怒吼声传过门板,依旧那么恐怖,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又有点儿埋怨罗恩那个小泪包——不过是只蜘蛛而已,他居然哭的天花板都要掉下来了,真是个胆小鬼,以后肯定是个饭桶赫奇帕奇。

 

唔,赫奇帕奇是个学院,暑假里我听比尔说的——顺便一说,比尔已经上了霍格沃兹,他就读于格兰芬多,假期的时候他给我们讲述了非常棒的校园生活,格兰芬多都是勇士而赫奇帕奇是一群什么都不会,还有总看书的拉文克劳以及狡猾阴森的斯莱特林,这让我恨不得立刻飞到霍格沃兹去。

那一定很好玩。

 

“妈妈,难道你不是在找乔治么?”

“别跟我玩儿这套,你们两个调皮蛋,居然欺负弟弟!我——从来——没有这么教过你们!看看你们干了什么?吓唬罗恩!把罗恩的玩具熊变成蜘蛛!罗恩还那么小,对他造成不良影响怎么办……”

“什么,乔治把罗恩的玩具熊变成了蜘蛛?他怎么做到的,听起来很……厄,好吧,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儿糟糕。”

“你居然还不承认!等我找到乔治——”

“嘿,小乔治,你做了点什么,惹得妈妈这么生气?”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我吓的几乎尖叫了起来,但是很快我意识到那时查理。

的确,我似乎慌不择路进到了查理的房间。

 

“嘿,查理。”我尴尬的对他打招呼,但是他依旧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你欺负小罗恩了?这可不太对,妈妈听起来可是气坏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一不小心……”我想推说魔力暴动,但是我想,就算这样查理也不会放过我,而妈妈如果知道我的魔力暴动是让罗恩的玩具变成蜘蛛,一定会狠狠给我屁股几下的,于是我只好乖乖闭嘴。

“你说我该不该现在开门呢。”查理对着我笑,我想他是想让我求他,但是我可不想这样。其实被抓出去也没什么,要知道弗雷德还在外面,我和弗雷德被关禁闭就像是家常便饭,跟弗雷德一起关禁闭对我来说真没什么。

于是我非常硬气的一声不吭,抬着头看着查理。

查理似乎也觉得没趣,耸了耸肩,抓着我的脑袋打开了门。

“妈妈,我这里好像还有一个小逃犯。”

 

韦斯莱夫人的喋喋不休停了下来,她的表情好像在说“可让我逮到了”。面对着怒气汹汹的韦斯莱夫人,我只能露出一个微笑,摇了摇右手。

“嗨,妈妈,见到你真开心。”

站在妈妈身后的弗雷德默默捂住了脸。

 

—TBC—

评论 ( 1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