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错觉 Part.4

No.13

 

二年级的日子平淡无奇,除了要命的魁地奇训练和费尔奇的禁闭以外,没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我们开始把大把的无聊时光耗费在寻找密道上面——这方面的灵感要感谢劫道四人组。

哦,劫道四人组是一张霍格沃兹地图的创造者,他们可是了不起的前辈,那张神奇的地图可以标注出霍格沃兹里每个人所在的位置,还记录了好几条通向校外的密道。

这份神奇的羊皮纸地图是我和弗雷德从费尔奇的鼻子底下抢到的,我们拿到它的时候,它就像任何一片羊皮纸一样,并且无论我和弗雷德怎么威胁它都无动于衷。

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我跟弗雷德因为李乔丹吵了起来,我们那次吵得凶极了,几乎伤了感情,后来还是弗雷德先妥协,过来跟我道歉。

“嘿,乔治,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我从没想过跟你分开。”

那之后,羊皮纸神奇地有了反应,大脚板开始出现在了羊皮纸上,后来月亮脸也出现了,他们慢慢带着我们找到了打开活点地图的正确口令。后来我们又结识了尖头叉子和虫尾巴,这很神奇,没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脚板会突然向我们提供帮助。

 

二年级过去了,我们很快升入了三年级。

这一年是1991年,极不寻常的一年,我们的小罗恩终于也要去上霍格沃兹了——当然,这可没有什么值得纪念的,值得纪念的是哈利,没错,就是哈利·波特,魔法世界的救世主,还是婴儿时期就打败了黑魔头的大英雄,进入了霍格沃兹。

当然有一点值得庆祝,我们的罗恩小弟弟成功成为了哈利的好朋友——真是狗屎运,不是么?妈妈知道以后蛮高兴的,寄信过来让我们第一次去霍格莫德过周末的时候给罗恩带点儿零嘴。

当然,我们没带成。弗雷德被我抓着,在佐科玩笑店耗费了整个下午,直到弗雷德实在想不起蜜蜂公爵什么事儿,我才准许他出去。

我发誓,他这辈子一定是头一次害怕看到佐科这个词。

 

什么?你是说我嫉妒小罗恩?

当然没有,我有什么好嫉妒他的呢?我以前就没有嫉妒过他那个可笑的、最后被我变成蜘蛛的玩具熊,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羡慕他手里帕西不要的老鼠呢?不是我说,我甚至怀疑那是爸爸随便从花园里抓到的田鼠,又脏又丑,比尔传给帕西,帕西又传给罗恩,我和弗雷德才不稀罕这种玩意。

说实话,就是帕西给了我,我都可能要扔掉,这有什么好羡慕嫉妒的呢?我和弗雷德宁可就像现在这样不养宠物,也比拿着一只可笑的老鼠好过。

我真的不是嫉妒小罗恩。

我只是觉得,弗雷德第一次买的糖果,肯定应该是属于我的,小罗恩休想尝到一颗——当然,我第一次买到的糖果也肯定是弗雷德的。小罗恩的小奖赏还是让帕西那个好学生去搞定吧!

就是这样的,没错!

 

 

No.14

 

三年级变得很不一样,霍格沃兹更热闹了。我是说——好吧,显然我们引来了一个惹祸精!

当然,那就是哈利·波特。

要我说这小子可真够张扬的,我和弗雷德也是老老实实到二年级才加进魁地奇球队的!而且第一次比赛就能遇到扫帚被诅咒这种事儿——哇,我不得不说这可真酷!

当然,这些跟我和弗雷德都没什么关系。大概唯一跟我们有点儿联系的就是在哈利的帮助下,我们终于能赢比赛了——要知道去年我们一直在输,因为格兰芬多真没有一个像样的找球手,在查理毕业以后!

感谢梅林,不然我可能要羞愧得不敢看斯莱特林那帮小混蛋的嘴脸了。

 

除此以外,我们还扩展了点儿新业务,这多亏了劫道者。

我们从活点地图上发现了几条通往校外的路,其中就有一条是往霍格莫德去的。我发誓这条密道是不为人知的,于是我们有了可靠的进货渠道,而我们的客户就是那些高年级的学生。

相信我,他们会很乐意在没有霍格莫德周末的时候来那么一点儿黄油啤酒的。

我跟弗雷德赚了点儿小费,当然,最要紧的是我们还获得了破斧酒吧女老板娘的友谊,她向我们保证不把我们非法出现在霍格莫德的事情告诉邓布利多教授,并且还向我们透漏了一个秘密。

——关于厨房门是一只梨,并且只要挠一挠就会让你通过的秘密。

我们的业务因此又扩展了。

 

“13个银西可9纳特,14个银西可3纳特,15个银西可……嘿,弗雷德,我们有了1个金加隆!”

“哇,乔治,我可没想到我们有一天能够成为富翁!等一下,让我缓一缓,我要想想我该怎么处理这笔钱,我感觉我像是被幸福砸中了脑袋。”

“难道不是被金加隆么?”

我嗤嗤地嘲笑弗雷德。

不要笑话我们,对于我们来说,一个金加隆可是一笔巨款。要知道,如果你生活在一个有七个孩子的大家庭,要为每个孩子的书本、坩埚、魔法袍等等杂物精打细算一年,那么你也不会有什么零花钱。

事实上,直到现在,我们的手里都没躺过一枚金加隆呢!你没听错,我们手头这枚金加隆可是我和弗雷德辛苦的小费报酬,还是一堆纳特和西可。

“让我来想想我们该怎么处理这笔钱。”弗雷德夸张地作小女生状,看起来就像金妮一样——不,我不得不说,金妮都没做过这么小女生态,真不知道他跟谁学的!我对他做出了假装呕吐的样子,他却得意地笑。

“也许一身新袍子会适合我们的。”

“也许我们需要新魔杖。”我耸耸肩,要知道,我和弗雷德还没有命定魔杖呢!他的魔杖是比尔的,在比尔工作以后就淘汰了,那个还好一点儿。而我的则是查尔斯叔叔曾经用过的,有时候他实在是有点过于不听使唤了。

“可是我们只有一个加隆。”

我跟弗雷德又垂头丧气起来,一根魔杖至少需要七个加隆。

 

我们捧着这个金加隆一筹莫展,一直到学年末。

当然,此时我们已经有两个金加隆了。

当然我们找到了新商机。

赫奇帕奇的一个家伙想跟自己的女朋友表白,他找到了我们,希望我们能去佐科搞点儿焰火什么的玩意儿。那个时候已经是期末了,霍格莫德周末都取消了,高年级都知道只有我和弗雷德才有办法。

我和弗雷德当然乐于帮忙,我们这次把我们的两个金加隆都投了进去,在回来的路上弗雷德对我说。

“嘿哥们儿,也许我们可以多帮他一把?要知道,我早就想知道佐科的这玩意儿能不能弄点儿新意了。”

他指的是佐科的人气产品,费力拔烟火。

于是我们说干就干,把这些玩意儿做了点儿小调整,让它可以喷出粉红色的烟雾,和心形的火焰。这可是我跟弗雷德做过的最恶心的发明了!

但是那个赫奇帕奇的蠢货倒是蛮喜欢这个的,他爽快地付给了我们9个金加隆的报酬,作为帮他抱得美人归的奖赏。

 

 

No.15

 

学年结束了,哈利帮助我们得到了学院杯,这可是阔别了七年的学院杯,查理要是知道了,肯定气得要命,这让我心情不错。我们捧着我们九个金加隆的巨款回到了陋居。

那次让我们非常满意的生意给了我们灵感——既然佐科可以盈利,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做些让大家更满意的玩意儿来赚钱呢?为此我和弗雷德在假期最开始就跑去了对角巷,购买了一些材料,开始尝试做一些小实验。

虽然这很困难,把我们辛苦赚到的钱扔去实验——要知道,其实我实在想要身新袍子,我想弗雷德肯定也愿意要一根真正属于自己的命定魔杖,但是我们都觉得,这样的付出非常值得。

这样忙碌的生活足足过去了一个月,我们才发现,我们的小弟弟罗恩正在闷闷不乐。

 

“嗨,小罗尼,是什么让你闷闷不乐呢?”

我搬了个凳子坐到小罗恩身边。自从罗恩成为哈利·波特的好朋友——哦,后来赫敏也跟他们成了好朋友,他们成了格兰芬多的铁三角,于是我们曾经幼稚的小弟弟终于晓得不再缠着他可怜的哥哥们啦。

这让我很开心,说实话,虽然他是我们的弟弟,但是我和弗雷德也有自己的生活呀。

“是啊,你那个小女朋友不是刚给你写过信么?”弗雷德嗤笑着坐在罗恩的另一面,他总爱拿罗恩和赫敏开玩笑,因为罗恩的反应实在太有趣了。

果然罗恩涨红了脸——这让他的脸跟头发看起来一样了,“嘿,乔治,不要胡说!”

弗雷德耸耸肩,我则笑眯眯地拍拍罗恩的肩膀,“来说说看吧,小罗尼,是什么事让你这么烦恼?”

“是哈利。”罗恩困惑地皱起了眉头,“我一个暑假都没收到他的信了,我给他写了很多封——赫敏也说,她不能联系到哈利。哈利的麻瓜亲戚不太友好——厄,我是说,他们不太喜欢魔法,你懂的,所以我很担心他——”

罗恩已经不用再说后面的了。

 

“我明白了,再加上晚饭时候爸爸说哈利在暑假期间擅自使用了魔法是么?”弗雷德非常善解人意地接口道,“你在担心他出什么事?”

“才不是,我只是——”罗恩满脸通红。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去接哈利好了!”

我一跃而起,罗恩目瞪口呆地看着我:“等等,去接哈利——?!”

“好主意,正好爸爸今晚上夜班,简直是梅林都在指示我们该怎么做。”

“我们可以开爸爸的车过去!”

“棒极了!”

我跟弗雷德互相击掌,把罗恩结结巴巴的反对全堵了回去。而结果就是,二十分钟以后,我们已经坐在了被爸爸改造过(其实我和弗雷德也偷偷改造过)的老爷车里,向女贞路飞去。

 

 

No.16

 

四年级就这么开始了,在妈妈的吼叫信中。

当然,那封吼叫信不是寄给我和弗雷德的。我们可没想到小罗恩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他开着爸爸那台老爷车,带着哈利,从九又四分之三飞了过来——没错,他们飞来了霍格沃茨,并且被不知道多少麻瓜看到。

魔法部估计要忙哭了,一封吼叫信可真是没有亏待他。

“哦,我们从来没有想到——”

“——我们的小罗恩会有这么大胆子!”

“飞来上学!多么酷啊,我们怎么没有想到呢!”我和弗雷德异口同声,这个时候是变形课前,周围都是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四年级,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是啊,真的很酷。而且最酷的是,他们被老蝙蝠抓住了却没有扣分!”李·乔丹笑道,“这可真棒,不是么?”

“没错。”一个拉文克劳的女生笑道,“非常有创意的到校方式,也许会永载史册。”

“哎……我们要被我们的小弟弟超过了。”弗雷德忧伤地看着我,“哦,乔治——”

“哦,弗雷德——”

我们两个一起抱头假哭,大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有几个格兰芬多跑过来拍肩,纷纷表示“放心吧,你们绝对是整个霍格沃兹最受欢迎的家伙啦!”

 

我和弗雷德当然不可能是最受欢迎的家伙喽,只是我们懂得该怎么说话而已。或者说自从我们开始副业以后,大家开始更喜欢我们了。

毕竟没有人会不喜欢黄油啤酒——哦,也许帕西除外。

罗恩在吼叫信之后,变成了一个英雄。那个撑不住事儿的小子,瞧瞧他快竖到天上的尾巴吧!不过是一点儿崇拜就飘飘然,可是当不了除龙斗士的小伙伴呀。

没错,我和弗雷德指的就是哈利。

看看他今年干了点儿什么吧,勇斗蛇怪,英雄救美!相信我,他当除龙勇士的那一天不远了。

 

五年级开始了,我们几乎把所有劳动所得的报酬都投入了我们的产品研究之中,不过这依旧杯水车薪,虽然我们已经有了一点儿成果。

当然,只是一丁点儿。我们的产品副作用实在太大,有一次弗雷德足足留了三个小时的鼻血,我不得不不断地回屋换衣服,在自己和弗雷德之间假扮,以免引起妈妈的怀疑。

五年级的开学似乎就不那么让人愉快。

摄魂怪,冷雨,O.W.L.S将至,这简直是糟糕透顶的开头——当然,我还没算上因为N.E.W.Ts而进入焦躁状态的帕西……这可真是一场灾难。就连暑假爸爸妈妈给我们买到的新魔杖都不能让我们开心起来。

但是很快,我发现这一切都不是最糟糕的。

 

开学第四天的一个傍晚,弗雷德说要去厨房找点儿吃的,我正好想起来了我的一本笔记扔在了变形课教室,于是回去找。

当时的情况真是不忍提,我打开变形课教室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弗雷德在跟一个赫奇帕奇四年级的黄毛丫头亲嘴!我简直不知道是该给弗雷德一个昏迷咒,还是该给那个发育不良的小丫头一个蝙蝠精咒了。

但是事实上,我只是双手抱胸看着弗雷德,直到他放开那个傻丫头。

“啊!”那个女孩儿看起来被我吓到了,几乎跳了起来。我对她冷冷一笑,礼貌地把她请了出去。

“能请您出去一下么?我好像有点儿事要跟我的双胞胎兄弟谈一谈。”我微笑着对她说道,她只是慌忙地抱起课本,掩面跑了出去。

于是我扭头看向弗雷德。

 

“去找点儿吃的,恩?”我走到弗雷德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果然是秀色可餐,看来味道不错,是么?”

“嗨嗨,乔治,不要这样,我本来打算之后再跟你说。”弗雷德苦恼而无奈地看着我,“乔治,我们都五年级啦,李乔丹都有过两个女朋友了,你也不是一年级的小家伙了,不至于要哥哥一直陪着你吧?我们都需要有点儿自己的小秘密和空间了啊?”

我感觉收到了伤害。

我是那么在乎他,这些年我们一直形影不离,甚至去卫生间的时候,而我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跟那个赫奇帕奇的小丫头勾搭在了一起,难道我,甚至那些有趣的实验,都不足以消耗他的精力么?

而且一想到也许有一天,我去弗雷德家都需要敲门,而开门的是个丑八怪,我心中的怒火就仿佛恶魔一样,要把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吞下去。

“我以为我们是彼此最重要的人。”我冷着脸看他,希望他想起来曾经的诺言。

“我们的确是彼此最重要的人,但是我们不是生活在童话里,乔治。”弗雷德的双手环住我的肩膀,这是他惯用的安抚我的姿势,这会让我对他没什么办法,但是今天这事儿我不能妥协,“我总得跟别人有所交集,我们总需要有妻子和儿子吧?嘿,我还指望着你跟我的儿子一起打闹霍格沃兹呢!别像个小男孩儿,乔治。”

我感到很难过,弗雷德的语气好像面对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比如金妮或者什么的,而我心里的烦闷痛苦,就如同一只困兽一样,来回徘徊,却无从发泄。

我懊恼极了,用力把弗雷德推开,离开了变形课教室。

弗雷德并没有追我,我想他也许是希望我可以独自静一静吧。

 

 


评论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