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伴生 Chapter 12

十二章

 

找到哈利并不难,虽然哈利成为了一名傲罗,但是并不能掩盖他来自血液里的对魁地奇的热爱。所以如果晚饭前天还没黑透,他会很乐意拿上火弩号到后面的小山上沿着低矮的灌木丛飞一会儿。

“嗨,哈利,我想你需要这个。”弗雷德很轻松的就找到了哈利,站在地上抬头看向曾经的队友,高举起了以前伍德训练时候爱用的麻瓜棒球。

“嗨,乔治。”哈利控制着方向俯冲下来,稳稳的停在了弗雷德的斜上方,看起来非常惊喜,“真没想到你会来这里,没带扫帚么?”

“我可不打算拿我的横扫跟你比。”弗雷德耸耸肩,举起了手中的小球,“不过如果你想玩这个的话,我倒是乐意奉陪。”

“当然,为什么不呢?”哈利又把扫帚抬高了,飞在半空中仔细的看向弗雷德,“当年伍德就是这么训练我的。”

“啊哈,回顾旧时光?听起来不错。”弗雷德一边说着,一边把棒球狠狠地扔了出去,几乎在瞬间哈利就动了起来,直向着棒球飞去,接住,然后又扔还给弗雷德。

“接的不错,那来看看这个!”弗雷德抡圆胳膊,把球又一次扔了出去,“嘿,哈利,你不担心罗恩和赫敏么?”

“他们啊。”哈利接住球以后停在半空中想了想,才又抛了回去,“说实话我不太担心,他们吵架实在太多了,但事实上,他们最后总能合好的。”

“是啊,你们的友谊深厚,但是总这么无休止的争吵对他们来说可不好,你知道罗恩为什么生气不是么?”

“当然,我知道,但是赫敏不是那么容易改变主意的人——”

“一个连进考场之前都不可能放弃再温习一遍书的人,的确没那么容易放弃魔法部的职位,哪怕魔法部就是一群大傻瓜。”

哈利有些惊讶的看向弗雷德,弗雷德耸耸肩,又一次把球抛了出去,“我当然知道,帕西就是这样的,甚至连暑假的时候,都会因为我们做实验弄出的声响变成喷火龙,就跟O.W.L.S考前焦躁症一样,你知道的。”

哈利笑出了声。

“是,没错,赫敏有时的确会这样。”他点头表示赞同,“但是并不需要担心她跟罗恩,他们只是需要一些……恩,磨合。不管是谁惹谁生气了,我们还是会回来的,我是说——你看,罗恩曾经在逃亡的时候离我们而去了,哪怕那个时候他已经是赫敏的男朋友了,但是最后他还是回来了。”

“还有三年级斑斑的事情,虽然罗恩和赫敏都不肯互相道歉,但是到最后我们还是团结一心。甚至四年级的时候,罗恩因为维克多尔的事情几乎要跟赫敏绝交,但是最后我们还是站在了一起。”

“这些我都知道,被歌功颂德的救世主三人组嘛,外面的报道都这么写的。顺便一说有些人认为你是被自己最好的朋友给抢走了女朋友,被团队里另外两个人给甩了。救世主大人,为您可敬的绿帽子致意。”

“别忘了那些报道还说你妹妹是趁虚而入勾引了我的女人。”哈利眨眨眼反击回去,立刻击中了弗雷德的软肋。

「哦,天呐,我突然不想让他成为我们家一员了,乔治。」

「那就允许你独自伤心一会儿,换我来。」

 

“哈利,你要知道,如果你敢甩了金妮,就算你是韦斯莱把戏店的股东,我们也不会给你提供某些恶作剧商品的防护措施以及解药的。”乔治露出一个足够阴森的微笑,哈利的笑容立刻冻住了。

“好吧,我投降。”哈利双手举过头顶,这在扫帚上是个相当高难度的动作,但是显然救世主的魁地奇技巧足够高超。

“嘿,哈利,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逃过阿瓦达的。”乔治耸耸肩,“要知道我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认出你的时候就想问了。”

“那是因为我妈妈,我想你们知道的——血缘保护魔法,我妈妈保护了我,并不是我战胜了阿瓦达。”

“是啊是啊,没错,那一次的确不能归功到你身上。但是上一次呢?”乔治又把球扔回去,这是一个奇怪的角度,擦着灌木丛的边儿飞了过去,哈利不得不俯冲下来去接球,“上一次,在霍格沃兹,你又是怎么逃过死咒的?”

哈利拿着球顿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犹豫该不该说。

“事情已经过去了都不能说么,那还真是个大秘密。”乔治看起来笑眯眯的,却在仔细观察着哈利的表情,“喔,如果没办法说就算了,也许是邓布利多教你的什么咒语之类的——”

“不是的。”哈利从天空中降了下来,落在乔治身旁,“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只是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我会又一次逃脱,我其实什么都没做,只是按照邓布利多的吩咐去做了而已,邓布利多教授总是很有办法的不是么?当我需要他的时候他总在哪里,哪怕是他死后。”

“也许。”乔治不置可否的注视着哈利,“是的,邓布利多好像什么都知道。我记得我和弗雷德有一次偷偷去蜂蜜公爵买糖果的时候,正好被邓布利多抓了个正着。当时他完全不惊讶,反而还对我们眨眼笑了笑,问我们能不能把甘草魔棒送他一些——当时我右口袋全是甘草魔棒!”

“是啊,邓布利多什么都知道。”哈利露出了怀念的笑容,“哪怕是在他死了以后,他也操控了一切,让我拿到我该拿的东西,做到我该做的事情,他是个充满智慧的引导者。”

「看来我们是拿不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了,那些东西在一起也许真的有用,但是哈利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启他们。」

弗雷德很遗憾。

「但是邓布利多肯定知道。」

乔治肯定的说到。

就在这个时候,矮灌木传来了穿梭的声音,乔治和哈利同时警觉起来,把魔杖抽了出来。但是下一秒一个棕色头发的少女冲了出来,哭着跑过来。

——赫敏•韦斯莱。

“赫敏?赫敏!哦,天呐,赫敏,你怎么了?”哈利冲过去,一把抱住好友,“你还好么?出什么事了,赫敏?”

“我……我跟……罗恩……吵架了!”赫敏抽噎着在哈利的怀里嗷嗷大哭,“我把他……气走了!他说……他要去……去……”

“赫敏,赫敏,好姑娘,先冷静下来好么?”哈利粗手粗脚的帮赫敏抹了两把眼泪,“罗恩只是气话,好么?冷静下来,告诉我罗恩去哪儿了?”

“他说要去找拉文德•布朗,他说他后悔了!”赫敏哭泣着。

拉文德•布朗曾经是罗恩的女朋友,对罗恩用情深厚,同时也是一个勇敢的格兰芬多,在最终决战的时候被狼人咬伤了脖子——万幸,这个女孩只是跟比尔一样有了一些狼人的习惯,留下了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但没有变成狼人。

但是这依旧让她至今深居简出,不知是不是对罗恩余情未了,一直没有约会对象,甚至拒绝参加赫敏和罗恩的婚礼。

总而言之,这算是现阶段赫敏最有威胁的一位情敌。

“嘿,赫敏,你先别着急,罗恩可能只是气疯了,你是知道他的,他从来都很爱你不是么?”哈利半搀着赫敏,急的满头汗。

「罗恩干不出来去找别人的事情。」

「为什么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弗雷德突然说到,「我们可以去找罗恩问问看,我想罗恩也许会知道那几样东西在哪儿,但是更重要的是,罗恩比较好套话。如果我们跟邓布利多谈过的话,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你说的对。」

 

乔治退后了一步,在脸上堆满了慌乱。

“嘿,哈利,我觉得你说的对,我也不相信罗恩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我会把罗恩带回来的!”乔治一边说一边向后退去,哈利已经自顾不暇,只能胡乱点点头,乔治开始在灌木中穿梭,向着陋居跑去。

密林中传来了翅膀扑扇的有力的声响,在一瞬间弗雷德就跟乔治交换了使用权,然后警惕着向旁边躲去,一只金雕直直的向着刚刚弗雷德站着的地方扑了下来,只是扑了个空,又飞了起来,骄傲而愤怒的怒瞪着弗雷德。

“嘿,看看这是什么,看这跟马尔福如出一辙的姿态。”弗雷德啧啧有声,伸出了一只手接住了金雕,“小马尔福还真是不懂得隐藏,这是要告诉所有人我们跟马尔福勾结在一起了么。最好你带来了足够有用的东西,不然我早就想把你烤了吃了。”

「弗雷德,我记得你不喜欢吃火鸡。」

 

“哦,亲爱的乔治,我现在喜欢吃了,你不知道么。”弗雷德俏皮的眨了眨眼,从金雕腿上取下了马尔福送来的东西。

“哇喔,上好的福灵剂,小马尔福还真是慷慨。”打开袋子,弗雷德欣赏着魔药美丽的色泽,吹了一声口哨,打开了附带的纸条——“我觉得我们的合作可以更加紧密。”

「贪得无厌的马尔福。」

乔治嘟囔着。

「但是我们需要他,而且帮助一位美丽的妇人也是作为绅士的职责。」

弗雷德笑着,放飞了金雕,把福灵剂纂到了手心里,「我觉得也许我该喝一口,我预感今晚会十分重要。」

「请便。」乔治笑了。

弗雷德打开瓶子,喝了一小口金色的液体,浑身一凛。

「感觉怎么样?」

 

「你感觉不到么,哇喔,感觉棒极了,我想我甚至可以跟黑魔头决斗。不过现在,我觉得我们该去阿不福思那儿找找那家伙。」弗雷德一边笑着一边把福灵剂塞进了口袋里,「而且是越快越好。」

 

话音未落,弗雷德启动了幻影移形。

 

 

“嘿,阿不福思。”弗雷德进入酒馆先跟阿不福思打招呼,火红色的头发在满是罩帽的脏酒吧里显得格外惹眼,而阿不福思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来。

“弗雷德。”阿不福思嘟囔着,“你弟弟在那面,我说过了,我不想在这里再见到你们了,不要再来给我添麻烦!”

“别这样阿不福思,我们好歹也有革命情谊啊。”弗雷德哈哈笑着,“而且我可是从来没有拖欠过酒钱,你知道的。”

 

弗雷德挥挥手,坐在了罗恩身旁。

“嘿,小罗恩,又在这里喝闷酒?”弗雷德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胳膊也搭上了罗恩——今天罗恩显然喝的够多了,已经满脸涨红摇摇晃晃的了,可以想见如果弗雷德再晚来一会儿,看到的大概只能是一个软瘫在桌子上的醉鬼了。

“怎么了?我听说你可是把赫敏都气哭了,这可真是个壮举啊,难道你在这里庆祝?”

“不是我的错。”罗恩迷迷糊糊的嘟囔着,醉眼迷离,“你知道么,乔治,我可是听……你的,好……好好要跟她,谈谈看。”罗恩迷迷糊糊的打了一个酒嗝,“是她搞砸了。她……怀疑我!所、所以,我就……”

后面的话声音太小,已经听不清了,弗雷德揉了揉自己弟弟的脑袋。

“臭小子,真是个傻小子,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弟弟。”弗雷德突然露出一个想到好点子似的笑容,“嘿,罗恩,我可以告诉你怎么才能好好跟赫敏谈,但是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给你支个点子如何?”

“真、真的么……”罗恩虽然醉了,但是的确对这个很感兴趣,立刻应道。

“当然,但你得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弗雷德微笑着,“首先第一个问题,你七岁时候被乔治的假蜘蛛吓得尿湿了的裤子被你藏到哪里了?”

“这——叫什么问题!”罗恩迷迷糊糊的说到,”我埋在院子里了——那个有了个缺口的——篱笆那儿。”

乔治几乎要笑疯了。

「他居然真说出来了,小罗尼的酒品可真不怎么样。」乔治哈哈笑着,「但是他一定不知道他埋下去的第二天我们就发现了,本来还打算当小罗尼的成年礼物寄给他呢。」

 

「不是结婚礼物么?」弗雷德故作惊讶的问道。

「哦,糟糕,我忘记在他的婚礼上送出去了」。

 

“你答应的呢?”罗恩果然是醉的可以,说出这样的秘密都毫不脸红,还巴巴的等着光棍弗雷德的独家经验。

“好吧,小罗尼,你听好了,你首先要做的不是跟赫敏质问什么,你该说的是——「我怕你被别人抢走,这让我嫉妒的发狂」,记住了么?控制好你的脾气,小伙子。”

罗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也没管这个消息靠谱不靠谱。

“那下一个问题呢?”

弗雷德想了想,问了一个问题。

“罗恩,你知道那根魔杖在哪儿么?”

“魔杖?哪根魔杖?”罗恩一脸迷糊。弗雷德含含糊糊的描述,“就是那根,很厉害的,佩弗利尔的那根。”

“佩弗利尔?”罗恩迷迷糊糊,头重脚轻,“你是说老魔杖?”

弗雷德觉得心跳快速了起来,老魔杖!没有听过的名词,这绝对算是一个突破,至少他们终于可以确定那些童话是真实存在的!

「是,老魔杖,你知道它在哪儿是么?」

 

“你问那个干什么。”罗恩醉醺醺的,“回魂石都不知道被哈利扔到禁林的哪儿了,你找邓布利多的魔杖干什么……”

“我只是——”

“你在干什么,弗雷德!”阿不福思突然出现在旁边,一把拽起弗雷德,弗雷德毫无反抗,反而是罗恩死拽住弗雷德——

“等、等等!你还没告诉我该怎么办,赶快告诉我——”

弗雷德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塞进了罗恩手里,“相信我,这才是你需要的东西,记得在见赫敏前喝下去。”说完任由阿不福思拖着他进到了酒店后面,阿不福思住着的地方,然后直接被阿不福思扔到了墙上。

——这个老头虽然年事已高,但是力气却大的不像话。

“嗨,阿不福思,怎么了?我以为你是站在我们这面的?”

“我是站在你们这面,但是我从来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想要去找那个玩意儿,恩,弗雷德?”阿不福思抽出魔杖,抵在了弗雷德的下颚,“你为什么要找老魔杖?我早该知道,那些复活什么的都是假的,你在做的一切都是黑巫师会干的事情。”

“嘿,阿不福思,冷静点儿好么?”弗雷德摊开双手,“我的确在找复活方法,这可不是什么黑巫师的方法,而是你哥哥在哈利身上用的方法。”

“什么?”阿不福思退后一步,但一双湛蓝的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他,仿佛还在做评价。

弗雷德抽出魔杖,在空中画出了《诗翁彼豆故事集》上的那个符号,阿不福思显然也认了出来,惊骇的看向那个符号。

“看来你认识这个,不是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换过来的乔治露出一个笑容,“圣徒的标志,代表着格林德沃,当然肯定不止这个,格林德沃可吓不着你。看来阿不思真的认识盖勒特•格林德沃是么?它到底意味着什么,阿不思•邓布利多一直在研究甚至让哈利顺利使用的方法,你知道一些什么是么,阿不福思?”

“不,我不知道。”阿不福思摇头,“我只知道他们称呼它为——死亡圣器。”


评论 ( 10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