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伴生 Chapter 13

十三章

 

从阿莉安娜画像后的通道非法潜入霍格沃兹并非是弗雷德头一次做。

这条路在战时两个人曾经走过无数次,他们在阿不福思那里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虽然每次阿不福思都冷言冷语——但是还是会提供给他们这些D.A成员必要的食物和水。

但是当时他们的非法潜入反抗的是黑魔头和食死徒,当时的他们是正义的,但是这一次,如果是通常意义来说,他们大概才是错误的。

「如果咱们真的跑到霍格沃兹绑架邓布利多的画像,估计妈妈会疯掉,而且麦格教授绝对没有费尔奇好应付。」

「闭嘴吧,乔治。」弗雷德毫不在意,「咱们两个人加起来才拿了5个O.W.L.S的时候妈妈都没疯掉,你要相信韦斯莱夫人的坚强程度,她只会冲过来把你的身体变成一只地精。」

「哦,地精,爸爸会更爱我们的。」

 

这个时候,乔治已经进入了有求必应屋,抽出了魔杖小心的走出了挂毯,并且迅速闪进了旁边一条密道里。

「闭嘴,乔治,我听到脚步声了。」

「我也听到了,如果没有听错,我觉得是庞弗雷夫人的。」乔治顿了顿说到,「这里离医疗翼可不近,庞弗雷夫人怎么会来这里?」

 

「你知道么,我似乎又发现了这种状况下的一个优点。」弗雷德笑道,「我们去密道的那一头吧,我有预感我们会交好运。」

 

这条密道并不长,只能算是一条小近路,知道的人也不在少数。还好现在已经是暑假了,学校里没有学生,自然也不用担心在密道里遇到其他的学生。

很快弗雷德已经到达了密道的另一个出口,有另一个脚步声正在密道外徘徊。

「哇喔,中奖了,居然是费尔奇。」

弗雷德吹了一声口哨。

「庞弗雷夫人也要过来了。」

 

果然,不到一分钟,庞弗雷的脚步声已经从走廊的另一端传来。

“费尔奇!”庞弗雷的脚步声明显加快了。

“夫人,晚上好!”

“你知道校长室的新口令么?校长室是今天换新口令是么?”

“没错,新口令是狸猫,夫人!”费尔奇答道。

“米勒娃应该在校长室吧?”庞弗雷问道,然后似乎是得到了答案,于是又脚步飞快的向前走去,“我得快点儿去找米勒娃才行,韦斯莱家的新成员诞生了!”

「难道是芙蓉生了?」

弗雷德惊奇的问道。

「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

乔治接口,两个人还竖着耳朵听着门外的声响,不一会儿费尔奇也走远了,弗雷德跳出了密道。

「我们去校长室,庞弗雷和麦格肯定飞路网去了贝壳小屋,现在校长室一定没有人。」

「走吧。」乔治笑道,「不得不说,福灵剂实在是——太棒了!」

 

弗雷德悄无声息的从走廊跑过,中间走了两条密道。假期的夜晚并不用担心被谁发现,就连教授都大部分回家了,弗雷德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校长室门口。

“狸猫。”弗雷德说到,石像立刻就活了似的跳开来,露出了后面的自动楼梯,弗雷德闪身进去,石像又在身后合上了。自动楼梯一直带着弗雷德到了办公室门前,弗雷德从口袋里掏出一只伸缩耳,过了一会儿终于确定了屋子里已经没有人了。

“阿拉霍洞开。”

办公室的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与这个办公室的前几任主人相比,这一任主人显然更加严肃。那些会吞吐烟雾的银器统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整齐摆放的书籍,就跟麦格教授一丝不苟的发髻一样,整齐、棱角分明。

但是双胞胎可不是来参观麦格教授的办公室品位的,事实上兄弟俩对麦格教授的办公室风格再熟悉不过——学生时代他们可没少拜访这位格兰芬多院长的办公室,只是那个时候并非这一间罢了。

弗雷德径直走到了邓布利多的画像前,银白胡子的前校长跟其他画像一样,都闭着眼睛微微打着呼噜装睡着。

“邓布利多校长,好久不见。”弗雷德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哦,乔治,好久不见。”邓布利多的画像立刻张开了眼睛,好像从来没有睡着过一样,呵呵的笑起来,“自从你们退学以后——不得不说这绝对是霍格沃兹的一个损失,真高兴能再在霍格沃兹看到你。”

“我也很高兴见到您,邓布利多教授。”弗雷德笑着,并不纠正关于称呼的错误,“我来这里是有一些事情想要请教您。”

“是的,是的,霍格沃兹永远不会拒绝求知的孩子,那么你想知道什么?”

“当然,有一些疑问,不过在这之前——”弗雷德突然用魔杖指向了左手边的那幅画像,那里面的老校长彻底冻住了,“我不希望有人跑去通风报信,我只是问点儿问题,问完就走。”

邓布利多的笑容慢慢止住了,满脸严肃的看向弗雷德。

“我想知道,死亡圣器到底是什么。”

邓布利多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蔚蓝色的眼神如同冰锥一样射向弗雷德,但是弗雷德却仿佛毫不被影响,魔杖稳稳地指着那个之前被邓布利多眼神指使着差点儿去通风报信的画像,一时之间双方僵持了起来。

“邓布利多教授,我们只是想咨询你一点儿问题,没想大搞破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换回来的乔治说到,“要知道今天很多人都去了贝壳小屋,你也知道的吧,芙蓉的孩子降生了,至少有几个小时的时间留给我们。”

“好吧,你想知道点儿什么,还有你们是怎么知道死亡圣器的。”邓布利多湛蓝色的眼睛闪了闪,却先平静下来。

“知道的方法很简单,哈利总是想告诉我们他怎么又逃过了死亡。”弗雷德狡猾的眨眨眼,“而我们只是想知道,死亡圣器到底是怎么帮助哈利逃过死亡的。”

 “死亡圣器拥有战胜死亡的力量。”邓布利多快速的回答道。

“这可不算什么回答,邓布利多教授。”

“你们也没有说实话。”邓布利多却很淡定,双手交叠,“哈利是个好孩子,他懂的轻重,不会随便把重要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的确,但是他很粗心,留下的线索太多。”乔治机谨的回答道,“我们的确是从哈利那里知道的,这并不困难不是么?而我们想知道的是,死亡圣器到底是怎么工作的?所谓战胜死亡是什么意思?”

邓布利多明显因为这样的消息忧郁了起来。

“这只是传说,拥有三个死亡圣器,就可以战胜死亡。”

“但是哈利做到了,说明传说并非空穴来风。”弗雷德快速的说到,“那么所谓的战胜死亡又是什么意思?只是帮助活人逃离死亡的召唤?还是可以召回逝去的人?”

“你想要干什么,乔治?”邓布利多这次真的严肃起来,“或者——你是谁?”

“我当然是乔治了。”乔治哈哈大笑道,“但是我也是弗雷德,我不想做什么,邓布利多教授,我只是想让弗雷德回来而已。”

“死亡才是一个生命圆满的归程,孩子,你不该打扰死去之人的平静。”

“那如果我就在这里呢,邓布利多教授。”弗雷德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可没有什么死去之人的平静。”

“你是弗雷德?”

“正是。”

校长室的画像们立刻开始了惊讶的窃窃私语,这种情况实属罕见,画像们都有点儿不知所措,又带了点儿新奇。只有邓布利多不为所动,满脸严肃。

“黑魔法是会让人迷失的,强行把亡灵召回,甚至共享身体和生命,是愚蠢的事情,孩子,哪怕他是你的兄弟。”

“真可惜,邓布利多教授。”乔治露出遗憾的笑容,“我什么也没做,只是祈祷梅林把弗雷德还给我而已。感谢梅林,他总算回应了我一次,让弗雷德重新回到了我的身边,这是一个奇迹,而我当然要好好把握梅林给予的奇迹了。”

这下老校长们真的兴奋了起来,这简直是闻所未闻的稀罕事儿,甚至连斯莱特林出身的那几个校长都兴奋不已,嘟囔着你们可以试试某个魔法,或者某个魔药之类的话,但是这些老校长们也只敢哼唧哼唧,甚至都让人听不清他们说的魔法名称。

“复活魔法在所有魔法里从来都是禁忌,无一不需要重要的代价。”邓布利多语重心长,“死亡只是一段全新的旅途,你不该打扰弗雷德。”

“看来我们是不能达成共识了,邓布利多教授。”乔治摇了摇头,“那么邓布利多教授,你知道哈利把老魔杖放在那里了么?”

“黑魔法只会让人走向歧途,它充满力量,但是面前却是深渊。它会牺牲我们自己,我们的兄弟、家人,甚至无辜之人。”

“你是觉得我已经被黑魔法侵蚀了么,邓布利多教授?”乔治嘲讽的裂开嘴角,“弗雷德,把魔杖交给我。”弗雷德很听话的把手臂的使用权还给了乔治,“邓布利多教授,也许你听说过吧,自从弗雷德死后我已经无法施展守护神咒了。”

邓布利多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其他的校长画像则纷纷好奇的趴在画框上,打算看看乔治准备干什么,而弗雷德显然没听说过这个消息。

「嘿!你没提过!」

「没有必要,因为你已经回来了。」

弗雷德立刻觉得窝心了。

 

“普遍认为,如果灵魂受到污染就没有办法施展守护神咒了,不是么?”乔治微微一笑,“呼神护卫!”

银白色的守护神从魔杖尖端钻了出来,是漂亮的雕,张开一米长的翅膀,在天空中盘旋一圈,亲昵的停在了乔治面前,此时乔治已经又一次把身体开放给了弗雷德,银雕一点儿也不怕生的蹭了蹭弗雷德。

校长室发出了惊叹之声,校长们一个个跟小孩子一样观看着这种情况。

“邓布利多校长,善恶又是怎么界定的呢?用黑魔法的就是恶用白魔法的就是善?这不像你会犯的错误。”弗雷德摇摇头,“的确,我们不能保证在这次旅途之中不使用黑魔法——毕竟大部分跟复活有关的魔法都涉及到高深的黑魔法——但是我们可以保证,我们绝对不会伤害别人。”

“这样你也认为我们是恶么,邓布利多教授?”

“有些时候你们会身不由己。”

“邓布利多,我觉得这两个孩子没有说错。” 菲尼亚斯•布莱克不赞同的说到,“你对黑魔法太严苛了!”

“斯莱特林的老家伙,你懂什么?”

校长室里乱成一团,不同学院出身的校长掐成一片,只有邓布利多和弗雷德不为所动。

“现在还为时未晚,弗雷德,你该去走上你自己的旅途了,你现在是在害你的兄弟。”

“我们是无法失去彼此的。”弗雷德摇摇头,“你跟阿不福思的关系僵成那样可能永远无法理解。就算是徒劳,我还是想问一句,你知道哈利把老魔杖最后放到哪里了么,邓布利多教授?”

“哈利是个好孩子。”邓布利多摇摇头。

一人一画又对视了几秒,但是其实是一个人的脑子里两个灵魂在激烈的争辩着。

「简直是个老顽固,只有哈利才会那么崇拜他,简直跟丽塔•斯基特说的一样!」

「但是这里有一个线索,想想看吧,哈利那么崇拜邓布利多,哈利会把那个东西放到哪儿呢?」

「等一下,如果邓布利多一直以来拿着的那根接骨木魔杖就是老魔杖,那么当时那根魔杖已经跟着邓布利多一起埋进了坟墓里。」

「但是后来伏地魔挖了出来,最后到了哈利手里。」

「而且哈利最后并没有用那根魔杖。」

「也许哈利把那根魔杖放回了坟墓!」

 

兄弟两个福至心灵,几乎瞬间就有了方向。

「让我试试看邓布利多的反应。」

 

乔治迅速的拿到了身体的控制权,随手把魔杖放了回去。

“看来我已经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乔治遗憾的摇摇头,“哈利把那根老魔杖又放回了你的坟墓,是么?”说完这句话,乔治明显看到邓布利多眼神动了一下,立刻明白自己跟弗雷德赌对了,于是更显愉快,“真遗憾我们不能达成共识,但是,还是向您致敬,再见了,邓布利多校长,也许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那么,再见了,各位绅士还有淑女们。”

乔治夸张的做了一个行礼动作,如同中世纪贵族礼的放大夸张版,就好像当年离开霍格沃兹一样,昂首阔步的离开了校长室。

虽然这次,没有身后一片掌声。



——————————————


恩,这次我记起来更新了【乖巧】


评论 ( 11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