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伴生 Chapter 14

十四章

 

邓布利多的坟墓就在霍格沃兹内。

找到那座白色的坟墓并不困难,坟墓上也没有什么魔法,弗雷德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分开了坟墓,那根魔杖不出所料的躺在那里。

「哇喔,这可是我头一次炸一座坟墓,」弗雷德低低笑道,「我觉得我会爱上我的破坏力的。」

「我以为自从你炸了四楼地板,弄成一片沼泽以后就已经爱上这种破坏力了。」

两个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了那根老魔杖。

但是真正的麻烦现在才开始。

“乔治•韦斯莱!你这个捣蛋鬼!从你们一年级起我就说该把你们赶出霍格沃兹,现在居然还敢乱闯,等着吧,你们这次会被送进阿兹卡班!”

「天呐,居然是费尔奇。」乔治小声抱怨道,「他的瘸腿有过一次捉到我们的么?」

「显然假期开始整个学校已经没剩几个教授了。」弗雷德哈哈大笑着,向禁林跑去,「不过其他教授们马上就会来了。」

“给我站住!”费尔奇瘸着腿在后面追赶着,弗雷德做了一个鬼脸,给费尔奇扔了一个石化咒,然后一溜烟的向着禁林跑去。可怜的老费尔奇,作为一个哑炮,毫无反抗能力,只能全身僵硬的躺在地上。

“哇喔,酷!”乔治哈哈大笑,“我早就想给他这么一下子了!”

但是紧接着城堡里已经有人开始赶了出来,几位还没有离校或者被通知到的教授已经紧追了出来,其中就有小个子的魔咒课教授弗利维,好心的帮费尔奇解除了魔咒。

「这下麻烦啦。」弗雷德大声说到,「我们要赶快了!」

弗雷德往身后连续扔了几个铠甲咒,又补了几个障碍咒,开始呈之字型,一边躲避魔咒一边向着禁林奔去。他们此时已经过了湖边,离禁林只在咫尺之遥,只不过弗雷德放弃了从海格小屋那面进入禁林的方法,反其道而行之,选了较远的一条。

然而很快就证明了弗雷德的明智。

就在弗雷德已经接近禁林边缘的时候,海格突然从小屋里奔了出来,同时出来的还有他的同母异父的巨人弟弟格洛普。

“我——绝不——允许——有人对——邓布利多——教授——不敬!”

这个头脑简单的半巨人显然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忠实粉丝,而身后跟着的巨人弟弟同样也是唯哥哥的马首是瞻,拎着巨棒就向着弗雷德追过来。

“哇喔!”弗雷德大叫一声,原地滚开——他差点儿就被巨人的大棍子打成了肉饼。不过很快,下一棒就要来了。

“不!海格,让格洛普停下!”弗利维尖叫着,“他不能杀人!”

教授们都惊呆了,纷纷忘记了要施展魔咒,弗雷德此时也反应不及,眼见棍子在头顶就要落下。

这个时候,右手的使用权又一次易主。

“羽加迪姆 勒维奥萨!”

千钧一发之际,乔治的漂浮咒及时补上,弗雷德就势一滚,矮着身子跑进了禁林,然后紧接着往身上扔了幻身咒,灵巧的爬到了近前的树上。

「嘿,弗雷德,右边口袋。」

乔治在意识空间里提示着。两个人有着相似的收整物品的习惯,因此弗雷德从右边口袋一摸就摸出了一个把戏店制品——替身娃娃。

这是在食死徒追捕最严厉的时候两个人制作的一组发明之一,在把戏店里并不算是完全上市,毕竟还需要掩人耳目,以免被食死徒和伏地魔发现“善良的人们”的藏身方式。不过的确十分有效,替身娃娃被弗雷德扔到地上的下一秒就迅速膨胀起来,向禁林深处快速移动而去,这个小东西会在启用后的十五分钟之后自动挥发消失,但是在那之前足够给追踪者一个错误的方向提示。

果然不一会儿,几个教授已经跟着海格一起进入了禁林。

海格的确经验丰富,这个时候禁林虽然已经一片漆黑,但是海格打着灯微微一扫就发现了活动过的痕迹。

“他往那面去了!在禁林深处,这面来!”

“等一下,海格,我是说我们要不要等一下麦格,已经有人去通知麦格了。”弗利维细声细气的问道,“毕竟这是禁林。”

“没有必要,这里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禁林了,我一定会抓住他的!”海格粗声粗气的说到,“我们走这面,他跑不远的,而且我们还有格洛普!”

“不,海格,就是因为有格洛普在。我想我们还是等一下麦格,要知道格洛普刚刚差点儿杀死乔治!”弗利维尖叫起来。

“可他居然把邓布利多的墓毁掉了!简直不可饶恕,格洛普没有做错!”

“不,不,海格。”新上任的魔药学教授连连摇头,“弗利维说得对,格洛普不能杀人,记得么海格?一个巨人在霍格沃兹——哼,这本来是绝对不允许的,你是得到了特批才能有这种机会,只要我向魔法部透露一点点刚刚格洛普的做法,就足够让你在阿兹卡班呆上几年并且让魔法部把你的大个子兄弟杀掉了。”

“不——他们不可以,格洛普有什么错?”海格显得有些惊慌。

“那么就管好你的大个子。”魔药教授哼了一声,顺着草地的痕迹走了几步,“不过你说的对,我们不能等麦格,得赶快追上乔治•韦斯莱才可以,一旦他走出霍格沃兹的范围就可以幻影移形,到时候谁都抓不住他了。”

几个教授又简短的交流了几句,然后一起向着黝黑的禁林深处跋涉而去。

直到确定那些教授都走远了,弗雷德才从树上跳了下来。

「没想到最后居然是魔药教授帮助了我们,真让我感情复杂。」弗雷德的表情非常丰富。

「他又不是那只老蝙蝠。」乔治哈哈大笑,「而且算了吧,你忘记我们还跟一个马尔福签订了牢不可破咒么?」

「也对,斯莱特林都可以帮助我们了,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弗雷德喃喃自语,然后快速向城堡走去,「希望福灵剂能多撑一会儿,我感到药效快要过去了,我们得赶快。」

「怎么办?现在教授都在禁林里是个好消息,但是我们该怎么离开霍格沃兹?从密道?太慢了。」

「我觉得我们可以去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办公室看一看。」弗雷德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开始快速爬楼梯了,只是这中间幻身咒一直挂在身上,小心的不发出任何响动。

「黑魔法防御课的倒霉蛋不是又辞职了么?」乔治惊讶的问道——虽然伏地魔已经被打败了,但是那个传说中是黑魔头所立下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任职不会超过一年的诅咒却并没有消失,今年这位倒霉的教授依旧干了不过一年就辞职了,「你去那里做什么?」

「福灵剂的小提示吧。」弗雷德微笑着,已经奔上了三楼的楼梯,但就在这个时候楼上传来了高跟鞋和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并且能知道上边的人正在下楼,两个人一惊,向后退去,贴在了墙壁上。

“麦格教授,我想一定是弄错了,乔治就算是再无法无天,也不会做出这种事儿。”——是帕西的声音,显然他走的很急,平时一板一眼的语调也没有保持住,显得有点儿喘。

“但是阿不思是不会开玩笑的——哪怕是他的画像——乔治把阿不思的坟墓炸开了,并且跑进了禁林,教授们也不会弄错,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先找到乔治,然后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麦格教授说话也很急,“相信我,帕西,你们都曾经是我的学生,虽然乔治和弗雷德的确很调皮,但是他们的确是我最喜欢的学生之一,我也不相信乔治会做出这种事——他肯定是事出有因,但是我们得先找到他。”

“是的,你是对的,教授!”

两个人声音越来越近,就在头顶,弗雷德大气都不敢出。就算帕西不会察觉,但是以麦格的魔法水平以及战斗经验,弗雷德的这种幻身咒显然还远不够看。弗雷德慢慢往楼下移动着,尽量不发出一点儿声音。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紧贴着墙壁的地方有一处缝隙。

这是很奇特的事情,霍格沃兹这座城堡,就算是乔治和弗雷德这种探险大王也不敢说发现了所有的密道,而这里似乎就是一个不为两人所知的密道或者密室。这个屋子实在隐藏的太好了,如果不是弗雷德紧贴在墙上,又是侧着脑袋,绝对不会发现这处墙壁有什么不同。

于是弗雷德轻轻拉开一点儿那面墙一样的门,如同泥鳅一样悄无声息的挤了进去,随后轻轻合上了门。

「哇,这是一个新的密室?」

乔治新奇的吹了一声口哨。

「显然霍格沃兹的秘密我们永远也探索不完,我觉得我们毕业还是太早了一点儿。」弗雷德笑道,「不过我当时实在受不了那个老蛤蟆了。」

「其实那样也好,省的我们的N.E.W.Ts成绩把妈妈气疯。」

 

两个人四处打量着这间密室。这间密室是完全封闭的,没有窗户,但是壁炉里却奇迹般的燃烧着火焰,整个屋子明亮而炎热,而狭小的空间里除此以外就什么都没有,此时再听脚步声,帕西和麦格已经走过了门口,完全没有发现他们讨论的主角跟他们仅有一墙之隔。

「这个屋子太热了。」不一会儿弗雷德已经满身大汗。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一间密室。」乔治疑惑的说,「嘿,弗雷德,看看壁炉旁边那个是什么?」

弗雷德闻言走了过去,拿起壁炉旁边的一个小罐子,罐子里有一捧银亮的粉末,弗雷德抓起一把,伸到了鼻子前面。

「乔治,来看看这是什么?」

「让我闻闻看。」乔治接管了身体,仔细观察了一下粉末,又闻了闻,然后满脸困惑的把手里那一小把粉末扔进了壁炉里,只见“哄”的一下,壁炉的火焰从橘黄色变成了绿色。

「很显然,我们运气不错,这是飞路粉。」

弗雷德明显也愣了一下。

「果然,我觉得我真是爱死福灵剂了。」弗雷德阴森森的笑道,「我觉得我们应该跟小马尔福多要点儿。」

「当然,不过在那之前我们需要出发了。」乔治说着,一脚跨入了绿色的火焰中,「那么,让我们回——」

“陋居!”两个人异口同声。只见绿色的火焰突然高窜了起来,等到火焰又变回原本的橘黄色的时候,壁炉里已经不见了乔治·韦斯莱的身影。

 

 

陋居里空无一人,餐桌上还有吃到一半的牛排。

两个人大摇大摆的走上了楼,跑进卧室里开始搜刮物品。

韦斯莱双胞胎的卧室绝对是那些捣蛋者的天堂,这里囤积着大量的恶作剧产品,在市面上韦斯莱双胞胎把戏店的产品可能只有兄弟两个私货的三分之一,还有大量的想法和产品还在试验、改进中,甚至有一部分产品迫于种种压力而无法投入市场。而此时,这些韦斯莱独创的玩意儿也许会在之后的逃亡阶段帮他们不少忙。

——毕竟这里不少东西甚至给食死徒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只用了十五分钟,两个人就已经把超出正常人想象的数量与种类的小玩意儿塞进了口袋,开始准备撤退。

「等一下,乔治,我们也许应该去哈利的屋子看一看。」

「什么?」乔治愣了一下,「你在开玩笑?福灵剂的效果已经过去了,我们也许随时都会撞到他们。」

「放心,就当是我——来自弗雷德的灵感。」弗雷德俏皮的说到,「让我们过去看看。」

「好吧,好吧。」

乔治嘟囔着,又转变方向三步并两步的爬上了最高一层哈利的卧室。

哈利的卧室就在金妮对面,两个人几乎已经相当于订婚了,关系自然紧密很多,但是就算哈利现在几乎算是半个韦斯莱,可乔治却没怎么进过哈利的卧室。

「哇喔。」一进入哈利卧室,乔治就皱起了眉头,用脚把袜子踢到一边,「真没想到哈利会这么邋遢,不知道金妮知不知道呢。」

「我也没想到。」弗雷德吹了一个口哨,「不过也能想到,你记得哈利的箱子么。」

两个人不一而同的笑了起来。

「让我们看看哈利的箱子怎么样。」弗雷德笑道。

两个人说干就干,跳过几双穿过的袜子和几件穿过的衬衣,从床底下把箱子拉了出来。

「哇喔,哈利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念旧。」

乔治在哈利的箱子里翻到了在霍格沃兹的时候穿的制服,几双臭袜子,格兰芬多的围巾,甚至还有半包比比多味豆。

「闻闻这个味道,肯定坏掉了。」乔治露出一个被恶心到了的表情。

两个人又继续翻,然后运气非常好的在箱子的最低端发现了一件黑色的、流动着银光的袍子,薄的跟水一样。

「这就是传说中的隐形衣……?」乔治抽出来了那件隐形衣,然后披在了自己身上。

「哇,看看这个效果,可比市面上的隐身衣好多了。」弗雷德忍不住发出了惊叹,「也许我们应该研究一下这件隐形衣,做出一件比市面上的好的多的隐形衣,肯定很酷!」

「或者做一个身受重伤的恶作剧玩具也不错。」

乔治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脱下了这件宝贵的隐形衣,折叠起来收进了包里,「好了,现在我们该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说话声。

“等一下,哈利,为什么你卧室的门开着!”

——这是赫敏的声音。

在一秒钟之内,弗雷德又接管了身体,并且快速抽出了魔杖,下一秒,哈利和赫敏已经闪身进来。

“昏昏倒地!”

“铠甲护卫!”

“飞鸟群群!”

一时间魔咒乱飞,还夹杂着赫敏的惊叫。

“梅林!哈利,那是乔治,不要用切割咒,不要伤到他,哦梅林!——铠甲护卫!”

“赫敏,如果你肯帮点儿忙,劳驾,我会更感激一点儿。”哈利百忙之中回答道,又扔了一个石化咒。

“嘿,我说,我可不想跟你们打。”弗雷德笑道,“只要你们别拦着我。”

“你为什么会去抢老魔杖!我根本没跟你说过不是么!”哈利愤怒的问道,“乔治,到底是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而且也不是乔治抢到的老魔杖。”弗雷德一边躲闪着哈利的咒语,一边还可以谈笑风生,不过这也是依赖于哈利的格外宽待,用的都是些三四年级就学会了的魔咒,的确对弗雷德造成不了什么危险。

“什么?——你是什么意思……?”赫敏惊讶的问道,“你不是乔治?复方汤剂?食死徒?”

一瞬间哈利的眼神变得犀利,而魔咒也变得致命起来,弗雷德狼狈的就地一滚,但还是呵呵一笑,“真可惜,你猜错了,万事通小姐。邓布利多教授没跟你说过么?”

“我是——弗雷德·韦斯莱,乔治是为了我。亲爱的赫敏,请你不要责备错人。”弗雷德俏皮的做了一个鬼脸。

“什么?”

“你在开玩笑!”

哈利和赫敏同时愣住了,而就在这个空隙,弗雷德翻身而起,对着哈利大声念道,“除你武器!”与此同时,弗雷德已经把左手的控制权交给了乔治,在哈利魔杖飞起来的瞬间,乔治扔下了某个东西,一时间黄色的烟雾弥漫了整个屋子,并且伴随着刺激性的气味。哈利和赫敏呛咳着,等到烟雾散去,所有的物体都染上了黄色的颜料,而已经不见了乔治的身影。

“他……逃走了?赫敏,他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弗雷德不是已经死了么……”哈利呆呆的看着空荡荡却如同台风过境一样的屋子,有些脑子反应不过来。

“我不知道,哈利。”赫敏崩溃的尖叫着,“但是显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担心!哈利,刚刚他的除你武器击中了你,他现在是老魔杖的主人了!也许他说那些只是为了得到老魔杖的使用权!”

“可是谁又会知道除你武器也可以用来交换使用权?”

赫敏和哈利面面相觑。




——————————————

落枕了,脖子疼,嘤

评论 ( 14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