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堆文#萌点奇特又大众#蛇精病#不定期玛丽苏#心情好码字机#攻控受控随心情转换#时泪圈忠实粉#我想入热圈好好产粗但是我有拖延症而且入不进去好寂寞#求小伙伴拯救# 微博@阿亦已经弃疗

© 苑平南路VIP
Powered by LOFTER

【HP/双子】伴生 Chapter 15

十五章

 

「嘿,弗雷德,你把我带到哪里了。」

幻影移形到达目的地,乔治才发现他们这次出现在了野外。此时已经是后半夜,再加上起了薄薄的雾,乔治一时间无法分辨弗雷德幻影移形的目的地究竟是哪里。

「看不出来么?上一次还是你带我来到这里的。」弗雷德说着,向前走去,在薄雾之后,赫然是一片低矮的墓地。乔治认出来了,这就是弗雷德头一次获得身体使用权的地方,而且上一次,弗雷德曾经把这片墓地炸成了废墟。

——这里是弗雷德的墓地,或者说这里是曾经的决战英雄们的墓地。

「你果然是炸上瘾了。」乔治已经心灵神会,明白弗雷德要做什么了,忍不住感叹,「嘿,那是你的坟墓!我可下不去手。」

「没关系,我的坟墓由我自己来毁掉就可以了。」弗雷德哈哈大笑起来,几步走到了自己的墓前。那樽白色的坟墓孤零零的立在哪里,就跟上一次一样。

一时间弗雷德也变得惆怅感慨起来,虽然周围都是长得差不多的坟墓,但是这樽坟墓在这里看起来格外的碍眼。这让弗雷德想到了他头一次获得身体使用权之后,乔治把身体让出来让他随意转转的时候,在对角巷时那种茫然四顾的惆怅感。从来都不知愁苦的内心难得染上了一丝沉重。

「没关系,乔治,我的死亡我自己来粉碎掉,你看,我就在这里——一直跟你在一起。」弗雷德难得的温柔,然后对着坟墓默念咒语,一声巨响,原本坟墓的地方已经被炸开,曾经乔治哪怕是身受重伤都不愿意毁掉的白色的墓碑已经裂成了几块,碎裂在了地上。

在分开的坟墓中间,一具棺材躺在正中。

「弗雷德,你没必要把你的墓碑都毁掉。」乔治哭笑不得。

「这有什么关系,这么无趣的坟墓,我早想炸掉了。」弗雷德毫不在意,笑着跳进了坑里,「乔治,你可以暂时不要看么?」

「估计不太容易。」乔治无奈的回答道,「你明白的,我们共享了眼睛,只让你看到,这可不太容易——没关系,拿出来吧,不过是你的身体,我们马上就会再做一具出来的,我可不是没有勇气的赫奇帕奇。」

「那就让我们欣赏一下吧,绝妙的体验。」弗雷德说着,打开了棺材。

虽然弗雷德死亡时间不如邓不利多长,但是尸体也开始腐烂起来,变得不具人形,不知道是不是魔法的不同,看起来比邓不利多的尸体腐化的还要厉害一点。

「哇,我不得不说,我看起来比邓不利多还要恶心。」

「你得感到高兴,哥们儿。」乔治勉强开着玩笑,「你好歹赢过邓不利多一次了。」

「我赢过很多次了。」弗雷德严肃的更正,并且拿起了那根白色的魔杖,「比如说邓不利多可没我关禁闭的时间久。」

「说的没错。」乔治哈哈大笑着附和道。

「老伙计,看到你可真开心。」弗雷德挥了挥自己的白色魔杖,变出来了一朵盛开的兰花,然后又在空中随手挥了几下,「我是不是该庆幸我的魔杖没跟我的身体一样变成这个样子?」

「那的确是梅林保佑。」

「的确,虽然你那根也不赖,但我还是喜欢我这根。」弗雷德说着爬出了坟墓,「那个老家伙说什么来着,你还记得么?」

「没错,奥利凡德说你更适合效果强大的魔法,所以拿走了一个活泼的孩子——这可的确没说错,你攻击性魔法可比其他的厉害多了。」

「你的小家伙也不见得多安分守己!」弗雷德反驳着,突然身形一顿,就地一滚,躲开了一发昏迷咒。

“帕西,你的咒语还是这么慢。”

阴沉着脸走出来的的确是帕西·韦斯莱,已经身处高位的红发青年眉头几乎叠在一起了,看着自己一直无法苟同的弟弟,嘴里却是不同以往的温和。

“乔治,你这次实在太胡闹了,居然闯霍格沃兹,还把邓布利多的坟墓炸开了。这件事如果被预言家日报知道了,再把你送到魔法部,足够你在阿兹卡班呆几年了。幸亏现在是暑假,几乎没有人知道你干了这样的蠢事,阿不思也同意对你的行为既往不咎,但是你现在得去道歉。”帕西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我觉得这回妈妈一定会让你在家好好反省几个月的。”

“嘿,帕西,你就是靠这种拙劣的技巧爬到现在这个位子的么?没想到现在魔法部依然全是饭桶。”弗雷德遗憾的摇摇头,在帕西疑惑而愤怒的目光中竖起了一只手指,“首先,观察力不足,我是弗雷德,不是乔治,我以为作为察言观色的政客,至少你应该早就发现了呀。”

帕西果然露出了惊诧的神色,不等帕西插话,弗雷德和乔治更换了身体的控制权,乔治竖起了第二只手指。

“其次,帕西你撒谎的本领实在太差了,我想现在肯定有一群人等着回去审判我们。”乔治呵呵笑了一声,在帕西骤变的脸色下慢条斯理的补充道,“对了,我当然相信你们不会把我们送进阿兹卡班。”

“最后,”这次,双胞胎竖起了第三只手指,弗雷德几乎快要忍不住大笑出声了,“帕西,你最大的优点绝对是,不管吃了我们多少次亏,都永远不知道防备,总能让我们得逞。”

帕西这才发现了不对劲,但是整个身体已经无法动弹了。

“祝你好运,帕西。”乔治哈哈大笑,“那只是一个小把戏,跟石化咒有点儿像,你会在这里呆几个小时,不要担心!”

“那么祝你晚安!”

在帕西的怒目之中,双胞胎咧着嘴启动了幻影移形。

 

 

两个人这一次的幻影移形的地址是猪头酒吧。

在战时,双胞胎曾经无数次幻影移形到这个小酒吧的后巷,对于坐标可以称得上了如指掌,完全不需要惊动任何人,就悄无声气的潜入了猪头酒吧主人的卧室。

当然,这个任何人并不包括这间卧室的主人,阿不福思。

“我想你们在差点儿把霍格沃兹掀翻以后,至少知道该离霍格莫德远点儿!”不出一分钟,阿不福思就满面怒容的举着魔杖冲了进来,“红头发的韦斯莱刚把你们扔在这儿的那个醉鬼弄走,至少有一打跟凤凰社熟识的巫师今天在我这儿看到过你们!”

“放轻松点,阿不福思。”乔治举起双手,以表诚意,“没人会想到我们会回到这里,我发誓,要知道我们还回了一趟陋居,跟哈利·波特撞了个正着儿。现在我们可无家可归了,我想你不介意稍微收留我们一下?”

阿不福思狐疑的看着乔治,慢慢垂下了魔杖,干巴巴的说到,“我不希望,明天一觉醒来发现我的屋子里睡了一个——哦,或者说是一个半——通缉犯。”

“当然。”乔治大笑着给了阿不福思一个拥抱,“我们肯定不会出现在明天预言家日报的头条的!”

而阿不福思则一个魔咒把乔治推开,嘟囔着:“是么,我看未必,你们可是把阿不思的坟墓炸了——看在梅林的份儿上,那至少是我哥哥。”

阿不福思看着双胞胎嬉皮笑脸,忍不住粗声粗气的补了一句,换来的却是更夸张的笑声,以及断断续续的抱怨——“拜托,阿不福思,阿不思的画像如果知道会往大白胡子上打十几个蝴蝶结的——这可是你头一次承认他是你哥哥呀。”

这次,性格古怪的阿不福思直接给了乔治一个清泉如洗,又拐着脚向吧台那面走去。

“不要让我发现你们把我的卧室炸了!”

老人挥舞着胳膊警告着,很快消失在了门后。

 

弗雷德和乔治在阿不福思的地盘上睡了一个好觉,哪怕外面有一群原凤凰社的核心成员外加一打韦斯莱在秘密搜寻他们的踪迹,也依旧不能影响两个人的好睡眠。

而这一天的预言家日报也的确同兄弟两人猜测的一样,毫无关于霍格沃兹被非法闯入的消息。

“霍格沃兹被非法闯入这样的事情当然不好宣扬,不管是从哪一方的角度来说都是如此。邓布利多肯定不希望事态扩大,而魔法部——也会担心民众的激烈反应,虽然战后大家一团和气,实质上还是惊弓之鸟。”乔治折起预言家日报,开始享受他的早餐——当然,是阿不福思友情提供的。

而这位冷面孤僻的老人此时正盯着乔治往嘴里喂有点儿糊的鸡蛋,显然心情很糟糕,“真应该让阿不思来看一看他教出来的格兰芬多,显然跟他的预期存在了很大的偏差。”

“嘿,公平点儿,阿不福思。”弗雷德忍不住跑出来抗议,“魔法部的职位,格兰芬多占的也不少,不说我们的哥哥从毕业开始就在魔法部扶摇直上,就是你哥哥也是格兰芬多毕业的,可福吉还是总要请教他呀?”

阿不福思的心情显然更糟了,从鼻孔里哼出一个音节,听起来像是格兰芬多。

“不说这个,阿不福思,你这里有变形药剂么?我想如果可能的话,有复方汤剂就再好不过了。”乔治此时已经吃完了,把盘子推到一边,看向阿不福思。

“你们要干什么?现在有一群人在找你们,你们就不能安安生生的呆几天?”阿不福思皱着眉头问道。

“别紧张,我们只是要去一趟翻倒巷。”弗雷德说,“我当然知道哈利他们在找我们,但是一味躲在你这儿可不是什么好主意,阿不福思。哈利他们可不是笨蛋,特别是还有一群我们的血亲在找我们。我想你肯定听说过韦斯莱家的特殊挂钟?”

“没错,我听说过这个东西。”阿不福思狐疑的注视着现在不知道是乔治还是弗雷德的人,“你们的意思是——”

“妈妈他们总有一天会想到用魔法的方法来找到我们,那可不太妙,我们得先准备点东西让他们在回过神儿来之前断绝掉这种可能性,不然我们就是躲到天边妈妈也能追过来。”弗雷德捂住胸口,做出了一个夸张的动作,“梅林,那简直太可怕了。”

“所以我们需要去一趟翻倒巷,当然,也要准备一些其他的东西。”

“其他的东西?”阿不福思一挑眉,倾身靠近乔治,“你们找到可以复活的方法啦?”

“也许,没有把握,但是至少值得我们一试,对吧,弗雷德?”

“没错,更何况我们还有一个救世主的成功案例可以研究。”弗雷德接口道,“不过我们需要找到那枚戒指,那枚戒指现在应该在禁林。”

“戒指?”

“没错,就是镶有传说中的那枚复活石的戒指,我们已经有那个的下落了。”乔治眨眨眼,“不过我们的情况比较特殊,恐怕还得想个办法发挥一下它们的效用,毕竟我们不需要去阻止弗雷德的死亡,而是帮弗雷德搞个身体。”

“看起来你们已经有想法了?”阿不福思打量着红头发的年轻小伙,忍不住在心里悄悄惊叹,“就算你们打算使用这种传说中的魔法物品当作媒介,如果没有一个可靠的方法成功率依旧会低的可怕。”

“也许,可以利用一点儿炼金术的方法,毕竟总能找到点儿前车之鉴。”乔治犹豫的说到,“总得试试看。”

“我们可以试验很多次,只要这三样东西我们拿到手,总会有办法的。”弗雷德倒是更乐观一点儿,“总得试试看才有成功的可能啊。”

阿不福思沉默的注视着两个人,他倒是对双胞胎这种在一个人身上频繁转换身份的聊天方法接受良好,虽然很多时候也弄不懂此时坐在对面的到底是谁——或者应该说两个都是。

不管怎么说,这两个孩子的精神和行动力非常让人惊叹。

阿不福思对自己说到,犹豫半晌,才一瘸一拐的站起来,在卧室一个隐蔽的墙角用魔杖敲了敲,拿出来了一本破破旧旧的小册子,扔给了现在不知道是谁的双胞胎。

“拿着吧,小子,也许你会用得着。”

弗雷德接住那本几乎要散架的小册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明显属于高深黑魔法范畴的小本子,有点儿不敢相信阿不福思居然会收藏这样的东西——如果民众知道他们伟大的白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弟弟曾经钻研过如此高深的黑魔法,将会带来带来何种的骚乱呀——但是不等弗雷德发表自己的疑问,阿不福思已经一瘸一拐的去酒吧里了。

弗雷德只能稳下心神,翻开小册子,结果又一次差点儿惊的把手里的册子扔到地上。

这本破破烂烂的小册子上居然记载着一种非常隐秘的身体制造的方法,至少这种身体制造的方法,双胞胎从来不曾在其他的书上见过——甚至连提及都不曾有。再联想起阿不福思的为人,这个方法的含金量显然不低。

「想想可怜的阿莉安娜,也许阿不福思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让自己的妹妹回来——毕竟阿莉安娜的死亡是一场意外。」

「而且我相信阿不福思肯定尝试过了。」弗雷德神情复杂的阅读着册子上记录的方法——这本册子年代久远,甚至还是手抄本,有些地方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弗雷德不得不全神贯注的去读那些字母,以免误读了重要的信息。

「看看,这简直是为我们量身定做的,这玩意儿需要血缘相近的人的血液,而且是越相近越好,这会影响到成功率——还有谁能比你更相近呢,乔治。」

「而且我想我大概知道阿不福思为什么没有成功了。」乔治眼尖的看到了另一条后来添加上的说明,甚至可能是属于阿不福思的,「这只是一种关于身体炼成的方法,复活——阿莉安娜去世很久了,她的灵魂已经前往了另一个世界,我想阿不福思没有找到把阿莉安娜的灵魂召唤回来的方法。」

「但是对我们来说刚刚好!」弗雷德叫道,「感谢梅林,我觉得也许我们应当尝试一次这种方法。我想我们需要一些材料——看来我们真的得去一趟翻倒巷了。」

「没错,让我们出发吧。」乔治忍不住咧开嘴笑道,「我感觉昨天的福灵剂一定还在发挥微弱的功效,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的运气,这种方法简直就像是专门为我们准备的!」

「我们的运气一向很好,你知道的,乔治!」弗雷德哈哈大笑起来,「也许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看到一个活生生的我了——当然,不是镜子里的那个!」



——————————————————————

有个人催更的我,再也错不过更新_(:з」∠)_


评论 ( 20 )
热度 ( 38 )